笔趣阁 > 都市全能医皇 >298
    原来如此。
    姬傅山先是一愣,随后就明白,这金针肯定是被王畅事先藏在拳头里的。因为王畅知道,自己肯定会和他硬碰硬。
    还挺聪明,姬傅山在心里赞叹一声。
    嘴上道:“你以为一根针,就能打败我?”
    这种程度的攻击,对他来,只能算是不痛不痒而已。
    “我当然没有那么真。”王畅笑了,然后他松开拳头,又是一拳捣向姬傅山的面门。
    姬傅山眉头一皱,因为右掌被刺穿,只能伸出左手阻止王畅的攻击。
    但很快,他就想到谁知道这次王畅的手里还会不会有金针?
    想到这里,他竟在半途中收回自己的左掌,但他忘记的是,因为收回左掌,导致他中门大开。
    而王畅等的就是这个机会。
    “嗖”
    一根金针破空而出,正好刺在姬傅山的身上。
    就算是姬傅山,被这根金针刺中,身子也开始萎靡起来。
    姬傅山的脸上第一次露出异样的神色,失声道:“这是怎么回事?”
    “我承认你对武者很了解,但你对医生一定不了解。”王畅淡淡的道,刚才那一针刺在了姬傅山的穴道上,所以他的身体才会萎靡。
    姬傅山眉头一皱,但随即竟运起真气,将刺在他身上的金针弹了出去!
    看到这一幕,王畅瞠目结舌!
    他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人能把金针弹出来!
    他不知道的是,武者达到炼精化神的境界,已经能够自如的运转身体里的真气,弹一根金针而已,对这种级别的武者,只是事一桩而已。
    这也是因为王畅才刚借助外力,突破到炼气化神的境界,还没有完全了解这一境界的特性,才会吃了这么大的亏。
    “这次我看你能怎么办?”姬傅山笑着,但是手上的动作却是一点也不慢,左掌直拍向王畅的心口窝。
    姬傅山以为王畅绝对躲不过自己的攻击。
    但是他没有想到的是,就在自己的手掌擦在王畅身上的时候,王畅的身体却是以一种诡异的方式避了过去。
    这正是引体术中的一个动作。
    王畅躲过姬傅山的攻击后,就匆匆向后退出几步,然后警惕地望着他。
    “还挺滑。”姬傅山收回手掌,拔掉插在右手上的金针,似笑非笑的道,“躲在暗中的那位,是不是可以出来了?”
    王畅的神色微微一变,还有人在这里?此时三人所处的是一处偏僻的地方,路上的行人很少。
    “哈哈,真是什么事情都瞒不住你病虎啊。”大笑声传来,林峰龙行虎步地从暗中走出来,双眼放光地看着姬傅山。
    “是你。”姬傅山微微一怔。
    王畅也是一愣,怎么也没想到,躲在暗中的人居然是林峰!
    他怎么会在这里?而且看他的样子,好像和姬傅山认识。他到底是什么人?
    瞬间,王畅的脑子里满是疑问。
    “那个瘸子让你来的?”姬傅山反应过来后,像是胸有成竹似的问道。
    “是。”林峰道。
    “他想干什么?”姬傅山又问。
    “他让我代为问候你。”林峰淡淡的道。
    “问候我?他自己不能来?”姬傅山冷冷的道,“他是怕我把他的另外一条腿,也打断吧?”
    王畅一怔,之前东方飞儿曾和自己过,西京有三位大少,其中一位就是瘸子林万锦。难道这瘸子是真的瘸子?而且还是被姬傅山打瘸的?
    “呵呵。”林峰冷笑一声,“林少确实成了瘸子,可是姬少你这位猛虎,现在不也成了一头病虎?”
    姬傅山眸光幽冷,道:“你是找死!”
    林峰扭头道:“王兄弟,我可是来救你的。实话,我一个人可不是他的对手。想要活命的话,咱们得联手才行啊。”
    王畅知道一旦自己答应下来的话,肯定会卷入到姬傅山和林万锦的私人恩怨中,但现在已经得罪姬傅山,可不能再把林万锦得罪了,就点头道:“好!”
    完,他和林峰一左一右夹击姬傅山。
    “也罢!”就在这时,姬傅山忽然索味地摇摇头,“既然瘸子想要保他一命,我就给他一个面子。”
    王畅微微一怔,这家伙居然这么轻易地就服软了?
    林峰淡淡的笑着,像是对这样的情况早就有所预料一样。
    “你告诉瘸子,他的左腿给我好好保管着,将来,我要把他那条腿,也打断。”姬傅山笑着,出来的话却是让人不寒而栗。
    不禁让人暗暗皱眉,他和林万锦之间究竟有什么样的仇。
    “巧了。林少也有句话让我带给你。”林峰面色不动,笑呵呵的道,“林少让你好好的活着,也好让他亲手掐死你这头病虎。”
    “哈……哈哈哈哈!”姬傅山哈哈大笑,转头就走,只留下一串笑声,和一个潇洒的背影。也不知道他是没把这话放在心上,还是没把林万锦放在心上。
    “快走!”林峰连忙道。
    王畅和东方飞儿对视一眼,然后就头也不回的离去。
    林峰的话正中王畅的下怀,强行提升实力毕竟有时间限制,一旦时间到了,姬傅山再杀一个回马枪,可就危险了!
    不过这次王畅倒是想多了,姬傅山并灭有追上来。
    时间不长,林峰带着王畅和东方飞儿来到附近的城乡结合部。打开一间民房,邀请王畅和东方飞儿进来后,林峰才认真的道:“今晚上你们就暂时在这里过夜吧,现在贸然离开的话,对你们都不利。”
    王畅一屁股坐在凳子上,不解的问道:“为什么?”
    “姬傅山不会这么轻易就放咱们离开!”话的是东方飞儿,她淡淡的道,“这个人,非常危险。”
    着,她看了一眼林峰,又补充道:“危险程度不在瘸子之下。”
    “我们林少能被西京的之骄女如此赞赏,是我们林少的福气。”林峰淡淡的道。
    王畅满脸迷茫,问道:“林峰,你怎么知道我们和姬傅山交上手了?”
    “怎么?就因为我拆穿了你的身份,所以就不称呼我为兄弟,而是叫我的名字了。”林峰打趣道。
    王畅:“……”
    他满脸黑线的想到,现在是这些事情的时候吗?
    “其实原因很简单,你们在夜市交手的时候,我和林少就在附近。”林峰也不再打趣王畅,从房间里找到酒精和面纱,递给王畅后淡淡的道。
    王畅接过酒精和面纱,一边简单的清理自己的伤势,一边问道:“咱们也就明人不暗话了,林兄弟,你要是真的把我当兄弟的话,你就直接告诉我吧,你那位林少让你救我,是想让我帮他做什么事情?”
    世上没有白来的恩惠,有因才有果,一啄才能一饮!
    你还真直白,林峰苦笑着道:“那我就直了吧,林少有两个目的。其中一个目的,就是病虎要做的事情,林少一定会破坏。”
    王畅点点头,从刚才姬傅山和林峰的只言片语,他也看出瘸子和姬傅山之间,确实有着极深的仇恨。
    “至于第二个嘛……”林峰笑了笑,然后认真的道,“是希望王兄弟你能治好林少的腿!”
    东方飞儿的神色微微一变。
    原来瘸子还有这样的打算!
    其实到底,瘸子之所以成为瘸子,病虎之所以成为病虎,其实和东方飞儿还有着不的原因。网,网,大家记得收藏或牢记,  .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