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全能医皇 >297


如果他还活着的话,一定会大声质问王畅,为什么这一次要杀死自己!
但是他已经没有这样的机会了!
杀掉陈云后,王畅像是只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一样,冷冷的眸子在周围扫了一圈。
凡是被王畅眼睛扫过的混混们,身体里都仿佛多出一股冷气,给他们来了个透心凉,然后,他们就稀稀疏疏向外退去。
不退也不行啊,刚才这子杀饶狠劲儿,他们可都看到了!要是再不知死活的挡在他的面前,下一个死的人就是他们自己了!
而且,连帮主都跑路了,他们还充当英雄好汉干什么?保命才是要紧的。
王畅也懒得理会这些人,虽然现在他的情绪被负面情绪影响,但是他也没有忘记,自己给自己扎了一针,不是为了杀这些混混,而是救东方飞儿。
很快,他判断了一下方向,就向东方飞儿离开的方向追去。
在夜市斜对面的一栋楼里,两个男人正站在窗子前,刚才发生的一幕,都被他们收进眼睛里。
如果王畅在这里的话,一定会发现,这两人中的一个,正是林峰。
另外一个人身材比林峰更高大,眼睛炯炯有神,长着一张非常有威严的国字脸,可惜的是,他的右手里是一只拐杖。
他,正是瘸子,林万锦。
“林峰啊,他就是王畅?”林万锦随手拉上窗帘,夹着拐杖转过身,一瘸一瘸拐地向沙发走去,嘴上却是对林峰问道。
“是。”林峰亦步亦趋地跟在他的身后。
“你……”林万锦话的时候,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右手指着自己的右腿道,“他能治好我的腿吗?”
林峰没敢言声。
他也不知道王畅有没有这样的能力,况且,在没有医治之前,这样的话,只是废话而已。
林万锦很不喜欢废话,却喜欢废话,但要是谁敢接他的废话,他就会把对方变成和自己一样的人瘸子!
“你也没有信心吧。”林万锦似自言自语的道,“只可惜,寿门没落,不然的话,倒是能请寿门的人,来给我这个残废看一看!看一看,我这个残废是不是还有重新站起来的希望!”
“您准备什么时候见他?”林峰恭恭敬敬的道。他口中的“他”就是王畅,没有人比他更清楚,林万锦有多么迫切的想要治好自己的腿。
“呵呵……”林万锦笑了,指了指的沙发,“你先坐下。”
林峰没话,不过却一屁股坐在沙发上。
“你是二十三号吧?”林万锦露出追忆的神色,淡淡的问道。
“是。前面的二十二个人已经死了。”林峰不敢大意,连忙回答道。那二十二个人都是林万锦曾经的贴身侍卫,可惜的是,他们并不能揣测出林万锦心里的想法,所以他们先是成了瘸子,然后成了死人。
而自己,正是第二十三个人。
“你跟了我几年了?”林万锦微微颔首,然后有点不确定的道,“好像有两年多了吧?”
“两年零八个月余三。”林峰道。
“是啊。”林万锦叹气道,“这二十三个人里,只有你能了解我的心思,所以你跟了我这么久。”
林峰没话,只是有点疑惑地看着林万锦。
“那我想什么时候见王畅,难道你猜不到吗?”林万锦笑呵呵的道,但是他的右手却悄悄摸在了铁拐上。
林峰的额头顿时冒出冷汗。
林万锦这细微的动作,自然被他看在眼里。他很清楚,这就是林万锦要动手的征兆。
“我明白。”即便心里很紧张,但在话的时候,林峰的声音却没有一丝颤抖。
“王畅,不能死。”林万锦抓着拐的手微微一松,“更不能被病虎杀死!”
“我这就走!”林峰起身道。
“记得给病虎送上我给他的问候!”林万锦的眼里射出一道冷芒,声音却很淡。
林峰精神一震,但没有话,转身就走。
“病虎!”林万锦冷笑一声,抓着铁拐,一下抡在茶几上。
“咔擦”一声,实木的茶几,直接被铁拐砸成数块!
……
王畅追了将近十分钟,终于看到了姬傅山和东方飞儿的身影。
此时,东方飞儿和姬傅山相隔数米,王畅来到这里的时候,他们还在对峙!
东方飞儿很快注意到王畅,惊喜的道:“你终于来了。”
姬傅山缓缓转过身,摇头道:“可惜没用。”
但很快,他眉头微微一皱,“你突破了?不对,你的气息很不稳定,身上还有一股戾气。你这是强行提升自己的境界,暂时拥有炼气化神的实力。”
王畅的心里一惊!
这种强行提升实力的办法,可是云先生教给自己的,目前为止,自己也只用过一次,却没想到,姬傅山竟一眼就看了出来!
“你是炼气化神二重看破境的实力?”王畅问道。
炼气化神一重,明心境,是看透自己,知道自己的长短!
炼气化神二重,看破境,在看透自己的同时,还能看透别人,在战斗中更是能够一眼看出对手的破绽!
其实王畅早就应该想到,毕竟之前两人交手的时候,姬傅山已经将看破境的征兆,充分的表现出来。
只不过那时候的王畅没有来得及思索而已。
“呵呵……”姬傅山幽幽笑起来,“不错,在被戾气控制的时候,还能分析到这层。我都有点舍不得杀死你了。”
“我现在的实力,也不弱于你。”王畅淡淡的道,“你未必能够杀死我!”
“但你终究是勉强提升的,而且等到时间一过,你就会被打回原形。”姬傅山抬起手腕看了看手表,“应该有半个时的时间,现在已经过去十七分钟。”
“咦,不对,已经是十八分钟了。”姬傅山眉毛一扬,放下手腕,“也就是你还有十二分钟对付我。”
“足够了!”王畅暗暗吃惊,但却自信的道。
“可惜,你坚持不了十二分钟!”姬傅山淡淡的道。
王畅没话,只是摆出一个出手的架势。
“来!”姬傅山勾勾手指。
东方飞儿这次没有跑,反正跑也要被姬傅山抓住,索性来到王畅的身边,道:“我相信你。”
王畅点点头,虽然他自己都不相信自己,但是这时候不能丧气。
“你的赌运可不怎么好。”姬傅山摇摇头,有些失望的道。
蹬蹬蹬……
王畅奔跑起来。
“我今就让你明白,赌运不好,就别赌博。”姬傅山晃晃脑袋。
“嗖!”
王畅直接窜了出去。
速度快到极致,东方飞儿都看不清他的影子。
一拳!
简单直白的一拳!
王畅一拳砸向姬傅山的面门。
“还是慢零。”姬傅山表情不变,从容地伸出右手,然后一翻成掌,挡在面前,想要抱住王畅的拳头。
“啪”的一声,王畅的拳头击中姬傅山的手郑
两饶上身都剧烈地摆动起来。
“你不行,你就不行!”姬傅山面无表情的道。
“这可未必。”王畅诡异笑笑。
姬傅山微微一怔,但很快他就感觉到,王畅的拳头里像是有什么东西破壳而出一样。
“嗤”
一道金光闪过,接着,姬傅山就发现自己的手掌,竟被一根金针刺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