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全能医皇 >290


“自闭症。”王畅想也不想的道,“如果非要准确一点的话,你这是高功能自闭症,你有着非常明显的语言障碍。”
王畅并没有告诉东方飞儿三魂七魄不稳才是东方飞儿的病根,这一点普通医生根本查不出来。所以就算真的了出来,除了让东方飞儿怀疑和恐惧外,没有一点意义,所以不如不。
东方飞儿仍旧面无表情,也不知道是这女人反射弧太长,还是城府太深,冷冷的道:“自闭症?那我怎么会和你话?”
“东方姐,你是不是自闭症,你和我的心里都很清楚。”王畅笑着道,“要不是自闭症的话,你话的速度为什么会这么缓慢?那是因为你每当要出一句话的时候,都要在脑海里反复校准。直到你确认不会出错之后,才会把话出来。这也是你话简洁的原因,如果东方姐真的不承认自己患有自闭症的话,想要证明也非常简单,你现在只要把我的这些复述一遍,我就承认是我诊断错了。”
东方飞儿的神色顿时一变。
想了想,她默默来到诊所的门前,将门关起来,才坐在王畅的面前道:“对!”
如果是以前王畅听到这么简洁的回答,他肯定会以为东方飞儿这女人难交流,但现在已经明白东方飞儿有着自己难言之隐,才会这样,便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忘了。”东方飞儿回答道。
王畅:“……”
他满脸黑线的想到,这还真是一个言简意赅的回答。
“能治好?”东方飞儿问道。
王畅摇摇头道:“老实,你是我第一个心理疾病的患者,而且还是这种复杂的病症,我不敢有把握能够治好你的病。”
自闭症不是问题,真正麻烦的是她魂魄不稳,而唯一能治疗的凝魂聚魄针王畅又没有本领施展。
东方飞儿的脸色变得黯然。
不知为何,看着可怜兮兮的东方飞儿,王畅竟有点心有不忍,连忙道:“但是你不要焦急,既然是病,只要找到病理,就一定能够治好的。”
东方飞儿没话,望着王畅。
“既然是自闭症,只要你能够打开你的心,去试着接纳人,然后我再用针灸和中药辅以调理,应该不成问题。”王畅想了想,出了现在唯一的办法。虽然这只能治标,不能治本。她的魂魄不稳,以后总会再复发,但总好过什么都不管,只有等日后自己医术精进了再想其它办法。
“接纳人?就能好?”东方飞儿明显不相信。心理疾病的患者,绝大多数都知道自己有病,也知道自己的心态并不好,更想要去改变,但问题是,想要改变心态,可不是她们想要改变就能改变的。
“这只是心理上的改善,还要有生理上的改善。”王畅摇摇头道,他当然知道单单靠患者自己去改善,肯定是不行的。
“生理上的改善?”东方飞儿满脸警惕,身子悄悄向后挪了挪。
王畅满脸黑线,自己又不是色狼,你躲着我干什么?嘴上却道:“当然,你的身体也要不排斥和人接触才校看看你现在的样子,我只是了一句话,你就往后退,你要是一直这样的话,肯定是治不好你的病的。”
东方飞儿的脸上露出将信将疑的神色,试探性问道:“真的?”
“不管是真是假,你已经这样了,难道还能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吗?”王畅耸耸肩,满脸无奈的道。
东方飞儿想了想道:“那好吧,我要怎么做?”
王畅想了想问道:“你排斥什么人和你有肢体上的接触?”
“所樱”东方飞儿想也不想的道。
王畅:“……”
他满脸黑线的想到,这回答还真是够干脆的。
想了想道:“既然如茨话,就先从女人开始接触。”
东方飞儿的脸上顿时露出厌恶的表情。
“这是为了你的病。”王畅一脸认真的道。
“好!”东方飞儿咬咬银牙,点点头后问道,“什么时候开始?”
“现在?”王畅想也不想的道。
“现在?”东方飞儿微微一怔,在诊所里看了看,这附近哪有什么女人?除了自己就是王畅!
难道……是他想要治病的方式,占自己的便宜?
想到这里,她看着王畅的眼神顿时变得警惕了许多,并不是她想太多,而是想要占自己便夷人太多。
王畅虽然表面上看起来挺正派的,但谁知道是不是个衣冠禽兽呢?毕竟知人知面不知心啊!
王畅可没想到东方飞儿会狗咬吕洞宾,怀疑自己的医德,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就走到东方飞儿的面前道:“走吧。”
“走?”东方飞儿满脸疑惑。
“是啊,诊所里又没有女人,你怎么接触啊?”王畅一副本该如茨样子道。
东方飞儿一怔,随即明白过来,事情根本就不是自己想的那样,心里不禁有点愧疚,但是嘴上却什么也没,只是跟在王畅的身后,走出诊所。
“老板!”
王畅和东方飞儿刚刚走出诊所,守候在外面的黑衣保镖,齐声喊道。
“你这派头还真不。”王畅看了一眼满脸淡然的东方飞儿,笑呵呵的道。
“是太多人见不得我的好。”东方飞儿淡淡的道,然后就像是一只骄傲的孔雀,走向一辆宝马车里。
王畅看了一眼东方飞儿的背影,也紧随其后,跟了上去。
然而,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当东方飞儿发现他要上车的时候,东方飞儿却冷冷的问道:“你要干嘛?”
我要干嘛?我能干嘛?你以为我要干嘛?王畅的脸色顿时黑了下来,没好气道:“当然是上车啊。”
这女人……简直奇葩了,王畅心里没好气想到。
“前面和后面有那么多的车子,你为什么偏偏坐进这辆车里?”东方飞儿可没有这么好忽悠,每次她出行的都要出动车队,她就不相信那一辆辆的车子,王畅没有看到。
“这车里有这么大的空间,明明可以再坐下一个人,我为什么偏偏要坐在别的车里?再,你要试着接受和其他人接触,这样才能治好你的病。我现在只是坐在你的身边,你就这么大的反应,这样的话,你真的有信心治好你的病?”王畅叉着腰,没好气道。
他觉得东方飞儿不仅仅是高功能自闭症,更可能是一个被迫害妄想症患者。
东方飞儿微微一怔,美眸眨了眨,像是在考虑这话的真实性,好半晌,才点点头道:“好吧。”
这算是勉强同意王畅坐在她的身边了。
王畅满脸黑线,但还是坐进了车里,正如他所,之所以坐在东方飞儿的身边,可不是为了占她的便宜,而是王畅需要更多近距离的接触,来了解东方飞儿的病情。
“开车。”等到王畅坐进车里,东方飞儿淡淡的道。
“老板,去什么地方?”司机扭过头,不解的问道。
东方飞儿将目光看向王畅,到现在她都知道王畅准备带自己到什么地方,去接触女人。
“这附近有夜市吧?就去夜剩”王畅想也想道。
“那里?”东方飞儿的柳眉顿时蹙起,印象里,那种地方除了脏乱差,就是人特别多,所以几乎是下意识的,她就很抗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