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全能医皇 >286

    这次秦明和李敢之所以会来到橙楼参加聂无霜的喜宴,除了要给聂无霜一个面子之外,更重要的一点是,他们想要知道治好聂老爷子的神医是什么人,现在在什么地方。
    那位神医连聂老爷子的病都能治好,治好秦明这点伤势,应该不成问题。
    “秦少,我一直没敢问你,你的伤势到底是怎么回事?”李敢踌躇一下,有点忐忑的问道。
    秦明的神色猛然一变,一股冷意在他的身上散发开来,吓得李敢直接打了个冷颤。
    李敢连忙说道:“如果秦少不想告诉的话,就当我刚才什么都没说。”
    “哈哈哈,其实也没有什么不能说的,就是以前练功出了一点岔子。”秦明神色一松,大笑着说道。
    然后,他在洗手台前简单的洗了洗自己的脸,就率先走出洗手间。
    “练功出了岔子?”李敢微微一愣,脸上露出一个古怪的表情。
    橙楼,八楼。
    说出去或许不会有人相信,橙楼的八楼这一层,居然是一个偌大的书房。书籍,在这里随处可见的,不仅有世界名着,还有一些普通人连名字都没有听说过的古籍。
    这里是东方飞儿休憩的场所。
    每当她有困扰的时候,她就会来到这里,翻翻书,喝喝茶。虽然书里的内容,并不一定能够让她解决自身的问题。
    可是当看着这些书的时候,她的心境就会变得异常平和。
    橙楼八楼有一位常客,她就是聂冰云。
    在整个西京,能够随随便便进入橙楼八层这一层的人,也只有她一个。
    此时,聂冰云和东方飞儿正面对面的喝着茶,在她们的不远处,是一个非常大的显示屏。显示屏里面播放着的内容,正是刚才王畅出手教训李敢的画面。
    聂冰云一边喝着茶,一边习惯性地将身子嵌入沙发里,螓首习惯性地看一眼显示屏。
    这是她常有的动作,按照惯例,接下来她会和东方飞儿说一说,这次到达金舟时,发生的一些趣事。
    而东方飞儿也在等待着聂冰云开口。
    可是这一次和平时不一样,当聂冰云看到显示屏里的王畅时,顿时变得兴奋起来,“是他,他居然在西京?”
    自从王畅为聂老最后一次针灸后,王畅就像是在人间彻底蒸发了一样。聂冰云和聂老离开金舟之前,还曾寻找过王畅,结果却是一无所踪。
    但是让聂冰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自己居然在橙楼里见到王畅了。
    东方飞儿微微一怔,不知道自己这位姐姐,怎么会如此惊讶,扭过头望向显示屏,见是王畅,精致的脸上露出了然的神情。
    “我要下去找他。”聂冰云很快反应过来,站起身就准备走出房间。
    “我劝你最好不要这样。”东方飞儿伸出白皙的柔荑,一边摆弄着茶杯,一边淡淡的说道。
    “为什么?”要是别人这么说,聂冰云肯定不以为然,但是这话从东方飞儿嘴里说出来,她就得斟酌一二。
    因为,东方飞儿从来不说废话。
    惜字如金,是东方飞儿的风格。
    “他现在叫王宇。”东方飞儿仍旧淡淡的说道。
    “王宇?可是他明明叫王畅啊?”聂冰云微微一怔,美眸里满是不解。
    东方飞儿不再说话,专心致志地摆弄着面前的茶。
    “飞儿,你肯定知道原因对不对?”聂冰云无奈,只能重新来到东方飞儿面前坐下,柔声的问道。
    “你觉得他为什么要隐姓埋名?”东方飞儿没有直接回答,而是抬起头反问道。
    “不想让人知道他?”聂冰云微微一愣,“可是这没有道理啊,他为什么不想让别人知道他?难道他惹到什么麻烦了?”
    “是。”东方飞儿肯定的回答道。
    “是什么人找他麻烦?”聂冰云的美眸里闪过一道杀意,连自己恩人的麻烦都敢找,谁这么大的胆子,活得不耐烦了。
    “一个不足称道的小家族。”东方飞儿淡淡的说道,与此同时,她将已经煮好的茶水,递给聂冰云。
    “既然如此,我帮他摆平就是了。”聂冰云挥挥手,自信的说道,在西京,聂家还真没有什么得罪不起的家族。
    “不然。他没有找你,或者说他没有找聂家,就是不希望你们聂家插手这件事情。”东方飞儿难得的解释道。
    聂冰云微微一怔,可不是吗?按照王畅对自己家族的恩惠,如果他想要聂家的帮助的话,聂家是一定不会推辞的。
    可问题是王畅并没有找上聂家,那就是他不希望聂家插手这件事情。
    但是很快,聂冰云就不解的问道:“可是不对啊,飞儿,他是金舟人,你怎么对他这么清楚?”
    “我调查过他。”东方飞儿一脸正色的说道。
    聂冰云:“……”
    她很想问问东方飞儿为什么要调查王畅。
    但是她很清楚,以东方飞儿的性格,她没有说出原因,就算是自己问,也是问不出什么来的。
    想到这里,她就掏出手机,给正在疲于应付应邀参加喜宴的人的聂无霜拨打了个电话。
    “无双,注意一个叫做王宇的人,他是我们聂家的恩人。”电话刚刚被接通,聂冰云就语速飞快的说道,然后不给聂无霜发出疑问的机会,直接将电话挂断。
    橙楼大厅里的聂无霜听着电话里传来的“嘟嘟”声,儒雅的脸上闪过不解的神色,她这是怎么了?怎么说了这么一句莫名其妙的话,就挂断了电话?聂无霜心里不解的想到。
    虽然此时的他很想问问周围的人,谁是王宇,不过想了想,他还是放弃了这个念头。既然聂冰云没有直接和自己说明那个王宇是什么人,肯定有她自己的想法。
    “聂少,我听闻聂老爷子的病,被一位神医治好了?不知道这是真是假?”忽然,一个三十多岁,有点秃顶的男人,凑到聂无霜的面前,笑呵呵的问道。
    虽然现在坊间都传言,聂老爷子的病被一位不知名的神医治好了,但这件事情毕竟还没有得到聂家的承认。今天来的人这些当中,虽然有不少是给聂家一个面子,但更多的人,还是想要确认这件事情的真假。
    ;毕竟聂老爷子作为聂家权威性人物,他的一举一动,甚至是身体健康与否,对西京都有着至关重要的影响。
    “是啊,如果聂老爷子的病真的被治好了,那我们可要恭喜了,可要这只是传言的话……岂不是让我们空欢喜一场?”秃顶的话刚落,周围的人也七嘴八舌的说了起来。
    “我看聂少的脸色这么好,聂老爷子的病肯定好了。要知道,咱们聂少可是一个孝子啊。之前坊间传言,聂老爷子病重的时候,咱们聂少可是愁眉苦脸,寝食难安啊。”一个油嘴滑舌的男人笑嘻嘻的拍了一个马屁。
    “我们当然也希望聂老爷子的病彻底好了,但这件事情没有聂少发话,我们始终是不敢相信啊。”
    “……”
    聂无霜听着周围人的话,脸上露出一个笑容,淡淡的说道:“诸位别急,这件事情我等一下就公布。”
    说完,他穿过众人,走到事先准备好的主席台前,先是试了试话筒,才笑着说道:“非常感谢诸位能给我聂无霜,以及我们聂家这个面子。”
    聂无霜在说话的时候,所有的人都将目光目光看向主席台的位置。当他的话音落下,大厅里响起热烈的掌声。
    “我想,大家之所以能给我这个面子,给我们聂家这个面子,更重要的还是你们担心老爷子的病情。”聂无霜不失幽默的说道。
    和聂家交好的人,在听到这话的时候,嘴里发出善意的笑声,可是那些别有用心,来参加这场喜宴的人,脸上则是有那么一点尴尬。
    但是因为聂无霜的话说得恰到火候,这些人就算是趁机找事的机会都没有,只能吃了这个哑巴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