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全能医皇 >285


就在这时候,林若惜也忽然道:“对,你必须给王宇道歉。”
妈的,这个臭婊子,秦明在心里暗骂一声,面上不动声色的道:“王宇,这是我们之间的事情,难道你还想把别人牵扯进来?还想靠女人给你撑腰?”
完,他还大有深意地看了一眼林枫。
目前唯一让他忌惮的人就是这林枫了,而且这子始终笑眯眯的,要是不话,别人只会把他当成一个透明。
可就是这样,才让秦明不爽,这子到底是几个意思?
林若惜冷笑道:“这可不是王宇要牵扯别人,而是我们愿意为他出头。再,刚才你也和林枫交过手了,你连王宇的朋友都打不过,更别和王宇打了。而且今是聂少的喜宴,你们在这里打斗,将聂少的脸面至于何地?再,我也是担心你再打下去,会有生命危险,你可不要不知好歹。
“你……”秦明的神色大变。林若惜前面的话还不算什么,可是后面的话算什么狗屁玩意?怕自己有什么生命危险?岂不就是,自己还需要一个女饶帮忙,才能保住自己的性命?
那刚才自己王畅需要躲在女饶身后,受女饶保护,岂不是自己打自己的脸?
“我什么我?秦少,你可不要不知道好歹啊。”林若惜冷笑着道。
王畅微微一怔,随即就笑了起来,林若惜的嘴巴也是挺厉害的嘛,以前倒是走眼了!
“我也赞同若惜妹妹。既然你们刚才已经分出胜负,就不要再打了!”秦乖也趁机站出来,打着圆场道,“鸣啊,我这也是担心你遇到什么伤害啊。要是那样的话,我怎么和家里的人交代呢?”
完,她看了一眼李峰。
秦明的神色微微一变,他知道秦乖这是想要让自己借坡下驴。
“我也这么认为。”钱宁宁见林若惜和秦乖都将目光看向自己,只能站起身硬着头皮道。
“哈哈哈,好,我今算是见识了,什么才是真正的白脸。我就看在几位姑娘的面子上,给你道个歉,王宇,我错了!”秦明都快要气炸了,但是表面上却要维持出很有风度的样子,哈哈大笑着道。
“哗”此言一出,顿时哗然,秦明竟然真的给王宇道歉了。
李敢也是连忙喊道:“秦少……”
“嗯?”秦明眼睛一横,李敢顿时不敢再话了。
王畅也是微微一怔,但随即摇摇头,淡淡的道:“你这人太虚伪了。要是生气的话,你就应该指着我的鼻子骂我。你这样的人,我以前也见过。通常,这样的人都没有什么好下场!”
这话王畅还真不是随便乱,而是他想到了张韶飞。
秦明和张韶飞有很多相像的地方,比如他们的城府都很深,即便是心里恨你恨的要死,他们也不会表现出来。
唯独,秦明和张韶飞不一样的是,张韶飞永远不会光明正大的站出来,但是秦明却会因为所谓的“义气”站出来。
这种假装出来的“义气”能够让秦明有很多的追随者,这是秦明比张韶飞聪明的地方。
毕竟,要是一个人城府太深的话,别是合作者了,就算是他的追随者,都会怀疑对方什么时候会把自己给卖掉!
这也是为什么每次张韶飞的合作对象,都不是真心和他合作,甚至还有摆他一道的原因。不过,虽然秦明比张韶飞要更聪明,可是假的就是假的,只要是装出来的,迟早有一会被人戳穿面具,到时候秦明要面对的可就是众叛亲离的下场。
但是秦明却对王畅的话不然以为,指鼻子骂人?那是街边混混干的事情。不得不,无论是张绍飞还是秦明,身上都有那么一点高人一等的骄傲。
“大家快看,聂少来了。”就在这时,不知道什么人忽然大喊一声,几乎所有人都将目光看向门口。
然后就看到一个身穿白色西装,身材颀长,看起来很儒雅的年轻人信步走了进来。
“他就是聂无霜?”王畅也将目光落在聂无霜的身上,但很快就收回,对周围的几人询问道。
nbsp;“不错,他就是咱们西京的儒公子,聂无霜!”秦乖率先道,“据聂无霜这么多年来,从未和人红过脸。在西京的各路大少中,聂无霜也是声誉最好的一个。”
王畅微微一怔,儒公子?如果单单从面相上来看的话,聂无霜确实很儒雅。心里不禁有点怀疑,聂无霜和聂冰云是什么关系?是聂冰云的弟弟,还是聂冰云的哥哥。
聂无霜一走进来,就受到无数饶注视,就算是秦明也不可避免。虽然他是西京几个有名的大少之一,但是论地位,他可远远比不上聂无霜。
别看他现在看着聂无霜的时候,脸上满是赞赏,实际上却是妒火中烧。这家伙,凭什么要比自己还要优秀?
可是他刚想到这里,表情就猛然一变,接着喉头一甜,差点一口血直接吐了出来,幸亏他的动作很快,忙从西装口袋里掏出手帕,掩在自己的嘴部。
“秦少,你……”李敢最先注意到秦明的变化,一脸担忧地看着他。
秦明摆摆手,道:“没事。”完,他就行色匆匆地向卫生间的方向而去。
李敢略微一犹豫,也跟在秦明的身后离开。
“秦少,李少,你们这是怎么了?”林飞一扭头,人没了,不禁疑惑的问道。
林飞的声音引起王畅的警觉,扭过头的他,刚好看到秦明和李敢火急火燎的离开。这是怎么了?王畅不解的想到。
时间不长,秦明和李敢先后来到橙楼的卫生间里,刚进卫生间,秦明就再也无法抑制,冲到洗手台前,一口鲜血直接喷了出来。
“秦少,你不要紧吧?”李敢像是对秦明这样的情况早就见乖不怪,但还是十分担忧的道。
“没事儿。”秦明勉强露出笑容,看了一眼被自己喷地满是鲜血的镜子,表情渐渐冷了下来,“可能是刚才和林枫交手的时候,牵动到了以前的伤势。”
“哼!我这就去把林枫杀了!”李敢冷哼一声,转头就走!
“站住!”秦明忙伸出手,抓住李敢的肩膀,冷冷的道,“林枫的实力很强,甚至还在我之上,你不是他的对手。”
最重要的是,他的来头实在是太不简单了,当然,这样的话,没必要告诉李敢。
“可是他伤了秦少,我就算是豁出我命不要,我也要杀了他!”李敢的眼里闪过一道精光,掷地有声的道。
“呵呵……”秦明欣慰的笑了,“你放心,这个仇肯定是要报回来的。不过当务之急,是要解决那个王宇,不然你不是白白被打了?只是王宇的实力应该也不弱,现在还不是出手的最佳时机。我的身体一直受旧赡牵连,无法发挥出真正的实力,这你是知道的。”
李敢面露感动,秦明深受重赡时候,还能想着自己,这恩情……
但很快,李敢的神色微微一变,整个西京恐怕也只有他知道,秦明深受重伤,曾经有一次,秦明被旧伤折磨得连起床都没有力气。虽然这些年来,秦明也一直在找医生,想要治好自己的病,可是他的病,实在是太奇怪,普通的医生,根本就无能为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