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全能医皇 >279


    “原来如此。”曾晖恍然大悟,原来这里面还有这么多的弯弯绕绕。
    “那这聂无霜的喜宴,咱们还去不去?”很快,曾晖又不解的问道。这喜宴在他看来,简直就是用来炫耀的,去不去都一样!
    “当然要去,要是我们不去的话,岂不是没把聂家放在眼里。我们不仅要去,还要开开心心的去。”秦明不假思索的说道。
    “对了,你一会儿给林飞那小子打个电话,让他和我一并参加聂无霜的喜宴,还有,你要让他带上王宇那家伙。”秦明的眼里闪过一道寒光,冷笑着说道。
    “王宇?这种宴会,他那种人没有资格进入吧?”曾晖不忿的说道,万一那小子参加宴会,得到某个大人数的赏识可怎么办。
    “哈哈哈,你就放心吧,聂无霜的喜宴,只邀请了各家族的年轻人。到时候,到场的人全都是年轻气盛的大少,你觉得就以王宇那种性格,他不会得罪人吗?到时候,不用我亲自出手,想要他命的人就会数不过来!”秦明哈哈大笑着说道。
    “原来是借刀杀人,秦少,高,真是高啊。”曾晖这才明白秦明的意思,竖起大拇指,拍着马屁说道。
    “哈哈哈哈!别忘了我交代给你的事情。”秦明大笑着离开包厢。
    秦明走后,曾晖无奈地摇摇头,掏出电话,给林飞拨打了过去,并把秦明交代的事情,对林飞说了一遍。
    电话对面的林飞,听到曾晖的话,心里满是不解。这样的喜宴,为什么偏偏要带王宇那家伙?
    不过因为林飞并不是秦明的亲信,所以曾晖并没有将真实的原因告诉林飞。
    话分两头,魏家。
    “林飞,你这是怎么了?”客厅里,林若惜一边看着电视,一边对正皱着眉头,满脸不解的林飞问道。
    “没……没什么,只是刚才的电话让我很奇怪。”林飞摆摆手说道。
    “奇怪?什么奇怪?”林若惜问道。
    “是秦明的人打来的,他让我今天晚上参加聂无霜在橙楼举办的喜宴。”林飞如实回答道。
    “切。我还以为是什么事情呢,我也接到了邀请。不只是我,宁宁和小乖也受到了邀请。”林若惜不以为然的说道。
    “奇怪的当然不是这个喜宴。”林飞翻了翻眼睛,没好气说道,“重点是,秦明居然让我带着王宇去!这简直是太奇怪了,王宇一个刚来西京的人,有什么资格参加聂无霜的喜宴?”
    林飞像是非常不解的说道。
    “啊?你是说王宇也会参加喜宴?”林若惜直接从沙发上站起,惊喜的问道。
    林飞耷拉着脑袋,没好气地点点头。
    他发现,只要自己一提起王畅,自己这妹妹就和精神失常了一样!
    而且这是秦明交代自己办的事情,为了扮好纨绔的身份,这件事情自己是一定要办成的。所以,这件事情也瞒不过林若惜,因此,他才会把事情如实的说了出来。
    “太好了!”得到林飞肯定的回答,林若惜高兴的说道。她在接到邀请的时候,就想让王畅陪她,但是却想不到什么好理由,没想到这次秦明居然为自己办了一件好事。
    这么看来,那个秦明也没有那么讨厌嘛!
    “你可别高兴的太早,要我看啊,这可未必是什么好事。”林飞瞪了一眼林若惜,没好气说道。
    “管他是不是好事呢,行了,别废话了,咱们快去找王宇吧!”林若惜才不管着背后的弯弯绕绕,拽着林飞的胳膊就往外走。
    林飞:“……”
    半小时后。
    诊所里,王畅送走今天的第二位患者。
    “王医生,依我看啊,每天就来这么两位患者,赚的钱,还不够你交房租的呢。”姬秦长正在打扫卫生,扭头看了一眼王畅,苦笑着说道。
    “诊所昨天才开始营业,而昨天只有你母亲一个患者,但是今天却已经有了两个患者。照这个趋势,咱们诊所以后的患者一定会越来越多的。”王畅笑呵呵的说道,浑然不觉得自己诊所的生意很可怜。
    姬秦长:“……”
    他满脸黑线的摇摇头,不再说话,继续扫地。就连王畅都已经这么说了,他还能再说什么呢?
    “王宇!”忽然,诊所外响起林若惜招牌似的声音。
    还没等王畅反应过来,林若惜和林飞就走了进来。
    “你们怎么来了?”看到两人,王畅有点惊喜的问道。当然,更多的还是对林若惜的到来感到惊喜,对林飞,他可不觉得有什么惊喜的。
    “我们没事就不能来了啊?小子,你可别忘了,你这诊所能开起来,可是多亏了我。”林飞没好气说道。直到现在他都没有想通,秦明为什么偏偏让给自己带上王畅,去参加聂无霜的喜宴。
    “林飞,不会说话,你就别说话。”林若惜叉腰说道,“做点事情,生怕别人忘了,总挂嘴边。”
    “得得得,我不会说话,我不说话。”林飞没好气的说道,然后竟然从身上掏出一个苹果,咬了一口说道,“若惜啊,你把事情和王宇说一遍吧。”
    王畅一怔,不解道:“怎么?你们来是有事情?”
    “是啊。今天晚上有个宴会,你陪我们一起去吧。”林若惜甜甜的笑道。
    这一幕气的林飞直翻白眼,这丫头对自己的时候,就像是对仇人一样,什么时候对自己露出过这么甜美的笑容!
    接着,他就将目光看向王畅,甚至还把手里的苹果当成王畅,恶狠狠地咬了下去。
    “宴会?”王畅一怔,苦笑道,“我不去不行吗?”
    “这可不行。”林若惜不依的说道。
    “为什么?”王畅不解的问道,自己也没有什么身份,还不至于非要参加一个宴会不可吧?
    “因为……因为……”林若惜翻着美眸,想了半天也没有想出个结果,嘟嘟囔囔的说道:“哎呀,你就去嘛。说起来,这件事情和你的职业也有点关系呢。”
    王畅哑然失笑,好笑的说道:“好,那你就说说,如果真的能说出个所以然来,我就去!”
    “切,你以为谁愿意让你去。”林飞没好气说道。林若惜越是对王畅亲热,他就越是不喜欢王畅。
    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这是因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