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全能医皇 >277

“这位老大,您看……”豹哥也是一脸惶恐地看着王畅,欲言又止的问道。
     “行了,你们都滚吧!”王畅挥挥手,像是赶苍蝇一样说道,“这是第一次,给你们一点教训。要是再敢有下一次的话,你们可别怪我不客气。”
     说到最后,他的眼里闪过一道寒光。
     感受着王畅的目光,豹哥只感觉一阵头皮发麻,像是王畅下一刻就会杀死自己一样,小鸡啄米似地点头说道:“这位老大您放心,谁要是再敢来找您的麻烦,谁就是孙子!”
     王畅没说话,直接走进诊所。
     豹哥则是趁着王畅进诊所的功夫,一溜烟……跑了!
     不跑也不行啊,和凶残的王畅比起来,他们只是可怜的小绵羊。
     “王医生,你还是武者?”姬秦长刚回到诊所里,就疑惑的问道。也只有这一个解释能说明,王畅为何能够以一当十,杀的那些小混混屁滚尿流。
     王畅笑着点点头,招招手说道:“先别说这些了,我先帮你包扎包扎你身上的伤口。”
     姬秦长也没说什么,直接坐在王畅的面前。
     很快,王畅找来酒精棉,纱布,简单地为姬秦长清理了一下伤口。因为那些人并没有下狠手,所以姬秦长受到的只是一点皮外伤而已,只需要修养几日,就能彻底恢复。
     “砰”
     王畅才刚为姬秦长清理完伤口,姬秦长就直接王畅的面前,他的动作幅度很大,像是要把身下的地板跪出一个窟窿一样。
     “你这是干什么?”王畅不解的问道。
     “请王医生告诉我,如何才能成为一个武者。”姬秦长诚恳的说道。每个男人都有一个强者梦,首当其冲的,就是在武力方面上的强。
     但是姬秦长想要成为强者的原因,并不是因为对自身的渴求,而是他想要更好的保护他的母亲。
     王畅先是一怔,随即笑着说道:“我还以为是什么大事,原来就是这件事啊。”
     “怎么?”姬秦长抬头,不解的问道。
     “放心吧,就算你不求我,我也会让你变成一个武者的。”王畅笑着说道,姬秦长本来根骨就不错,而且他的身体里也有真气的存在,只是他不会合理的运用而已。
     刚才姬秦长和混混交手的时候,王畅就已经决定,让姬秦长成为一名真正的武者!
     “真的?”姬秦长面露激动,有点不敢相信的问道。
     在他看来,医术和功夫都应该是不传之秘才对,可是王畅居然一点要隐瞒自己的意思都没有,实在是太非同一般了。
     “当然是真的。”王畅扶着姬秦长起身,说道,“其实啊,根本不用我教你,你现在就是一个武者。”
     姬秦长一脸不解。
     “你的身体里就有武者必须的真气,只是你还不知道怎么运用这股真气。”王畅简单的解释道,“只要你学会如何运用这股真气,并应用到实战当中,你就是一名真正的武者了。”
     姬秦长恍然大悟地点点头,说道:“原来如此。”
     但很快,他又不解的问道:“可是王医生,为什么我的身体里面会有真气的存在呢?是每个人都是这样的吗?”
     王畅差点一口黑血喷出来。
     不知道有多少人穷其一生,都无法迈入炼精化气第一重的境界,含恨而终呢!
     要真的是每个人出生以来,身体中就有这么雄厚的真气,恐怕每个人都是高手了!
     不过他也知道姬秦长对此并不了解,就笑着解释道:“并不是这样。”
     接下来,王畅对姬秦长讲解一遍有关武者的一些常规问题。不知不觉,王畅就说了将近半个小时,甚至都感觉有点口干舌燥。不过让他欣喜的是,姬秦长的悟性很好,虽然自己只是对他说了一遍而已,可是他却全都记了下来。
     此时,王畅看了一眼正闭着眼睛,不知道正在想着什么的姬秦长,暗暗想到,这可是一个好苗子啊,要是能够好好调教调教的话,说不定日后能成为一个高手呢。
     要是自己的师姐也在这里的话就好了。忽然,王畅想到了魏灵英,要是魏灵英在自己的身边,由她指导姬秦长的话,肯定能让姬秦长在最短的时间里,学会如何运用真气。
     也不知道师姐在金舟怎么样了?想到这里,王畅不禁有点失落的想到。
     但是王畅的愁绪来得快,去得也快,随着诊所里走进来一个人,之前的思绪顿时飞到九霄云外。他看了一眼来人,笑呵呵的问道:“您好,是来治病?”
     “废话,要不是来治病的话,我来你这诊所干什么?”来人冷冷的说道。
     王畅微微一怔,将目光看向来人,就见对方年约三十左右,脸上满是傲气,此时他的眼睛正打量着自己的诊所,而随着他时不时的皱眉,可以看得出,这个人相当的挑剔。
     “好。那你就请坐吧。”王畅很快反应过来,指了指办公桌对面,笑着说道。
     “哼!”来人哼了一声,就坐在王畅的对面,冷冷的说道,“丑话我可先说在前面,你要是能看出我的病。你要多少钱,我都给你。但你要是不能看出我的病,可是分文没有!”
     “这是当然。”王畅也不生气,笑着说道。“如果我看不出你的病,就不会为你治病。既然不为你治病的话,我怎么会收你的钱呢?”
     来人明显一怔,像是没想到王畅会这么说一样。
     “还没请教尊姓大名?”王畅坐在椅子上,右手微微一伸,示意来人将右臂伸出,然后右手三根手指切在来人的手腕处,笑呵呵的说道。
     “免贵,姓曾,就叫我曾晖吧!”曾晖略微一犹豫,然后说道。
     姬秦长就站在王畅的身后,观察着王畅是如何诊断的。
     听到曾晖的话,王畅只是点点头,没再说话,闭上眼睛,仔细地感受着曾晖脉搏。
     五分钟的时间过去。
     曾晖有点不耐烦的问道:“怎么样了?看出来没有?要是没看出来的话,你就直说,我再另请高明。真是活见鬼了,我竟然相信一个小诊所能看出我的病。”说到最后,他自嘲一笑。
     “你先别急,就算你去医院看病,也得先检查检查身体才行。这个时间,可比我诊脉的时间,要长多了。”王畅笑眯眯的说道,不过他的右手却是收了回来,像是已经知道曾晖得的是什么病了一样。
     “哼!倒是伶牙俐齿。”曾晖冷笑一声,看了一眼王畅收回的右手,淡淡的说道,“怎么?看你这样子,已经知道我得的是什么病了?”
     “你没病。”王畅想也不想说道。
     “胡说!”曾晖一拍桌子,直接起身,瞪着眼睛说道,“我要是没病的话,到你的诊所来干什么?”
     “可是观察你的脉象,你确实没病,而且你不但没有病,你的身体还非常健康!”王畅笑眯眯的说道。
     “庸医!”曾晖冷笑着说道,“我刚才的话还没有说完,要是你不能查出我得的是什么病的话,你这诊所就别想要了!”
     王畅对曾晖的反应一点也不意外,连动都没动一下,笑呵呵的说道:“回去告诉你身后的人,别用这样的小手段来试探我。我没时间,也没兴趣陪他玩这种游戏,要是他真的想要会会我,那你就让他自己来。”
     说完,王畅看了一眼姬秦长说道:“秦长,送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