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全能医皇 >267


    王畅笑了笑,收回切在女人手腕上的右手,淡淡的说道:“你先别急,你母亲的这个病啊,用我们说法来说,叫做脓疱性细菌疹。我并不是没有留意你到你母亲手掌里的水疱,而是因为你母亲的病拖得时间已经很长,我要确认一下,才好对症下药。”
    “那你确认的怎么样了?”年轻男人将信将疑的问道。
    王畅却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笑着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姬扶苏。”姬扶苏皱皱眉头,不知道王畅怎么忽然问起了自己名字。
    王畅微微颔首,起身笑着说道:“姬扶苏是吧?你母亲的病,没有什么大碍。不过要想治好她的病,还需要中药辅以调理。但是你也看到了,我这诊所是刚刚开张,还有购置中药材,所以得麻烦你一趟,到附近的中药店,给我买几味药来。”
    姬扶苏微微点头,他也知道中医不仅要针灸,还要中药配合才行,就点头说道:“好!不过你得把药的名字写好。”
    王畅微微一笑,也没再说什么,找来纸笔,“刷刷刷”龙飞凤舞写下一张药方,递给姬扶苏说道:“你就按照这个药方上的量抓,该抓多少,我都写在了上面。”
    姬扶苏先是看了看药方,见上面的字写得不错,对王畅的轻视少了一点,能写出这么一手好字的人,应该不是骗子才对!
    但很快,他的脸上就露出为难的神色。
    王畅不禁疑惑地问道:“怎么?你还有什么疑问?”
    “疑问倒是没有,只可惜我囊中羞涩……”说到这里,姬扶苏的脸色一红,但声音却没有变弱,依旧用如常的嗓音说道,“不一定能够买得起这些药材。”
    王畅微微一怔,随即就反应过来,大笑两声,从身上掏出两百块钱,递给姬扶苏说道:“这两百块钱,足够你买药了。速度要快!”
    姬扶苏接过钱,二话不说,转头就跑出诊所。
    王畅则是无奈地摇摇头,重新坐在椅子上,笑着问道:“大娘,这是您儿子?”
    老太太的气色病不好,再加上身上的病一直拖着没有治,所以很容易就露出痛苦的表情,可是听到王畅谈到自己的儿子,她的脸上顿时露出骄傲的神色,说道:“不错,小苏是我的儿子。”
    王畅好笑的说道:“大娘,他这名字是你给他起的?挺有意思的。”姬,这个姓氏本身就能追溯到华夏国最早的历史中,而扶苏又是始皇帝的长子,这名和姓组成在一起,可是让人不容小觑啊。
    当然,现在已经不是封建社会,王畅也只会觉得有点意思而已。
    但是让王畅没有想到的是,听到这话,老太太却是叹口气说道:“唉,我哪会起这么好的名字。小医生,实不相瞒,扶苏这孩子并不是我的亲生儿子。我是在他八岁那年,捡到他的。”
    王畅的神色微微一变,问道:“那他知道这件事情吗?”
    “知道知道,当然知道。”老太太点着头说道,“我捡到那孩子的时候,他已经长记性了,就连名字都是他告诉我的。”
    王畅有些惊讶地点点头,却没有再说话。
    明知道不是这老太太的亲生儿子,可他却能在老太太患病的时候,守候在老太太的身边,这样的人,现在可不多见了啊!
    当然,王畅现在对姬扶苏是越来越敬佩了!
    老太太的精神状态很不好,再加上病魔的折磨想来是有段时间没有睡觉了,和王畅说着说着,竟然就睡着了。
    王畅也没打扰老太太,就坐在椅子上等着姬扶苏回来。
    时间不长,也就二十分钟左右,姬扶苏提着大包小包的药材走进诊所。
    刚一进门,他就将目光看向老太太,问道:“医生,我母亲怎么样了?”
    王畅好笑的说道:“放心吧,你母亲只是暂时睡着了。”
    “呼……”姬扶苏明显松了一口气,然后他将手里的药递给王畅,并掏出一把碎钱,放在办公桌子上说道,“这是剩下的钱,分文未动。”
    王畅看了一眼姬扶苏,发现他的额头上有着明显的汗水,不禁皱眉道:“你是走着去,走着回来的?”
    姬扶苏摇摇头说道:“不是,我是跑着去,跑着回来的。”
    王畅不解的问道:“明明还有剩余的钱,你为什么不直接坐车回来?”
    姬扶苏傲然道:“我之前和你要钱的时候就说过,这钱是用来给我母亲买药的。男人一个唾沫一个钉,说到就要做到。”
    尽管此刻的姬扶苏身披陋衣,却仍不容人小觑。
    王畅微微一怔,随即无声地笑了起来,这人,有趣!
    “姬扶苏,你过来,看看我是如何煮药的。”王畅也没再说什么,提起办公桌上的药材,就往诊所的里面走去。
    在诊所的后面,是一个煮药的场所,空间不大,但是却能够容得下王畅和姬扶苏。
    姬扶苏不知道王畅为什么让自己跟来,在他看来,医生怎么煮药,这不都是秘诀吗?甚至连自己的徒弟都不传,怎么这小医生一点安全意识都没有。
    “你牢牢记住我是怎么煮药的,等你母亲的病好了之后,你就来我的诊所帮忙吧。”王畅先是将新购置的用来煮药的砂锅清洗一遍,然后扭头对姬扶苏说道。
    “我?”姬扶苏微微一怔。
    “你母亲的治病的钱,我可以暂时不收,但是这钱你是要还给我的。”王畅淡淡的说道,“所以,你不如到我的诊所里来帮忙,你的薪水就相当于是药费了。”
    虽然接触的时间还不长,但是王畅也知道姬扶苏是一个非常有骨气的人,要是自己直接说免了他母亲的诊费,他肯定不会同意。
    果然,王畅的话刚落,姬扶苏的眼里就闪过一道亮光。之前的时候,他还在想,万一这小医生把自己母亲的病治好了,自己怎么偿还医疗费,没想到,还没等自己提出,王畅反而率先提出来了!
    “好!我答应你!”姬扶苏郑重的说道。
    王畅也没再说话,很快就开始为老太太煮药,当然,在煮药的时候,王畅还未姬扶苏讲述了不少煮药的要领,比如什么样的药用小火煮,什么样的药用大火煮等等。
    姬扶苏只是在一旁听着,时不时的提出一些自己的疑问。
    很快,一碗药就已经过煮好。
    “扶苏,端着药,跟我来。”王畅一边掏出随身携带的银针,一边对姬扶苏说道。
    姬扶苏点点头,竟赤手就将药碗端了起来。
    王畅顿时一怔,不解的问道:“难道你不烫吗?”
    “不烫。我习惯了!”姬扶苏摇摇头说道,然后就从王畅的身旁穿过,直奔诊所的前面而去。
    王畅则是盯着姬扶苏的背影,若有所思。
    但是很快,王畅也来到老太太的面前,他先是对姬扶苏说道:“你躲在我的后面,千万要保管好你手里的药。”
    姬扶苏一脸不解,但还是听话的来到王畅身后。
    就在此时,王畅抓起老太太的双手,眼睛在老太太那高梁粒大小的水疱上一扫而过,然后右手迅如闪电,金针猛然刺进水疱里。
    “嗤”的一声,一个水疱被成功挑破,里面的浓水直接喷了出来,有些落在地上,有些则是落在王畅的脸上。
    可是王畅却连擦都没擦一下,手起针落,金针挑向第二个水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