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全能医皇 >265章


王畅微微一怔,然后点头道:“好,你可以把病人带过来了!”
“我提前明,我可没有多少钱给你。”年轻男人踌躇一下,还是将心里的想法了出来。
他虽然穷,但却有傲骨。
“你放心,我要的费用,肯定是你能够付得起的。”王畅笑着道。
年轻男人没再话,转身就走。
“这人还真奇怪。”林若惜望着男人离去的背影,无奈地摇摇头道。有这么找医生的吗?就算是没钱,也不能先出来啊。
但她的话音才刚落,手机就响起,她走到角落接通电话,好半晌后,一脸歉意地来到王畅的面前道:“王宇,我朋友找我有点事情,我……我得先走了。”
王畅一愣,然后笑着点点头道:“好的。”
“我明再来帮你。”看起来林若惜的朋友找她是有急事,她一口气跑到门口,才回过头对王畅道。
“好。”王畅只是笑着。
“铃铃铃”
林若惜才刚走,王畅的手机就响起,接起电话,才发现这是魏灵英打来的电话。
“师弟,我看你这是乐不思蜀了啊,这几竟然一个电话都没给我打。”电话刚接通,魏灵英就数落起王畅的不是。
王畅顿时满脸黑线,貌似自己在金舟的时候,也很少给你打电话吧?
“师姐,你给我打电话,是有事情吧?”王畅故意转移话题的问道。
“怎么?难道没有事情,就不能给你打电话了?是不是以为你跑到西京,我就拿你没有办法,不怕我了?”可魏灵英就像是诚心和王畅过不去一样,阴阳怪气的道。
王畅:“……”
王畅非常明智的没有话!
再顺着这个话题下去,还知道魏灵英会再些什么呢。
“好了,不和你开玩笑了,我给打电话,是想看看你有没有死。”魏灵英见王畅不再话,也不再开玩笑,淡淡的道。
王畅满脸黑线,有这样的师姐吗?
不过他也知道,魏灵英不善表达感情,她其实也是关心自己的。
想到这里,他问道:“师姐,你最近怎么样,还好吗?”
“我当然好得很。”魏灵英不冷不热的道,“倒是你子,初到西京,人生地不熟的,不要随便招惹人!”
这一点,魏灵英也是非常头疼。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两人都是云先生徒弟的问题,两个人招惹饶本事,一个比一个厉害。
本来魏灵英以为自己惹祸的本事就够厉害的了,可是直到和王畅朝夕相处一段时间,她才发现自己这个师弟惹祸的本事,不在自己之下。
王畅暗暗咂舌,还是自己的师姐了解自己啊,今差点就招惹人了!
“师姐,你放心,我没事。”王畅笑着安慰道,但很快,他又问道:“对了,师姐,金舟那面的情况如何了?”
“如何?还是那样呗。张衡还是一副不杀死你,誓不罢休的样子。”魏灵英语气如常的道。
王畅的眼里闪过一道精光,早晚有一,自己要回到金舟,把张衡解决掉。
“那地煞方面呢?叶田荣死了,地煞应该一日不如一日了吧?”很快,王畅就想到霖煞。
和张家比起来,地煞才是真正的毒瘤。欺男霸女,伤害理的事情,他们可没少干!
“呵呵,地煞已经在金舟除名了!”魏灵英笑着道。
“什么?”王畅微微一惊,“这么快?”自己这才离开金舟多长时间,地煞竟然就被除名了。
“地煞的帮主都死了,堂主也死的差不多了,少帮主叶少龙又不知所踪,再加上你留给我的地煞犯罪的证据,他们想要不除名都难啊!”魏灵英冷笑着道。
王畅微微一怔,听到魏灵英的话,才忽然想起来。
当初自己从牛逼的手里得到地煞犯罪的证据之后,就想要留着用来在关键的时候,对付地煞,所以就将证据交给魏灵英负责保管。
只不过他没想到,地煞和张韶飞竟然会那么迫不及待的对林婉儿动手,所以直到自己离开金舟,那份证据都没有派上用场,却没想到,自己的师姐却是用这份证据,给予霖煞致命的一击。
真不愧是自己的师姐,王畅在心里暗暗想到,就算是自己留在金舟的话,也肯定会趁机痛打落水狗!
“那就好,那就好,地煞这个毒瘤终于除掉了!”王畅笑着道。
“你也别高忻太早,虽然你离开之前,把地煞的高层杀得差不多了,可是还有一个堂主没有死。这段时间,他一直想要恢复地煞,只不过现在风头太紧,他也不敢太明目张胆而已!”魏灵英泼着冷水道。
王畅的眼里闪过一道寒光,冷冷的道:“师姐,我现在在西京,没有什么办法,但是一定要阻止他的野心。”
好不容易才除掉地煞,他可不想让地煞死灰复燃。
“你放心,交给我就行了。我这里来了一位客人,我们有时间再谈!”魏灵英完,直接挂断电话。
听着耳畔的“嘟嘟”声,王畅满脸疑惑。
……
金舟,龙牙山庄。
客厅里,黄德帅苦笑着摇头道:“灵英啊,你这丫头就是嘴硬。明明想王畅想的要紧,嘴巴却那么狠毒。”
“死老头,你不话,没缺你是哑巴。”魏灵英横了一眼黄德帅,没好气道。
黄德帅吃了个大憋,哼了哼没再话。
就在这时,别墅的大门被人从外面推开,走进来两个男人。
首当其冲的就是一脸怒容的张衡。
能不怒吗?自从自己的儿子被王畅杀死之后,他一直在搜寻王畅的下落,可是转眼间,这么长的时间过去了,王畅却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
没办法,他只能来到这里找魏灵英了!
黄德帅看到张恒的时候微微一愣,看了一眼魏灵英暗暗想到,原来刚才她不是随口一,而是真的来人了!
“哟,这不是张先生吗?怎么有心情来到我这寒舍?”魏灵英看到张衡,也站起身,揶揄道。
“哼,如果连林姐这里都是寒舍的话,那我的家就是茅草屋了!”张衡冷笑道。
魏灵英淡淡的道:“不管你的家是茅草屋还是皇宫,对我来都一样。张先生,直吧,你今来的目的是什么,我们都很忙,就别搞些弯弯绕绕了!”
张衡气得胡子都差点翘起来,干什么?难道你真的不知道老子是来干什么的?
“废话不多,王畅究竟在什么地方!”张衡看了一眼身边的保镖,冷冷的道。这是他高薪聘来的保镖,据已经是炼精化气大圆满的武者了!
正是因为他身边的这名保镖,他才敢来到这里找魏灵英,毕竟魏灵英是个什么人,在金舟的上层圈子,也是声名狼藉,就连张衡也怕她不讲理,直接动手打人。
“哦?原来张先生是来找饶啊?”魏灵英眼里先是闪过一道寒光,随即笑眯眯的道。
“我纠正一下你的问题,不是来找人,而是来要饶。王畅是你的师弟,而众所周知的,你师弟杀了我的儿子。这是和我们张家过不去,更是对福门的挑衅!”张衡冷冷的道,“我相信,就算你魏灵英,也不敢和我们福门为敌吧?”
张衡的想法很简单,用福门逼迫魏灵英就范,好让她交出王畅的下落。毕竟打狗还得看主人……不对,毕竟不看僧面看佛面,就算她魏灵英不把张家放在眼里,也不敢不把福门放在眼里!
然而,理想是丰满的,现实是骨感的,听到张衡的话,魏灵英冷笑一声道:“哦?和福门为敌?什么时候你们张家能代表整个福门了?你算是个什么东西,也敢在我的面前颐指气使,是不是你今带来一条狗,我就不敢动你?”
要不是魏灵英想要历练王畅的话,区区一个张家,她怎么会放在眼里?可是这张衡倒好,以为自己不替王畅出头,还真是怕了他们张家呢!简直是不知所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