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全能医皇 >248章

    “警察同志,你这帽子有点大,我可不敢拒捕。只不过,我还有点事情,能不能这调查的事情……就免了?”王畅笑呵呵的说道。
    “免了?”警察的眼睛一瞪。
    “是啊。是啊。”王畅依旧笑着。
    “你算是个什么东西,你说免了就免了?调查能免吗?别说你不是个东西,就算你是个东西,今天我也要调查调查你!”警察指着王畅的鼻子骂道。
    王畅的神色一冷。
    “怎么的?你还想动手,你试试!”警察根本没把王畅放在眼里,见王畅脸色不好看,不屑的说道。
    “没有,没有,我哪敢呢。”王畅笑呵呵的说道,心里却暗道憋气,这还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
    “谅你也不敢。少废话,先把身份证拿出来给我看看!”警察得意的说道。
    王畅眉头微微一皱,想了想就把身份证掏出来递给警察。
    “王宇?”警察看了一眼身份证,淡淡的说道,“名字还不错,只可惜啊,人不咋地!”
    “带走,带走,全部带走!”警察把身份证还给王畅,就背负着双手,迈着老板步,向不远处的警车走去。
    王畅眼见没有回旋的余地,也不再说话,任由警察带着自己进了警车。毕竟自己也是刚刚到达西京,要是在这里拒捕闹出个大动静来,岂不是告诉福门的人,自己就在西京呢?
    小不忍,则乱大谋!
    所以,王畅必须忍!
    很快,王畅和林若惜以及李脆脆就被警察带进了警车,至于李淳和飞哥等人,则是坐在另外两辆车里。
    “王宇,怎么办?”
    王畅三人坐在后排,林若惜看了一眼前面的警察,然后对王畅问道。
    王畅苦笑道:“我也不知道。不过咱们又不是什么坏人,进一次警察局就进一次吧,全当喝茶了!”
    心里却暗暗祈祷,这些小警察可别有福门的人!
    “不许交头接耳!”坐在副驾驶的警察回过头,凶神恶煞的说道。
    林若惜和李脆脆撇撇嘴,倒也不再说话。
    ……
    另一辆警车里!
    “秋哥,你这戏演得可真足啊!连我都没出来,您是在演戏啊!”飞哥就坐在警车的副驾驶,负责开车的人,赫然就是警察头头。
    这警察头头的名字叫做陈秋,是火车站附近派出所的一个副所长,他和飞哥的关系不一般,平日里也没少做飞哥的保护伞。
    “呸。你他娘的还敢说,你们的人胆子也太大了点,在火车站里就敢抢人,你们不要命了,老子还要命呢!”陈秋一口吐沫直接吐在飞哥的脸上,大声骂道。
    虽然他和飞哥是合作关系,可是他根本没把飞哥这样的小流氓放在眼里,在他看来,飞哥只是一个小人物而已。
    飞哥的脸色变得难看起来,但很快就恢复如常,掏出纸巾擦了擦脸上的唾沫,谄媚的说道:“是是是,秋哥您说的是,这次的事情过后,我肯定会教训教训手底下的小兄弟!”
    “这件事情过后?你认为你们还能有以后了吗?”陈秋冷笑一声,看了看飞哥说道。
    飞哥微微一怔,很快就反应过来,陈秋这王八羔子是趁机要敲自己的竹杠!
    真他妈不是个玩意,飞哥在心里将陈秋的女性亲属都问候了一遍!
    “秋哥,秋哥,这次你无论如何也得帮帮小弟啊。”飞哥的心里虽然腹诽不已,但是表面上却装出一副恭恭敬敬的样子说道,“谁不知道我飞哥能在这一带混的风生水起,那都是靠咱们秋哥的照拂啊!”
    “饭可以多吃,但是这话嘛,可不能乱说。你怎么混的,和我可没关系。”陈秋冷冷的说道,想拉爷爷下水,还不想割点肉,哪有那么容易。
    飞哥的神色微微一变,犹豫片刻,伸出三根手指说道:“秋哥,要是您这次能帮小弟一次,事成之后,我给你这个数!”心里却在滴血,他只是火车站这一带的小混混,三万块钱,对他来说,可不是小数目啊。
    他娘的,真是偷鸡不成反倒蚀把米啊!孩子被抢回去了不说,还要白白给陈秋这个王八蛋三万块钱。
    “三万?你以为我是叫花子?你在打发臭要饭的?知道不知道,就凭你们做的事情,就够判你们个十年八年的!光天化日之下,就敢抢孩子,你们好大的胆子啊!”陈秋冷笑道。
    飞哥气得差点想骂人,难道三万块钱就是个小数目嘛?还他妈打发要饭的,谁他娘的打发要饭的,要给三万块钱?
    “好!我给你这个数!”飞哥心里虽然生气,但是也知道这件事情非同小可,要是陈秋不肯帮助自己,那可就真的完了,便伸出五根手指,阴沉的说道,“但是,我有一个要求!”
    “你还有要求?”陈秋不屑的说道,“既然你不肯出钱消灾的话,你就带着你的钱,一块吃牢饭吧!”
    他很清楚,和飞哥这样的小混混打交道,一定要牢牢占据上风,不然的话,飞哥就会得寸进尺。
    “别别别,秋哥,我的好秋哥,我的要求也不高,只是想要给那个小子一个教训而已!”飞哥连忙安抚,然后神色阴沉的说道。
    陈秋微微一怔,很快就反应过来,飞哥说的人是王畅。
    想了想就说道:“好,这个人情我可以卖给你,但是只许这一次。”他也看王畅不是很顺眼,再说,不就是给一个外地佬一个教训嘛,有什么大不了的。
    “谢谢秋哥,谢谢秋哥。”飞哥笑着说道,心里却暗暗想到,臭小子,让你敢多管闲事,待会老子出的血,就在你的身上打回来。
    “不过嘛,这件事情我也需要打点打点才行。这样吧,你再给我这个数。”陈秋眼珠子一转,伸出两根手指说道。
    飞哥的脸都快了,这两万再加上之前那五万,可就是七万了,自己就算是偷个孩子来,也赚不来这么多钱啊!
    但是人在屋檐下,又不得不低头,只得将这笔账都算在了王畅的头上!
    ……
    王畅等人所乘坐的警车里。
    “王大哥,难道我们就这么乖乖地进派出所?”林若惜有点沉不住气的说道。她长这么大,还是头一次进派出所这种地方呢。
    王畅笑道:“放心吧,咱们应该只是配合一下调查,就能出来了。”话虽然这么说,但是他的心里总有点不安。
    不过他在西京也是人生地不熟,就算不安,也没有什么办法。
    “王大哥。”林若惜看了看前面的两个警察,忽然凑到王畅的耳边小声说道,“我总觉得这些警察和那几个混混认识。我看啊,要是搞不好的话,这些警察很可能帮助那些小混混,为难咱们。”
    王畅的眼里闪过一道寒光,倒也不是没有这样的可能。
    “不许交头接耳!”就在这时,坐在副驾驶的警察回过头,瞪着眼睛说道。
    “不许就不许。”林若惜撇撇嘴,像是生气了似的说道。不过却是悄无声息地看了看王畅,当她发现王畅的神色也不好看时,就明白,王畅的心里肯定和自己有着一样的担忧!
    要是真进了派出所,恐怕有口也说不清咯!
    “不行,我得给家里打一个电话!”林若惜想了想,忽然说道。
    “打电话?不行!”坐在副驾驶座位的警察,听到林若惜的话,想也不想的说道。
    “凭什么?我们只是配合调查,难道连电话都不许打了?哪条法律规定的!”林若惜瞪着美眸说道。
    警察犹豫片刻,才不耐烦地说道:“行行,你打吧!”林若惜毕竟没有违法,再者还是个美女,他也不忍心刁难。
    “这还差不多。”林若惜哼了一声,就掏出手机拨打电话。
    “喂,爸爸啊,我是若惜啊!嗯,对啊,我已经到了西京了,可是却被火车站附近的警察带走了,说什么要找到我调查调查。嗯。我有点害怕,你要没什么事情的话,就过来一趟吧!”林若惜一口气把自己想要说的话说完,然后就将电话挂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