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全能医皇 >232章

  就在他们说话的功夫,王畅已经用摧枯拉朽的手段,将六名白衣卫直接打得丧失战斗力!
  叶田荣话音落下的时候,正好一个白衣卫被王畅打得口喷鲜血,看到这一幕,叶田荣不再托大,大喝一声,直接向王畅冲了过来。
  “扬威,天胜,你们自己小心!”看着叶田荣的反应,王畅知道他们这是动真格的了,对沈扬威两人嘱咐一声,就迎了上去。
  眼看着叶田荣已经动手,张韶飞和叶少龙以及叶秋也是直接出手。
  很快,四人就将王畅包围起来。
  幸运的是,这四人中除了叶田荣的实力接近于炼精化气大圆满之外,叶少龙三人都只是刚刚步入炼精化气三重没多长时间。
  所以即便此时的王畅被四人围攻,但是依靠着“放”字诀和“收”字诀,再加上他炼精化气大圆满的实力,一时间,叶田荣四人竟奈何不了他!
  “哈!”忽然,叶田荣的眼里射出一道精光,直接用出形意拳的看家功夫“半步崩拳”。形意拳本来就是霸道的拳法,招式简单,往往在和人交手时,两招内,就能击毙对手。而这“半步崩拳”更是形意拳的绝招,再由叶田荣这种极为接近炼精化气大圆满的高手施展出来,威力更是惊人!
  但是面对叶田荣的一拳,王畅也没有软弱,默默运转“收”字诀,朴实无华的一拳挥出!
  “轰!”
  瞬间,王畅和叶田荣的攻击碰撞在一起。
  叶田荣“噔噔噔”后退数步,身子才刚刚站稳,一口鲜血就直接喷了出来,满脸不敢置信的神色看着王畅。
  他在形意拳上花掉十几年的功夫,更是自信,自己的“半步崩拳”一旦打出,拥有着能够和炼精化气大圆满武者媲美的实力,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自己倚仗的绝招,在王畅平平淡淡的一拳下,竟然不堪一击!
  这对叶田荣的打击无疑是致命的!
  可是他不知道的是,已经掌握了“收”字诀和“放”字诀的王畅,即便是信手拈来的一拳,也不是一般武者能够媲美的。
  如果说普通的武者,招式中蕴含着“形”,王畅的招式中就蕴含着“神”。两者之间,不可同日而语。
  叶田荣之所以感觉自己受到了打击,只是他以为王畅的一拳,只是随便打出来的而已。要是他知道王畅平淡无奇的一拳,却代表着外家拳的最高成就,他也就不会这么残念了!
  “爸,你没事儿吧?”叶少龙连忙收回自己的攻击,扭头担忧的问道。
  “没事,我还死不了,少龙,小心!”叶田荣摆摆手,接着,他的神色猛地一变,就见此时的王畅已经来到叶少龙的身后,想也不想的就是一掌甩在叶少龙的后心。
  而此时的叶少龙也感受到身后的风声,他的心里“咯噔”一声,已经意识到不好,然而,此刻的他想要躲避王畅的攻击已经来不及了!
  没想到我竟然会犯这么愚蠢的错误。叶少龙闭上眼睛,咧嘴笑了起来,静静地等待着王畅的攻击到来。
  如果不是刚才王畅一掌将叶田荣打的口喷鲜血,他也不会犯这么致命的错误。
  正如叶少龙自己所说,他虽然是个人渣,但却很看重亲情!
  可是让叶少龙不解的是,等了好半晌,他也没感觉到疼痛,反而是身后传来“哇”的一声。
  他猛地转过身,震惊地发现,叶秋正挡在自己的面前,原本王畅打向自己的攻击,也落在叶秋的心口。
  叶秋的嘴里不断地喷着鲜血,扭头看了一眼叶少龙和叶田荣,惨笑一声,歪着脖子倒在地上!
  一掌!
  仅仅一掌,王畅就将一名炼精化气三重的武者击杀!
  就算城府深沉如张韶飞,也不禁倒吸一口冷气!
  “张少,少龙,你们一定要小心!”叶田荣忽然喊道。很显然,王畅简简单单的两招,就将自己击伤,更是将叶秋斩杀,已经让张韶飞和叶少龙的心变得动摇起来。
  同时,叶田荣的心里也暗暗疑惑,这王畅明明不会什么武技,可是他的攻击打出来,怎么偏偏有点形意拳的味道?
  如果说自己的形意拳是霸道的话,王畅的攻击就是王道!
  任何挡在王畅面前的,都会被王畅一拳粉碎!
  “杀啊!”就在这时,围绕在四周的白衣卫,已经发现叶少龙的险境,几个人大吼一声,直接向王畅冲了过来!
  “死!”王畅冷哼一声,一拳打中一个白衣卫的心口,同时施展“放”字诀,就听“轰”的一声,白衣卫身旁的两个白衣卫,明明没受到王畅的攻击,却被打得倒飞出去!
  身后正在和白衣卫对抗的沈扬威和方天胜,甚至忘了战斗,均瞠目结舌地看着王畅!
  龙牙山庄。
  黄德帅此刻正坐在魏灵英的对面,他的神色虽然平静,可是他的右手拇指和食指,正在飞快地捻动着手里的手串。
  显示出他的内心并不像外表那么平静。
  和黄德帅平静之下的紧张比较起来,魏灵英就算是没心没肺了,她的左手搅动着咖啡,右手还在玩着手机。
  “唉。”不知道过了多久,黄德帅终于耗不过魏灵英,把手里的手串放在茶几上,纳闷的说道,“我说,难道你就真的一点也不担心王畅?”
  在得知王畅率众前往金舟娱乐会所的时候,黄德帅就有点坐不住了。本来他过来是要和魏灵英商议商议怎么应对这件事情,可是魏灵英倒好,就大大咧咧地坐着,像是一点也不担心一样。
  “担心什么?小师弟的命硬着呢。就算是蟑螂,也没有他的命大!”魏灵英一脸轻松的说道。
  “可是……他今天晚上毕竟是要面对数名炼精化气三重的武者,还闯入了地煞的大本营。唉,他啊,还是太冲动了点!”黄德帅抓起手串,再次捻动起来,没好气的说道。
  古有鲁肃单刀赴会,现在这王畅也是差不多了!一想到这里,黄德帅就很心烦地摇摇头。王畅的身上还担负着极其重要的责任,要是就这么死在金舟,简直是太可惜了!
  “放心吧,小师弟刚刚突破到炼精化气大圆满,再加上华老还传授了他‘放’字诀和‘收’字诀,区区几个炼精化气三重的武者,还威胁不到他。况且……”魏灵英摆摆手宽慰着黄德帅,话说道这里的时候,她的语调陡然变冷,“要是小师弟连这个小毛贼都无法应付的话,还是趁早死在这里算了!”
  “你……唉,你可真是。”黄德帅神色微微一变,指了指魏灵英,无奈地摇摇头。
  “我这也是相信小师弟,不会死在金舟。我觉得,黄老头,你与其担心小师弟的安危,不如考虑考虑这件事情怎么善后吧!”魏灵英打了个哈哈,随机认真的说道。
  黄德帅微微一怔,沉吟片刻,却没有立即说出自己的想法,而是反问道:“灵英,你是怎么想的?”
  “你这老狐狸,还真是狡猾。”魏灵英翻了个白眼,起身说道,“根据我的了解,今天晚上张韶飞也在金舟会所内,按照小师弟的脾气,今天晚上这张韶飞的命,可未必能够保得住咯!”
  “哼。区区一个张家,在福门里至多算是个末流家族,就算是杀了他,又能如何?”黄德帅不屑的笑道。
  “行行行,我知道您老厉害,可是啊,不是有那么一句话吗?拔苗助长啊!而且被老鹰庇护的小鹰,是永远学不会飞的。”魏灵英翻了个白眼,没好气的说道。
  黄德帅的眉头微微一皱,看了一眼魏灵英,这丫头是话里有话啊。
  想到这里,他问道:“我想你的心里肯定已经有主意了吧?就算我今天不来找,你也会去找我。”
  “聪明。”魏灵英竖起大拇指,拍了个马匹过去。
  黄德帅翻了个白眼,直当没听见。。
  “要我说这事儿也简单,小师弟不是能惹事吗?既然他能惹事,也要让他学会承担后果。”魏灵英笑着说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