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全能医皇 >190章

  “鼎天集团?鼎天集团怎么了?”于无难微微一怔。最近这段时间,他的手里有不少的项目,更有类似东城区这样的大工程在手,所以现在的他,还不知道牛无极已经死了。
  “牛无极死了。”王畅淡淡的说道。
  “好!这个祸害死的好。”于无难对牛无极没有一点好感,听到王畅的话,想也不想的说道。
  王畅微微颔首,“牛无极是一个祸害不假,但是鼎天集团更是一个大祸害。我这次来找你,就是想让你日后执掌鼎天集团。”
  鼎天集团更换法人代表的事情,已经到了最后一步。再加上现在牛无极已经死亡,就凭借自己和林璃手里超过百分之五十一的股份,更换法人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而且鼎天集团以前的股东虽然众多,可是自从自己夺取股份之后,鼎天集团已经完全变成了家族企业。
  目前也就牛无极和牛掰的手里持有百分之四十多的股份,剩下的股份都在自己和林璃的手里。
  牛无极已死,按照法律程序走的话,他手里的股份,将会过继给牛开或者牛掰。
  但是现在无论是牛开还是牛掰,都不敢抛头露面。
  自己也正好趁着这个时间,将鼎天集团,直接变成自己的。
  当然,在把鼎天集团抢过来之前,王畅还要凭借自己手里的证据,给地煞将上一军,同时将鼎天集团以前存在的暗疾全部清除。
  不清不白的鼎天集团,王畅是不敢接手的。
  不然的话,万一哪天政府查到了自己的头上,将牛无极为地煞洗钱的事情,全都算在自己的头上,那可真是黄泥糊裤裆,不是屎也是屎了!
  于无难一惊,有点不敢相信的说道:“这么快?”
  这才多长时间?
  当初晨璃实业公司开业的时候,于无难还觉得鼎天集团是一个巨无霸,可就在这短短一个多月的时间里,王畅却已经要把自己眼里的巨无霸夺过来了。
  “要是鼎天集团被咱们握在手里的话,咱们在金舟的房地产行业,可就真是这个了。”于无难眼睛大亮,竖着大拇指说道。
  王畅对金钱并不是很热衷,所以听到于无难的话,也只是摆摆手,淡然道:“我们无论是发展公司,还是吞掉鼎天集团,都是为了给老百姓更多的利益。于大哥,我希望你不要本末倒置啊!”
  他也怕于无难会被铜臭味腐蚀!
  那样的话,于无难就是第二个牛无极了!
  并不是说王畅不相信于无难,而是人都是会变的。尤其是整天接触钱的人,变得更快,更彻底。
  于无难连忙保证道:“王老弟,你放心。不管咱们的生意做到多大,我都不会让老百姓吃亏的。”这句话他是说给王畅听的,也同样是说给他自己听的。事实上,别说是王畅,就连他也有点怀疑,自己会不会随着生意越来越大,失去自己的本心。
  王畅点点头说道:“那就好。我今天来就是把接下来的打算告诉你,让你提前做好接手顶天集团的准备。”王畅说完,就起身向外走去。
  本来于无难还想要王畅吃个饭,不过王畅却以还有其他的事情为理由,婉言拒绝了于无难的要求。
  离开晨璃实业公司,王畅想了想就向东城区的方向走去。东城区的工程接了这么长时间,王畅也想看看被于无难做成了什么样子。
  大约二十分后,王畅来到东城区。现在的东城区和以前有着天壤之别,到处都是正在修建的高楼,赤裸着上身的工人们,正在工地上挥洒汗水。
  王畅询问了一下在附近进进出出的人们,得知晨璃实业公司,给这些人的拆迁款十分优待,才算松口气。
  “王,王医生?”就在王畅准备离开的时候,一个有点熟悉的声音,忽然在王畅的身后响起。
  王畅扭头望去,就见一个四十来岁,戴着安全帽,赤裸着上身的男人正站在自己的身后。他的眉头微微一皱,隐约觉得男人有点熟悉,却想不起来在什么地方见过了。
  “王医生真的是你。”男人倒是一眼就认出了王畅,顿时激动地跑了过来,兴奋的说道。
  王畅皱眉道:“你是……”他觉得男人有点熟悉,但就是一时间想不起,自己在什么地方见过他了。
  “王医生,我是陈一水啊。就是上次在医院里跳楼的那个,你一脚治好了我被打折的腿。”陈一水看了一眼,就知道王畅已经忘了自己,连忙说道。
  王畅这才恍然大悟,饶有兴趣的说道:“你怎么跑到建筑工地来了?当初我不是让你找于无难吗?”
  “嘿嘿。于总倒是要安排我做些端茶倒水的活计,可是我干不来那个,再说工地上赚的钱多一点,我就来工地做工了。”陈一水“嘿嘿”一声,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
  王畅点点头,既然这是陈一水自己的选择,他也就没说什么,拍了拍陈一水的肩膀说道:“行,好好干吧!”
  “是,王医生。那我就不打扰你了,又得抹灰去了!”陈一水恭敬地点点头,转身就往工地跑。
  王畅摇摇头,正准备转身离去的时候,身后却忽然传来一声巨响,就像是有什么重物,从空中掉落一样。
  他的身子猛地一僵,随即就向后望去,接着,他就看到一副不敢相信的画面。
  原本正勾吊着建筑钢材的塔吊前段突然折断,上面勾着的钢筋等建筑钢材,全部从将近十二米的高中掉了下来。
  王畅的眼睛瞪得溜圆。
  他简直不敢相信,要是刚才那些钢筋砸到人的身上,将会有多少人因此而死!
  耳畔充斥着工地上工人们的呼喊声,好半晌,王畅才反应过来,不顾危险,直接冲进工地。
  很快,他就看到目呲欲裂的一幕,就见数个还在施工的工人,直接被头顶上掉下来的建筑刚才砸中。
  有人的腿被砸的变形,甚至直接砸断;有的人则是被钢筋从身上穿了过去;但更多的人,还是被钢筋压在了下面。
  哗啦啦!
  数不清的工人从四面八方的方向而来。
  当他们看到眼前的一幕时,均倒吸一口冷气。
  建筑工地上发生意外是非常常见的事情,可是像这么惨的,他还是第一次见到。
  “都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把钢筋搬走!”王畅是最先反应过来的人,反应过来后,他瞪着眼睛对周围的工人吼道。
  然后也不管这些人是什么反应,他就跳到地基里面,将压在工人身上的钢筋一根根扔到一旁。
  直到看到王畅的动作,其余的工人们才纷纷反应过来,他们也顾不上王畅刚才对他们大吼大叫,一个接一个像是下饺子一样,跳进地基里,将压在工人们身上的钢筋搬走!
  经过十多分钟的转移,王畅才和其余的工人们,把压在工人们身上的钢筋搬走。
  即便是压在身上的钢筋已经被搬走,可是这些工人们也无法站起来。。
  王畅的眼睛在这些工人的身上扫过,心里“咯噔”一声,受伤的工人不下于十人。这其中,即便是受伤最轻的,也是身上的骨头呈不同程度的粉碎。
  更严重的,已经奄奄一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