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全能医皇 >180章

    王畅满头大汗,真不愧是自己的师姐,说起话来真是得理不饶人。
    但是他的心里却很过瘾!
    凭什么你们跪一跪,我就要屁颠屁颠的给那个老东西治病?
    我还没有那么轻贱!
    “哼!你还真以为这金舟只有你们能够治好我父亲的病?不治就不治,有什么大不了。”蒋红浪冷笑一声,就从地上站起。
    “站住!”蒋洪国忽然喝道。
    “哥!”蒋红浪转身瞪着蒋洪国,不解的说道,“人家都把话说到了这种地步,我们为什么还要用热脸贴人家的冷屁股?”
    蒋洪国也不解释,指着地面喝道:“跪下!”
    蒋红浪神色微微一变,并没有说话,只是瞪着蒋洪国!
    “我让你跪下!”蒋洪国再次喝道,“难道你想让父亲就这么去了?我告诉你,这些麻烦都是你一个人惹出来的。父亲也是因为你,才气得病倒,现在你要恕罪!跪下!”
    “我不跪!”蒋红浪冷笑道,“我不是你蒋洪国,膝盖没有那么软!”
    “好!”蒋洪国点点头,起身说道,“既然你不跪下的话,就别怪我不客气了。”话刚落,他就冲到蒋红浪面前,一个擒拿,右腿闪电般踢出,正中蒋洪国的腿弯处!
    “噗通”一声,蒋红浪直接跪在地上,差点把地板跪出两个窟窿!
    蒋红浪不说,梗着脑袋要站起来,蒋洪国却是眼疾手快,右手按着蒋红浪的脑袋,说道:“黄老,你觉得这样如何?”
    “唉。”黄德帅忙站起身,好言相劝道,“年纪轻轻的,你们这又是何必呢?”
    蒋洪国心里冷笑,好你个老狐狸,你要是真像你嘴里说的那样,刚才为何不阻止?还真是一个虚伪的家伙。
    “好吧。这件事情我就决定了,明天小王去为蒋天寿治病。你啊,现在还是带着你弟弟,快点离开这里吧。”黄德帅挥挥手。
    “多谢黄老。”蒋洪国一脸欣喜。不管谁负责为蒋天寿看病,有人看就行。再说,到时候王畅要是治不好,黄德帅的脸也没地方放!
    “但是有一点我要说明,小王未必能够治好蒋天寿的病。”黄德帅不顾王畅反对的眼神,淡淡的说道。
    “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我到时候再来找黄老。”蒋洪国忙说道,然后也不给黄德帅反驳的机会,拽着蒋红浪就往外走。
    “呵呵……这小子。”黄德帅望着两人的背影,无奈的摇摇头,在自己这个老头子面前,耍些小聪明。
    两人走后,王畅不解的问道:“黄老,你为什么要答应他们,为蒋天寿治病?你也不是不知道蒋天寿是什么样的人,救了他等于养虎为患啊!”
    “放心吧。”黄德帅坐在沙发上,淡淡的说道,“上次我见到蒋天寿的时候,就知道他时日无多了!仅凭蒋洪国兄弟,无法撑起蒋家这杆旗帜,而且你出手救他,相当于在蒋家的头上狠狠地踩上一脚。”
    王畅一脸不解,问道:“师姐,你知道黄老这是什么意思吗?”
    魏灵英翻个白眼,道:“你真是个笨蛋。蒋天寿这些年,一直和老柯的派系死磕,始终压制着老柯一头。
    如果你治好了蒋天寿的病,肯定会在金舟散播开来,到时候,蒋天寿的命是保住了,但是地位却没了。对蒋天寿这样的人来说,地位比他的命更重要。”
    黄德帅微微颔首道:“还是灵英看得透彻。所以说,你出手救治蒋天寿,表面上是蒋家占尽便宜,实际上吃亏的是他们蒋家才对啊!”
    “而且我相信,经过这件事情之后,你在金舟医学界的地位,肯定会像坐火箭一样蹭蹭直窜!”魏灵英撇撇嘴说道。
    心里却暗暗想到,小师弟这才来到金舟多长时间,在得罪了金舟当地的大家族不说,还顺便让他自己名声大噪!
    难道王家的人,真就是天生王者?
    无论到什么地方,都能掀起血雨腥风?
    王畅却没有想那么多,听到两人的话,点了点头说道:“原来如此!”
    王畅的想法很简单,只要自己的所作所为,能够让蒋家不好过的话,自己就一定要去做。所以很快,他的心里就没了芥蒂。
    “不过就算要给蒋天寿治病,也不能他们一求,我们就去。”魏灵英淡淡的说道:
    “蒋天寿那老家伙一时半会还死不了。在小师弟为蒋天寿治病之前,我们要好好造势,让金舟的所有人都知道,小师弟要为蒋天寿治病。”
    黄德帅点点头,这是一个为王畅造势的机会,他又怎么可能会看不出来。
    想了想他说道:“既然如此的话,灵英啊,这件事情就交给你去做了。
    你也知道,我就是一个旧社会的小老头,对现在这些信息啊,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远远没有你了解,就算是有我帮你也只能帮倒忙,所以啊,这件事情非你莫属咯。”说完,他拍了拍魏灵英的肩膀,转身离去。
    “这个狡猾的老头。”魏灵英咬牙切齿,盯着黄德帅的背影,没好气的说道。
    王畅的脸上则是露出笑容。他觉得只有魏灵英这样子,才有点女人味。
    “笑什么笑?还不是因为你!”魏灵英瞪着眼睛说道。
    王畅二话不说,直奔自己房间而去,只留给魏灵英一个背影。
    魏灵英又好气又好笑,摇摇头说道:“我这是怎么了?为什么好端端的要和小师弟生气呢?就算他的身上背负有太多的东西,他也只是一个孩子而已。”
    可是她的脑海里就浮现出王畅初来乍到,自己刻意引诱他的场面,就算她是魏灵英,脸上也不禁一红。
    他……真的只是一个孩子吗?
    ……
    鼎天集团。
    虽然已经是深夜,但是鼎天集团董事长办公室里面还是灯火通明。牛无极正疲惫地坐在转移上,此时的他脸上早已没有了往日张扬跋扈的神采,换来的是无尽的疲倦。与叶少龙合作这么久,虽然是让他享受到了无尽的风光,可提心吊胆也是常有的,常年的高压下来,有时候他的心里也会想,不如就这么放手算了!
    但是现实的因素却是告诉他,自己还不能放手,一旦放手的话,放掉的不仅仅是财富,还有自己一家老小的性命。
    所谓的上了贼船就是这样,想要下船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船触礁,不得不下船;另外一种就是到岸了,自然可以下船了。
    然而这么多年过去,牛无极依旧没有看到岸边的影子!
    现在的他只有一种选择,那就是让船触礁,还是由他导致这艘大船触礁!
    在他面前的办公桌上是一沓文件,这上面记录着的正是鼎天集团,这么多年为地煞帮洗钱的证据。
    这些证据只是其中一份。
    狡兔都知道三窟的道理,更何况是牛无极。
    上贼船的时候,他就知道,想要让自己活得更长,一定要掌握证据才行!只有这样叶少龙才会投鼠忌器,不敢轻易地对付自己。
    “我牛无极风光这么多年,到了晚年,却依旧逃不掉清洗的命运啊。”牛无极瞥了瞥面前的证据,幽幽的叹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