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全能医皇 >167章

  乱七八糟的声音响起,场面逐渐失控,绝大多数的医生们都义愤填膺地站起身,指责王畅。
  在职场中混迹的人,都曾遇到过被相信的人捅刀子的事情。
  陈方星的话很好的引起这些人的共鸣,他们也渐渐地忽略了,陈方星之所以被开除,本质上的原因,还是因为他私生活不检点。
  如果一个人没有毛病的话,就算是别人想挑也挑不出来!
  可要是一个有毛病的话,就算王畅不将视频发到网上,也迟早会闹得尽人皆知!
  蒋天寿微微一愣,随即就明白过来。
  心里暗暗点头,宏郎真是成长了啊。
  这两次都学会在幕后对付王畅了!
  刚才自己居然还错怪了他,真是不应该啊!
  “咣当!”柯有伦一拍桌子,瞪着眼睛吼道,“陈方星,你干什么?难道你还不嫌你给我们第一医院丢的脸够大吗?居然还敢闹到这里来,你的眼里还有没有王法?你的眼里还有没有我柯有伦!”
  他万万没有想到,还没等到蒋家的人对付王畅,陈方星这个“自己人”竟跳出来找王畅的麻烦。
  这不是给自己上眼药吗?
  陈方星也没想到柯有伦居然在这里,被柯有伦指责一通,也有点懵了!
  王畅掰开陈方星的手,退后几步,无视众人的职责,表情疑惑地看着陈方星。
  陈方星来到这里的时间实在是太关键了,所以王畅很怀疑,是有人给他通风报信。
  不过陈方星本来就知道中西医交流大会的事情,如果说是凑巧撞进来的,也不是没有可能!
  柯有伦见自己一番话,就震住了陈方星,心里暗暗点头,这家伙虽然为人混账点,但是眼里还是有自己这个院长的。
  “陈方星,你现在立刻离开这里。”柯有伦一边说话,一边向陈方星走去。
  陈方星的脸上露出犹豫。
  就在这时,蒋红浪装模作样地拿起矿泉水,打开后,轻轻咳嗽一声。
  陈方星知道这是蒋红浪对自己不满了,也是豁出去了,指着柯有伦的鼻子骂道:“柯有伦,你少在那里和我装院长的派头。老子在你的医院时,你是老子的院长,老子现在已经滚出第一医院,你是谁的院长?”
  “你……”柯有伦本以为自己能说服陈方星,却没想到他的态度来了个大转变,气得脸色通红。
  王畅忙走上前,拍着柯有伦的背部。
  这老头年纪也不小了,要是气出点好歹来,可就得不偿失了。
  “我今天就告诉你们,要是不能够给我一个说法的话,我今天就不走了。”陈方星抱着胳膊,一屁股坐在地上,耍着无赖的说道。
  “陈方星,你你你,你要气死我啊。”柯有伦痛心疾首的说道。他自忖,在医院里的时候,对陈方星也算不错,没想到陈方星现在这么不给自己面子。
  “气死你?呵呵,就你这个老东西,一只脚都进了棺材板,不用我气,说不定哪天你就自己死了!”陈方星冷笑道。
  “够了!”就在这时,李建国忽然一拍桌子,愤怒地指着陈方星说道,“这家伙到底是什么人?保安呢?保安都是吃干饭的吗?居然让这么一个酒疯子闯了进来?”
  说话的时候,他的目光在蒋天寿等一干人面前扫过。
  所有人都意识到李建国是真的生气了,不敢接触他的目光,纷纷低下头,就像是自己的脚上长出一朵花来一样。
  “你,你,还有你,你们三个,把这个酒疯子给我抬出去。”李建国随手指了三个医生,毋庸置疑的说道。
  三个医生面面相觑,谁都不肯帮忙。在他们看来,现在的陈方星就是疯狂的边缘,得罪了这么一个人,谁知道会有什么样的下场?
  李建国被气得差点吐出一口血,自己说的话,居然被人当成了一个屁。
  “好好好!”李建国怒极生笑,转身对蒋天寿说道,“蒋老,我说的话算是不中用了,你在医学界很有影响力,我希望你能出面,解决这件事情。”
  蒋天寿脸上一黑,草,好事想不到老子,这破事第一个想到老子!
  但是这既然是上级的命令,蒋天寿就不能不从啊。很快,他就装模作样地看着几个医生说道:“李厅长的话,你们也听到了,快去几个人,把这个疯子抬出去。”
  只是,他在说话的时候,还对这几个医生悄悄眨了眨眼睛。
  这几位医生都是蒋天寿派系的人,顿时明白蒋天寿不希望他们阻止,就装出一副没听见蒋天寿说话的样子,依旧傻傻的杵在原地。
  蒋天寿暗暗松口气,他还真怕这几个家伙坏了自己的好事。表面上,他却装出一副无能为力的样子,耸耸肩说道:“李厅长,你也看到了,他们也不听我的话。”
  “反了天了,我这就给公安局打电话。”李建国是真的生气了。自己堂堂卫生厅厅长,居然连几个医生都指挥不了,这让他感觉很受伤,决定要用自己的方式,找回颜面。
  “别别别……”蒋天寿连忙阻止,“李厅长,要是把公安局请来的话,这斗医比赛也就不用继续下去了。”
  李建国一想也是,就把掏出的手机,重新放进口袋,疑惑的问道:“蒋老,那依你之见,应该怎么办呢?”
  “李厅长稍安勿躁,咱们先静观其变,或许能有什么办法,化解这段仇恨呢。”蒋天寿笑了笑说道。虽然他很想现在就淘汰王畅,但要是真的说出来的话,表现的未免太明显了,所以他决定,拖一拖。
  李建国想了想,觉得也没有其他的办法了,只能无奈地点点头。
  陈方星见李建国重新坐下,心中大定,虽说现在他已经不是医疗系统中的人了,但不到万不得已,他也不想得罪李建国。
  “柯院长。您毕竟是我的老上司,我也不想为难你,今天我来呢,也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要一个说法。如果王畅肯给我一个说法,我二话不说,这就离开。”陈方星说道。
  “说法?你想要什么样的说法?你口口声声说是王畅对你捅刀子,难道也是王畅逼你和李云凤行那苟且之事的?”柯有伦瞪着眼睛说道。。
  陈方星摆摆手,“咱们现在讨论的重点,不是我和李云凤有什么,而是那视频究竟是谁传出去的。你们也知道,因为那视频的原因,我被人废了命根子,工作也没了,要是没个说法的话,我的心里真的不平衡!”
  “哼。你被废掉,丢了工作,那都是你活该!”柯有伦固执的说道,“我就不信你本本分分的工作,会有人要废掉你的身子,炒你的鱿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