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全能医皇 >162章
    “石大爷,您这是”就算是王畅看到石甘宕身上的伤疤,也是惊讶不已。百度,更多好看小说。
    “嘿嘿。年轻的时候当过兵,这是在战场上留下的疤痕。”石甘宕指着身上的疤痕,脸上满是自豪,“虽然这些伤疤很丑陋,但是却是我们战士的功勋章”
    王畅肃然起敬,没想到这还是一名老兵。
    他也不再说话,很快从身上取出金针。
    就在这时,几个记者一窝蜂的涌了过来。
    “王医生,我方才听蒋老说,这位患者的病情非常复杂,您有治好他的把握吗”一个记者一边说话,一边在石甘宕身上看了看,可能也是对石甘宕身上的伤疤好奇,所以目光在伤疤上游离的身上较长。
    王畅点点头说道:“这位石大爷,患的是尿毒症。从中医的角度上来说,解决尿毒症虽然有点困难,但也不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所以您这是准备用针灸的方式治好老大爷的病”记者又问。
    王畅点头:“是。当然,还需要汤药辅助。”
    说完,他对不远处的恭敬勾勾手指,示意他过来。
    公证人很快就小跑着来到王畅的面前,问道:“王医生,有什么需要帮助的”
    王畅找到纸笔,右手龙飞凤舞在纸上写着字,嘴里说道:“我这里是一副药方,你按照上面的写的把药抓起,并煮好。一会儿我需要这味汤药,治疗石大爷的病。”
    话刚落,王畅就把药方写好,将纸撕下来,递给公证人。
    公证人接过药方,看了一眼,小声嘟囔道:“苍术40克,白术30克,猪苓30克,泽泻20克水煎2次取汁800。”
    王畅点点头说道:“没错。百度,更多好看小说。”
    “好。王医生,我这就为您抓药。”公证人点点头,拿着药方转身离开。
    “王医生,请问您刚才的那个药方有什么说法吗”就在王畅准备给石甘宕针灸的时候,记者又出言问道。
    王畅想了想说道:“因为石大爷的病是湿热中阻,气机阻滞,夹虚夹瘀之证。
    所以治疗的话,应该是清热燥湿,通腑泄浊,益气化瘀,散结通络。刚才的那个药方,就是有通腑泄浊、益气化瘀的功效。”
    说完,王畅也不管这些记者能不能明白自己的意思,取出金针,右手只是一抖,金针就颤抖起来。
    接着,在众人来不及反应的情况下,王畅就将手中的金针甩了出去
    “啊”一个女记者忍不住出声尖叫道,“还有直接把金针甩到患者身上去的”
    女记者的话,将众人的目光吸引而来。
    然后,他们就看到了不敢相信的一幕。就见王畅不断地从身上取出金针,金针刚刚被他攥在手里,就剧烈地颤抖起来,随后王畅又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将手里的金针甩在患者的身上。
    让人眼花缭乱的时候,又不禁让人敬佩,就这么甩金针,居然能不刺歪
    这小子的医术也实在是太变态了点
    主席台上的裁判们看到这一幕,也纷纷不能淡定了,均从椅子上站起身,瞠目结舌地看着这一幕。
    “这这不可能,这是凌空飞针可是如果是凌空飞针的话,这小子怎么可能会”蒋天寿不敢置信的嘟囔道。
    柯有伦的神色则是变了好多,既然王畅已经出手,就肯定说明,他有把握治好这患者的病。
    “呼真是让我白担心一场。”柯有伦擦擦额头上的冷汗,小声嘟囔道。
    “这是华夏古典文献中记录的凌空飞针这怎么可能这世界上真有这么奇妙的针法”佐藤的眼里满是震惊,甚至差点直接摔倒在地上。他一直以为文献中记载的凌空飞针是扯淡的,却没想到今天居然有幸亲眼见到
    佐藤几乎是连滚带爬地来到王畅的面前,一脸惊骇地看着正在施针的王畅,甚至他都已经忘记了自己的心跳。其实这也正常,如果有一天,不明飞行物出现在人们的面前,从里面走出一个脑袋尖尖,眼睛大大,没有耳朵的外星人,也会引起人们的好奇。
    此时对佐藤来说,王畅施展的凌空飞针,对他来说就不亚于是普通人亲眼见到了外星人,心里的震撼是不言而喻的。
    蒋红浪的震撼也不在佐藤之下,他知道王畅是一个武者,能够施展出凌空飞针,也实属正常,但是在以前的时候,他一直把王畅当成是一个乡巴佬,可是这凌空飞针,可是连自己的蒋家都没有掌握的绝学
    一个普普通通的乡巴佬,岂能拥有这样的针灸手段这就说明一个问题,自始至终自己就错了,王畅根本就不是一个乡巴佬
    想来也是,如果王畅真的是一个乡巴佬的话,他先是把地煞的少帮主废掉,又砸掉地煞的几个场子,昨天更是把张少飞踩在脚下,他怎么可能会安然无恙
    事实上,王畅身上所表现出来的东西,早就已经说明王畅不是一个乡巴佬,只可惜以前的蒋红浪被仇恨吞噬,并没有注意到这些而已。直到现在,他才发现,虽然自己在不断地高估王畅,可实际上,自己还是把王畅给低估了
    老天爷啊,一直以来,我究竟是和一个什么样的人做对手啊蒋红浪不禁在心里暗暗想到。
    王畅根本就没有意识到自己引起了多么大的轰动,将所有的金针射在石甘宕的身上,他才停止手里的动作,笑呵呵的问道:“石大爷,感觉如何”
    “热。”石甘宕说道。其实不用他说,众人也能感觉到他很热,因为此时他的脸上、身上到处都密布着汗水
    王畅点了点头,热就对了。他之所以给石甘宕针灸,只是为接下来的汤药,做出一个铺垫。
    如果按照常理来说,他所下出的药方至少需要一周的时间,才能看到效果。但这是比赛,裁判们肯定不会等自己一周的时间,所以王畅才会给石甘宕针灸,为的就是立竿见影
    “王医生,请您务必将这手绝技交给我。”佐藤给王畅鞠了个九十度的躬,满脸真诚,一副虚心好学的样子说道。
    王畅的眉头皱了皱,他要是没有记错的话,眼前这家伙叫做佐藤,是一个东洋人。虽然王畅不是一个愤青,但心里对东洋人也谈不上有多大的好感,更别提把华夏的绝技教给东洋人了
    有个不断觊觎华夏传承的高丽也就算了,要是自己再把中医教给东洋人,谁知道以后东洋人会不会说他们才是中医的真正传承地
    更何况,这凌空飞针也不是谁想学就能学到的。
    想到这里,王畅摇头说道:“很抱歉,这凌空飞针不是任何人都能够学的。佐藤先生你的年纪已经错过了学习凌空飞针的最佳时机。”
    佐藤一脸疑惑的问道:“王畅医生,难道这凌空飞针还要从小学起”。
    王畅暗暗点头,这东洋人还算可以,被自己拒绝之后,并没有怒目相视,他也愿意简单的解释两句,“你说的不错,这凌空飞针非但要从小学起,重要的是,身体还要有气。
    但是很遗憾,佐藤先生你只是一个普通人,身体里并没有气,所以就算是我教给你这凌空飞针,你也是学不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