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全能医皇 >119章

  王畅的神色则是阴沉下来。
  他万万没想到,这两个家伙要对自己动用电刑。下山的这段时间,他没事的时候,也会找一些偏门的书看看。很凑巧的,有关电刑的内容,他也看过一些。
  电刑根据医用人体解剖学和病理原则,可以说各种酷刑中,电刑是最“现代化”和最“科学的一种,也最残酷的一种。
  电刑一般将电极接在人身体最隐私的位置,轻则能让人失禁;重则会出现呼吸不规律,心室纤维性颤动,乃至意识丧失直至死亡。
  想到这里,王畅冷冷的说道:“李湛江是吧?本来我还没打算对付你,但是没想到,你连电刑都敢用。就别怪我对你不客气了!”
  “哈哈哈!”李湛江不屑的笑道,“对我不客气?看看一会儿是咱们谁对谁不客气吧!”
  进局子之后比王畅还要硬气的人,李湛江可是没少见,但不管是多么硬气的不人;不管你在外面是什么样的人物,只要一上电刑,全都变成毛毛虫。
  所以,李湛江相信,只要自己给王畅上电刑,王畅一定会把自己违法犯罪的实施交代。
  王畅没有再说话,看着李湛江的眼神就像是在看着一个死人一样!不错,在王畅看来,现在的李湛江只是一个将死之人罢了!
  很快,被李湛江称呼为小张的警员就走了进来,他的手里是电刑的一些工具。小张先是将工具通上电,调节好电压,然后不怀好意地看着王畅说道:“王医生。你现在还有最后一次机会,你要是肯老实交代的话,也就不用遭罪了。”
  李湛江也是一副期待的神色看着王畅。老实说,如果不是实在没有办法了的话,李湛江也不想对有权有势的人动刑,要知道这样的人要是死不了,倒霉的可就是自己了。所以,他现在还是希望,王畅能够迷途知返的。
  “我也给你们两个人最后一次机会。你们真的决定要对我动用电刑?”王畅冷冷的说道。他在心里已经暗暗下定决心,如果这两人真的丧心病狂的对自己动用电刑的话,他肯定会不计后果的对两人出手!
  要知道,如果小张将电极接在王畅的隐私处,对王畅身体造成的影响,将会是一生的!
  “哈哈哈。看来王医生还没有弄清楚情况啊!你以为现在是在你的医院里吗?我告诉你,你错了!现在这里是公安分局!”李湛江不屑的笑道,“在这里,老子说的算。”
  说完,他也不管王畅是什么反应,一拍小张的肩膀说道:“上手段!”
  小张惋惜地摇摇头,可是动作却没有丝毫的迟疑,很快他就拿着电极来到王畅的面前,就在他准备将电极接在王畅的隐私处时,王畅的眼里闪过一道寒光,几乎没有任何犹豫的,王畅一脚踹出,正中小张的腹部。
  这一脚王畅没有手下留情,直接将小张踹得倒飞出去,随着“噗通”一声,小张落在李湛江的身边。
  好巧不巧的,小张手里的电极接口,正好擦着李湛江的手臂而过。如果没有通电的话,倒是不能对李湛江造成什么影响。
  可不幸的是,现在电极已经接上电,而且电压还不小,虽只是擦着李湛江的胳膊,但强大的电压还是导致电极吸在李湛江的胳膊上。
  瞬间,李湛江的身体就飞快地抖动起来,甚至就连他的头发都被电得竖起,直翻白眼。
  “小……小张,你在搞什么……鬼,快把……电源关掉。”李湛江断断续续的说道。说出这句话之后,他已经没有力气再和小张说话。
  可是小张被王畅的那一脚踹得口喷鲜血,根本不能站起来,即便是听到李湛江的话,也是无能为力!
  就这样,刚才两个还气势汹汹想要给王畅一点手段瞧瞧的两人,一个倒地不起;一个被电得浑身直抖!
  “求……求你,把电源关掉!”李湛江知道小张是指望不上了,只能将目光看向王畅,眼里满是乞求。
  换做是个心软的人,看到李湛江的眼神,还真有可能一时心软,放过他。可王畅并不是一个心软的人,甚至他的心肠硬起来,比任何人都硬。
  在他看来,现在的李湛江只是自找的而已,也就是今天他们要上手段的人是自己,要是换做别人的话,恐怕现在倒霉的是别人,而不是他李湛江!
  想到这里,王畅就像是没看见一样,合上眼睛,居然当着李湛江的面小憩起来。
  李湛江差点一口黑血喷出来。
  但很快,电流就将他的身子电倒,他也步了小张的后尘,倒在地上。不过和小张比起来,他要更惨一些,身子依旧被电流刺激的抖动不已。
  大约十分钟过后。
  一阵脚步声在外面响起,然后审讯室的门被人从外面打开。率先走进来的是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警员,当他看到审讯室里的情况时,神色猛然一变。
  紧随在他身后的人,正是魏灵英。
  她只是看了一眼房间里的情况,神色就冷了下来说道:“马所长!刚才你可是向我保证,你的人绝对不会对我师弟动刑!但是现在这电刑的设备,是怎么一回事儿?”
  马所长此时也是满头大汗,连忙对魏灵英说道:“魏小姐,你先别急,我先问问他们这是怎么回事儿。”
  他不敢耽误时间,直接来到电源处,将电源关闭。电刑对人体的伤害非常大,要是再耽误下去的话,他还真怕李湛江被电出点什么毛病来!
  魏灵英则是来到王畅的身边,担忧的问道:“你没事儿吧?”
  王畅笑道:“你不是已经看见了吗?我现在正完好无损的坐在你的身边。真正倒霉的人,是那两个警员。”
  魏灵英在王畅身上看了看,发现他确实没有有事的样子,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这还看不出来?想要屈打成招呗。”王畅说道。。
  “我是问,电极怎么接在了那个警员的身上。”魏灵英瞪着眼睛说道。老娘还能看不出这两个警员的意图?
  王畅笑着说道:“这是一个巧合。算了,还是等那两个警员醒过来,你问他们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