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全能医皇 >第34章忘恩负义之徒

    “呵呵......”老鼠冷笑一声,猛然扬手。
    啪!
    老鼠一巴掌打在这个男人的脸上,神情狰狞的说道:“老子不叫小老鼠,他们现在都叫老子老鼠哥!老鼠哥!”
    说着,他还指了指背后一群二三十个小年轻,一个个手里拿着钢管,染着五颜六色的头发,纹着乱七八糟的图案纹身。
    “王伯,你别跟他说了,这小子已经完全变了,你以为他还会认识你,还会顾念你的情呢?”人群里走出一个男人,要把王伯给拉回去,不要他强出头。
    但王伯也是一根筋,他不但没有返回人群,反而冲了上来,大声道:
    “小老鼠,你忘记了,你小时候发烧,是我背了你四十多分钟跑到卫生所的,不然你现在还有命?你现在长大了,不学好,居然还打我!”
    啪!
    “还小老鼠是吧,叫老鼠哥!”
    老鼠又是一巴掌甩在王伯的脸上,面色狰狞道:“你还好意思说,当年要不是吃了你家发霉的馒头,我会发烧?”
    “发霉的馒头!”
    王伯只感觉到脑袋一阵晕厥,发霉的馒头!
    这世界上怎么会有如此忘恩负义的人!当年那馒头虽然放了一天了,但自己饿着肚子都舍不得吃,就连自己的孩子也没有舍得给。就给了当时最瘦弱的小老鼠吃。
    没想到啊……
    “我真是养活了一头白眼狼!白眼狼啊……”
    王伯捂着心口,当年小老鼠无依无靠,他是真心想把他当做自己儿子来养的。
    谁知道这小老鼠嫌弃自己管他管的太宽,太严厉,只在自己家呆了一个月就离开了,之后在街上小偷小摸,谁曾想现在竟然变成了这样。
    “我…我……,唉.....”
    王伯捂着胸口,表情越来越痛苦,就那么倒了下去。
    “啊!不好了,王伯有心脏病,他这是心脏病发了,怎么办?”
    “快打120叫医生啊!”
    “吵什么吵!心脏病发很了不起吗?”
    现场一片混乱,老鼠却是大喝一声,用手里的钢管指着这群大叔大婶们大声道:“我告诉你们,今天你们要是不拆房子,我要你们全部心脏病发!”
    “让让!让让……”
    王畅推开了人群,他刚才强忍着几次出手的冲动。但现在,他算是完全看明白了。
    这所谓的老鼠哥就是这片LC区的人,从小不学好,长大了更是加入了地煞帮,反而帮着地煞帮来对付这些把他养大的老街坊邻居。这种人用人渣来形容,还侮辱了人渣这个词语!
    “你们他妈的是谁?地煞帮的事你也敢管!”老鼠拿着钢管指着王畅,十分霸气的说道。
    制止了于无难的暴走,也用眼神示意林婉儿暂时先别表明身份。王畅只是狠狠的瞪了一眼老鼠,他便觉得浑身发寒,就比如被地狱里的死神给盯住了。
    如果不是眼下给王伯治病才是第一要务,王畅绝不会如此轻易放过这个白眼狼!
    “让让,我是医生,让我来看看他。”推开人群,王畅走到王伯面前,轻声说道。
    “你?”
    人们见到王畅这么年轻的样子,不禁有些怀疑。
    但又看了看王畅身后于无难一行人,又觉得王畅像看上去那么简单,就连老鼠此时被王畅眼神所摄,也不敢发声了。
    “救护车到这里还需要一段时间,而王伯显然坚持不住了。就让我试试吧。”
    王畅轻声说道。
    仿佛是为了印证王畅所说的话似的。
    王伯的手已经死死的按在了胸口上,脸上肌肉甚至痛苦的扭曲了。双腿都在微微抽搐!
    这个时候,哪怕是一个毫不懂医术的人也能看出来,王伯此时真的很痛苦,恐怕是撑不到救护车来了。
    “小伙子,你如果真有能力的话,不妨就试试吧。我们相信你。”其中一个年近花甲的老人,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态度说道。
    与这些陌生人不一样的是,林婉儿,于无难,已经于无难身后的一群汉子们则是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
    倒不是说他们不关心这王伯的生死,而是他们了解王畅,知道王畅出手,这王伯必定会起死回生。
    对于这些陌生人的不信任,王畅也不以为意,他本意就不是什么卖弄医术,只是为了救人而已,别人怎么样想他,又与他何干?
    取出随身携带的金针。
    金针在手,意味着一条生命的留存或者消逝,每当在这个时候,王畅的神色都变得无比郑重。
    王伯是急性心脏病发作。
    一般情况下,有心脏病的人,都会随身携带急救药,发病的时候只要吃下就会暂时没事。
    但王伯现在这个情况,显然不是一般的情况。普通的急救药已经是无能为力了,所以王畅管都没有去管他口袋里是不是有急救药。
    直接用金针刺入了王伯的檀中穴,入肉两分有余。
    檀中穴乃是人体死穴之一,对这种穴位行针一定要小心了再小心,因为一个不好不然没有把人给就回来,反而有可能让王伯直接死亡。
    所以,饶是以王畅的自信,此刻也变得无比慎重。
    人命,毕竟当不得玩笑。
    金针入肉。
    内气随之进入王伯的心脉吗,王畅发现,这王伯竟然不只是心脏有问题。毕竟年纪大了,生活条件也不是很好,除了心脏之外,胃部,以及肝脏都不算很好。
    “于大哥,帮我看着点。”
    王畅看了看一边的老鼠,示意于无难让老鼠别打扰自己,好方便自己全力为王伯治疗。
    “好咧。”
    于无难立时会意,上前一步,双眼死死的瞪着老鼠,不得不说,高大的于无难,已经他身后五十来个,拿着各种各样的建筑工具的汉子,对于老鼠一群小混混,的确是有莫大的威慑力的。
    再加上王畅之前那如同九幽魔神的一眼,此时此刻,老鼠丝毫不敢造次。
    又掏出几枚金针,就像是变魔术似的,手腕一抖,采用凌空飞针的法门。
    几枚金针准确的刺入王伯身体各处大**********气源源不绝的进入王伯的体内,调理着他羸弱不堪的身躯。
    中医和西医不同,西医重视治疗,而中医则重视调理。
    以王伯目前的身体来说,如果到大医院去看的话,医院会开出各种药物,使用各种仪器为王伯治疗。诊疗费下来没有六位数搞不定。
    但王畅不一样,只用金针疏通他堵塞的经脉,用内气促进王伯的生机。
    虽然不会像西医那样拥有立竿见影的效果。
    但时间一长,王畅留在王伯体内的那股内气,所化作的生机之气,在经过王畅疏通的经脉当中自行运作,最多半年时间,他便可以不药而愈。
    当然如果辅助药物治疗,效果会更好,但眼下却是没有太大的必要了。
    这便是华夏古老中医的神奇之处,远远不是现代西医和打着中医的幌子,嘴里长篇大论,实则招摇撞骗,坑害百姓钱财的伪中医能比拟的。
    足足半个小时之后,王畅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珠,才收起了金针。
    而几乎与此同时,王伯也清醒了过来。
    才一清醒,王伯倒头便拜,嘴里大声说道:“谢谢神医救命之恩。我现在感觉前所未有的好,身体状态仿佛回到了十年前。”
    王畅眼疾手快,连忙扶住了王伯。
    王伯毕竟不是于无难,当初他肯手于无难一拜,是因为于无难跟自己同辈,他又有心。但这王伯明显比自己大一辈,王畅是无论如何不能受的。
    “老人家不必如此,我是一个医生,救死扶伤是我的天职。”
    这在寻常人看来十分装逼的话,一般病人听到这话,都认为医生是客气话,意思就是要意思意思了,明白人都知道,这是医生委婉的要钱的话。可这话从王畅的口里说出来,却是那么的淡然,那么的天经地义。
    以至于,所有在场的人都丝毫不觉得王畅是在作做,丝毫不觉得这话里还有别的意思。
    “年轻人,我为刚才对你的不信任道歉。”之前那个年近花甲的老人走了过来,陈恳的说道。
    王畅淡然道:“老人家不必如此。”
    一边的老鼠,等了半个小时,终于忍不住了,大声道:“哼!我看你们是把我忘了,小子,你现在人也救了,不妨直言你混哪里的。是不是真的要管我们地煞帮的事情?”
    人群里,一个大妈模样的人忽然说道:“我认出来了,他就是金舟市第一医院新来的医生,王畅。”
    “王畅,就是他?”
    “他就是王神医?怎么这么年轻!”
    “原来是王神医,难怪了,我就说怎么随便一个人,几针下去不但治好了老王的心脏病,还让他身体状态回到了十年前。”
    王畅笑了笑,他没有想到自己才来金舟市短短不到一个月,居然名声已经这么大了。
    不过这王伯的身体好转,还只是一个开始。经过自己内气治疗,最多半年时间,他便可以恢复到四十来岁的身体状态。
    “王神医,你给我看看呗。”
    “王神医,我经常腰酸腿疼,你也给我看看呗。”
    “……”
    一时间,竟是没有人关心眼前的事情了,都叫王畅帮自己看病了。
    王畅无奈的摇摇头,虽说医者仁心,但他给人看病,若是用心去治疗的话,是需要内气的。并不是说想看就能看的,正当他在想该如何拒绝的时候,有人帮他解围了。。
    只听见,老鼠大声吼道:“妈的,你们都当我不存在是吧!
    ‘王神医’?呵呵!想不到你还真的只是一个医生,医生就快滚回医院里去,别管我们地煞帮的闲事,否则你救得了别人,救不了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