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全能医皇 >第33章仗义每多屠狗辈

    于无难的话让林婉儿顿时羞红了脸,感觉心里小鹿乱撞、脸上有些发烫,不知道是因为性格使然,还是什么别的原因,她并没有反驳这句话,只是害羞的低下了头,不敢去看王畅。
    一旁王畅闻言笑道:“于大哥不要误会,林小姐和我只是普通朋友关系。”
    “真是普通朋友?”
    林婉儿的表情于无难都看在眼里,脸上露出笑意,一副暧昧的表情,脸上写着‘我懂的’。
    正所谓,清者自清,这种事情越描越黑。
    所以王畅也懒得解释了,反正他跟林婉儿没有什么别的关系,基本不可能发生什么别的关系,毕竟俩人身份相差太过悬殊,王畅不愿意,也不想跟林家人产生什么的关系。
    “走吧,于大哥你带路。”
    王畅笑了笑,示意让于无难带路,打算一起去吃个饭。
    就在此时,林婉儿的手机响了,这意味着今天几人注定是不能安生吃上一顿饭了。
    “什么?东片的LC区,好…我知道了。”
    挂断电话之后,林婉儿的表情变得十分的严肃,低声对王畅说道:“王大哥,抱歉,今天不能跟你们去吃饭了。我这边有紧急任务。需要先离开。”
    “好。”
    王畅点了点头,并不在意,这毕竟是林婉儿的工作。
    倒是于无难笑道:“林小姐,刚才听你说东片的LC区,那不就是这附近么?你要到那里去执行任务?什么任务这么紧急,连个饭都不让人吃?”
    林婉儿嘴唇微微动了动,却没有说话。于无难立马笑道,“如果是机密的话,就别说了。公家的事,我懂的,要保密,保密,哈哈…”
    林婉儿抿了抿嘴,看了看王畅,低声道:“王大哥和于大哥都不是外人,这倒不是什么机密。东片的那一块LC区,现在正在进行拆迁改造工程,于大哥应该知道的吧?”
    “这我倒有所耳闻,东片LC区改造工程,已经搞了三四年了,据说是因为拆迁问题,迟迟弄不下来。怎么难道是因为拆迁出事了?”于无难本身就是搞建筑行业的,对于城市建设这一块,倒是十分了解。
    林婉儿点了点头,道:“那边有人在进行强拆,听说已经打伤了好几个人了,所以我必须得赶过去。”
    王畅疑惑道:“林小姐,你应该是刑警吧,这个事情不是该归治安队管么?”
    “本来是该归治安队管的,但我怀疑这个拆迁公司跟地煞帮有关,他们公司的拆迁队长是地煞帮的外围成员。
    所以这事我必须得管,实际上,我这一趟并不是出什么任务。刚刚那个电话也不是局里打来的,而是局里一个同事私下里告诉我的。”
    林婉儿这么一说,王畅便听明白了。
    林婉儿毕生的誓愿就是消灭地煞帮这些危害社会和百姓的不法组织。
    而且就在几天前地煞帮还派人绑架了她,林婉儿与地煞帮只见可谓是不共戴天的。但凡是跟地煞帮有关的线索,她都不会放过。
    也难怪,她这样的刑警会去介入一个普通拆迁伤人事件,去管治安队该管的事情。
    “我陪你去。”
    王畅低声道,地煞帮的人凶悍残暴,其中更是有炼精二重的武者,林婉儿一个人去实在是太危险了。
    于无难拉了拉王畅,把他拉到一边,低头看了看林婉儿,还是低声道:“王神医,这事关地煞帮啊!不关你的事,你就别趟这浑水了吧。这是真正的地煞帮啊,可不是疯狗那类的三流角色啊。”在金舟市混了这些年,对于地煞帮他比王畅了解的多,知道地煞帮是绝对不能招惹的存在。
    王畅却笑了笑,“于大哥,谢谢你的好意,但这事我必须得管。”
    常言道,侠以武犯禁,但王畅那老不死的师傅却告诉他,侠以武正义!
    武字拆开,乃是止戈二字,习武者,当以武止暴,维护正义。
    一个真正的武者,该以自己所学的本事,维护天下公道,这才是一个真正的武者该干的事情,也是武德所要求的关键。
    而他才来金舟市短短不到一个月,就见到了地煞帮几次为害,先是绑架了一个小女孩,紧接着又绑架了林婉儿,甚至刘晨远还买通地煞帮的人两次要杀自己。
    虽然知道于无难这样劝自己是为自己好,但对于这样的组织,王畅怎么可能不管,如果不管的话,别的不说,就对不起那老不死的师傅教自己的一身本领。王畅笑道,“于大哥,今天看样子是没机会跟你去吃饭了。下次有缘再见。”
    “唉!”
    于无难拍了拍大腿,道:“王畅,你把我于无难当做什么人了,老子这条命是你救的,我怎么能看你跳进火坑?我陪你去!”
    “你…”
    王畅有些意外了,于无难明知道地煞帮是什么角色,还这样说,就可见他的为人了。
    在心里,王畅已经认可了他。
    “兄弟们,我要跟王兄弟去东片LC区,谁愿意跟我去的?我们面对的可是地煞帮,虽然只是外围成员,但也是地煞帮的人!不愿意去的,老于我决不勉强!”于无难又对身后他那群兄弟大声叫道。
    不知不觉间,他对王畅的称呼已经从‘王神医’变成了王兄弟。
    “我们去!”
    常言道:仗义每多屠狗辈,负心多是读书人。
    这群汉子虽然没有文化,只是社会最底层,可此时明知道面对地煞帮,却没有任何一个人选择退缩,这就是仗义。
    “嘿嘿!”于无难大笑道:“王兄弟,林小姐走吧!我们一起去,人多也好有个照应!”
    “那就一起走吧。”
    王畅也笑了,于无难这群人他交定了。
    林婉儿眼眶也略微有些湿润,在对付地煞帮浙江事情上,除了她父亲之外,就连局里的一些同事都不赞成,甚至就连她后妈,那个视她为亲身女儿的‘林夫人’都不太赞成她和她父亲跟地煞帮作对。
    她没有想到,才认识不久的王畅,和这一群刚认识的,社会最底层的汉子们,居然肯为她做到这样。
    饶是林婉儿这样的性子,此时也有些激动的说道:“好,王大哥,于大哥,我们一起!”
    于无难爽朗的一笑,道:“那就上我的车吧,车大坐得下。”
    他们的车就停在不远的地方,是四辆十一座的面包车。虽然说是车大,但这里五十来个人,相对而言座位还是少了点。
    不过,这群汉子们倒是没有什么讲究,十几个人挤一辆车也毫不在乎,却是给王畅、林婉儿、于无难三人空出来一辆车。
    “林小姐,我来开车,你和王兄弟俩人做后排,你委屈一下,哈哈,车上不是很干净。”于无难笑道,毕竟他们是做建筑工人的,车上还放了不少工具,泥土什么的也到处都是,能干净才有鬼了。
    “何止不干净,还有汗臭呢。”
    林婉儿笑了笑,却没有一点责怪的意思。虽然身为千金大小姐,性子也算是柔弱,但毕竟是干刑警这一行的,什么阵仗不需要经历,哪有什么太多的讲究?
    “哈哈,老于我就喜欢林小姐这样的人,千金大小姐,但为人和善,不讲究。换别的人,别说你这样的千金大小姐,就是稍微有钱点的,哪能看的起老于这群粗人!”
    于无难爽朗的一声大笑,直接挂了个二档,离合一松,油门一踩,面包车立马就飙了出去。
    这条小吃街,本来就离东片的LC区不远,于无难开的又快,不过短短五分钟就到了现场。
    按说,这LC区也不算小,几人要找到现场也不是很容易。但实际上,他们一进入这片LC区就知道现场在哪个位置了。
    因为这里早就聚集了一大群人。
    ……
    “哼!你们知道我是谁么?”
    “老子人称老鼠哥!从小在这一片混,混了七八年,这一片谁敢不给我面子!我知道你们从前看不起我,认为我是混混,是人渣!但现在不一样了,现在老子不但是顶天就团下属的强力拆迁公司,拆迁一队的队长,老子更是地煞帮的人,今天你们这房子,拆也得拆,不拆老子也拆定了!”
    中间一个身材矮小,长得这眉鼠脸的黄毛对着一群百来个大叔大妈,甚至还有年近花甲的老人大声说道。
    “唉,世道变了啊。”
    “这孩子我看着长大的,小时候,他父母去的早,就是靠一群街坊邻居接济长大的。可是这孩子从小不学好,偷鸡摸狗的事情没少干。没想到,长大了更了不得啊,居然要拆我们的房子啊!”
    “就是,那么点钱就想把我们的房子拆掉,让我们住哪里啊!”
    “唉!”
    一群人大叔大妈直叹气。
    怎样也想不通一个看着长大的孩子,怎么就变成这样了,竟要拆这些老街坊邻居的房子。
    “小老鼠啊,你也是我们看着长大的。小时候你父母死的早,你还在我家住过一个月呢。
    我把你当成自己家的孩子一样看待,有糖的时候,我都舍不得给我自己儿子吃,要给你吃。怎么你长大了就要拆我的房子呢?
    你快带着这群人散了吧,我们不会追究你的责任,也不报警,毕竟你是我们看着长大的。”。
    一个约莫五十多岁的男人走上前来,大家都叫他王伯,王伯自恃对这老鼠哥有恩情,上前劝说道。
    他以为老鼠哥一定给自己面子,可他却没有看到老鼠哥的眼神变得有些凶狠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