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全能医皇 >第32章让他消失

    金舟市的小吃街往往会发生一些“有意思”的事情。
    此时,于无难正带着几十个个扛着铁锹的建筑工人,浩浩荡荡的朝着小吃街走来,脸色沉闷,显然心情不怎么好。
    他们刚从工地上下,原本谈好一个工程,于无难带着兄弟们拿好工具正准备干活的时候,项目部忽然说活不用干了。于无难的心情可想而知,便带着兄弟们来这里找酒喝。
    忽然他的一个兄弟看见了不远处的王畅,大声说道:“于哥,你看,那不是王神医么?他怎么在这里?”
    “王神医?”
    于无难也抬起了头,心情一下大好,脸上露出一丝笑容,连忙朝着王畅那边走去。
    但他忽然发现了不对,大骂道:“草!是疯狗那帮人!他们想对王神医不利,兄弟们抄家伙!”
    这边,王畅正朝着这群小混混走去,准备给他们一点终身难忘的教训。忽然就听到一声大吼。
    “王神医,我们来了!”
    抬头一看,顿时有些哭笑不得,只见于无难扛着一把铁锹冲在最前面。而他的后面,一大群兄弟,就像是战场冲锋一样飞速的往这边冲了过来。他们这一群人,有拿铁锹的,有拿钢管的,有拿扳手的,气势如虹,路人纷纷被吓得躲避,生怕被波及到。
    这么大的动静,这群小混混显然也注意到了,也都停下了脚步。为首那个名为疯狗的黄毛大声叫道:“于无难,你发什么疯。”
    于无难大声道:“草!疯狗,你这是要做什么!”
    疯狗也怒了,心道没看老子正在这里教训人吗?你们跑来管什么闲事?
    疯狗十分不爽,顿时破口大骂道:“妈的,老子要干嘛,还得跟你于无难报告不成?关你吊事!”
    “你有种再说一遍!”
    “于无难,你疯了,没你的事,赶紧给我滚,我就当没看到过你!”
    俩人你瞪着我,我瞪着你,谁也不让谁。
    实际上于无难跟疯狗早就认识了。
    说起来,于无难在金舟市建筑行业内也算是一个名人,因为为人讲义气,从不拖欠工人工资,还跟工人同吃同住。所以,手下很多兄弟愿意跟着他卖苦力,他最巅峰的时候手下有五百多个年轻劳力跟着混饭吃。
    只不过,于无难虽然跟手下兄弟感情好,但跟一些有钱的老板关系就处的不是那么好了。在建筑行业上层没有什么人脉圈。
    所以,他自己是承包不到工程的,只能捡一些建筑公司干不完,或者因为利润比较低、不愿意干的二手工程来做。
    这也导致了他手下的兄弟们越来越少,但就算是现在他手下还常备一百多个兄弟。
    在这个普遍用工荒的时代,于无难这样的人物,在金舟这个介于二线和三线城市之间的地方来说,想不出名也难。
    而疯狗就简单的多了。
    十八九岁的年纪,啥也不懂就有一股子凶狠劲,敢打敢拼,手下也有那么二三十个同样敢打敢拼死忠的兄弟。算是混混界的新星人物吧,据说他已经被金舟市道上公认第一的帮会――地煞帮的一个堂主看重,就等着加入地煞帮了。
    其实说到底,不论是于无难还是疯狗,都算是金舟市底层人物。
    两个比较出名的底层人物互相认识并不奇怪。
    事实上,俩人以前也闹过矛盾,疯狗想找于无难麻烦,那一次算是打了个平手。
    所以他俩是谁也不怕谁。
    于无难瞪着个眼睛,满脸怒意盯着疯狗冷声说道:“今天这事我还就真管了!你说怎么办吧!”他说着便走到了王畅的面前,轻声问道:“王神医,你没事吧,这疯狗没伤着你哪里吧?”
    “没事…”
    王畅有些哭笑不得,心道如果不是你来了,现在有事的就是他了。不过此时,于无难显然是要帮自己出头,王畅也不好太拒绝了他的好意。只好无奈的笑了笑。
    于无难这个人在王畅的心中,印象还是很不错的,讲义气,重情义,假以时日必然会是一个人物。
    疯狗见于无难如此不给面子,双目中闪过煞气,大吼道:“草!于无难,你算哪根葱,敢管老子的事?
    我明明白白的告诉你,今天有人要他的命,只要弄死他,老子就可以上位了!你别破坏老子的好事!”
    “上位是吧,我上你老母!王医生是我的救命恩人,你敢伤他,老子先动你!”
    于无难铁锹往地上一砸,大声道:“兄弟们给我上!”
    “上!”
    “大家一起上,打死这群狗日的!”
    一时间,五十多个建筑工人顿时就一拥而上包围住了疯狗和他手下十来个小混混。
    疯狗见于无难来真的了,不由的有些发憷,要知道他今天可没带多少人出来,而于无难可有五十多人。
    好汉不吃眼前亏,疯狗大声叫道:“于无难,你敢!老子可是地煞帮的预备成员!你敢伤我,以后就不用在金舟市混了。”
    疯狗竟然毫不犹豫的把他的后台报了出来。
    “地煞帮的?”
    王畅笑了笑,原本见到于无难,他已经不打算把事情闹大了,因为他不想牵连到于无难。谁知道疯狗居然说自己是地煞帮的人,王畅立刻就改变了主意,对于这个帮派,王畅向来是没有好印象!
    王畅一言不发,神情变冷,身形猛的冲了出去。
    砰!
    疯狗甚至没看到王畅是怎么出手的,就感觉到下巴忽然一阵剧痛,然后就没有知觉了,整个人瞬间飞了出去。
    直到疯狗飞到半空的时候,他才听到砰的一声。
    这是王畅击中他下巴的声音。
    几颗门牙夹着血花落在了地面,触目惊心。
    “唔唔…”
    疯狗猛的握住下巴,大声喊道:“你……”
    他看向王畅的眼神有一丝惊惧,感觉自己碰到硬茬子了。
    “妈的,打!你当我于无难吓大的,什么狗屁预备成员!兄弟们,打,给我往死里打,有什么事我担着。”
    于无难见到王畅出手,顿时大声喊道。
    可怜的疯狗手下的十来个小混混,还没有搞清楚状况,就被于无难手下的五十多个兄弟们一拥而上,围着痛殴了起来。
    这些小混混虽然也是街头打架的好手,可奈何于无难手下的兄弟们都是卖苦力出生的,别的没有就是有一股子力气,打起架来可不是开玩笑的?
    更加让这些小混混感到绝望的,是双方显而易见的人数差距。
    十分钟后,包括疯狗在内的十来个小混混,被打的连惨叫的力气都没有了,模样凄惨无比,估计连老妈都认不出来了。
    王畅有些意外的是,于无难手下这群兄弟显然也都很会打架,打得这些小混混痛是痛了,但却没有伤筋断骨,就算是这些小混混去验伤,也不出什么大事,都是些皮肉伤。
    看来于无难平时也没少带着这些工人动手,都成老手了。
    王畅走到疯狗的身边,弯下腰轻声问道:“你刚才说有人要我的命,究竟是谁派你来的。”
    “草,你以为你是谁,啊…,老子为什么要告诉你!”疯狗一副硬气的样子,只不过他中间夹杂着痛苦的呻吟,还有那强忍剧痛的神情,让人看起来十分好笑。
    “疯狗,你很硬是吧,还没被打够是吧!王神医问你话你敢不回答?!”于无难走了上来,又要再踢他两脚。
    “我来。”
    王畅摆了摆手,制止了于无难的举动,却是亲自抓住了疯狗的手掌,缓缓的往后面掰。
    “说不说?”
    嘴角泛着微笑,手上却不断的用力,此时,疯狗的手掌已经被反方向掰成了接近九十度。只要王畅再稍稍加点力气,他这手掌就可以宣布完全报废了。
    剧烈的疼痛,让疯狗冷汗直流,再也忍不住了,大声叫道:“说,我说,是刘晨远,是刘晨远让我杀你的。”
    “刘晨远,那不是你们医院被开除的原急诊科副主任,他竟敢找人杀你!”于无难惊讶的问道,因为王畅在把刘晨远弄出医院这件事上还是于无难帮的忙,所以于无难对于刘晨远的事情也略微有些了解。
    “呵呵,这是第二次了。”
    王畅微微一笑,手上轻轻加了把劲,只听见咔嚓一声,疯狗的手掌完全被折断,彻底报废了。
    “啊…你不讲信用,你不得好死!”疯狗愤怒的大叫道。
    王畅就笑了,“我从来没有说过不废掉你,对于要杀我的人,我还客气什么呢?”
    疯狗满眼怨毒的望着王畅,右手被废,意味着他的混混生涯也就结束了。王畅这一手,不可谓不狠,除非他现在立刻离开金舟市,否则以前的敌人知道这件事情,是绝不会放过他的。
    “呵呵…”
    王畅一点也不把这眼神放在心上,如果这疯狗再来找麻烦的话,王畅不介意再给他一个更加深刻的教训。
    “王神医,那个刘晨远两次要杀你,要不要我帮你做掉他,保证可以神不知鬼不觉。”于无难又道。
    虽然他于无难不在道上混,但他能够混到这个地步,显然在这方面还算是有些能量的。不然他也不可能一度能够带领五百个兄弟混体力饭吃。
    “不用杀他。给他一个深刻的教训,让他离开金舟就好。”
    王畅轻声说道,对于刘晨远这个两次要杀自己的人,王畅却还是下不了杀心。毕竟刘晨远不是混道上的,想杀自己也只是一个个例而已。也就没有必要取他的性命了。
    “好,我听你的,把他赶出金舟容易的很。”于无难也笑道,没有必要的话,他也不想杀人。
    “林婉儿,你怪我么?”
    走到林婉儿身边,王畅有些歉意的说道,一开始林婉儿就说过别打残他们,可现在他还是废了疯狗,王畅有些怕单纯又善良的林婉儿在心里责怪自己。
    不过当听说这疯狗是地煞帮的预备成员之后,王畅心中便有火气,忍也忍不住!
    “王大哥。他既然是地煞帮的预备成员,你做的就一点都没错。”
    林婉儿摇了摇头,一点也没有责怪王畅的意思。林婉儿虽然心底善良,可是对于地煞帮的成员,或者说对于那些想加入地煞帮的人来说,她是一点都不同情的。别忘了,就在几天前,地煞帮的人还绑架了她。
    王畅笑了笑,又道:“不怪我就好,不过这事恐怕得请你帮个忙了。”
    林婉儿立刻就明白了王畅的意思,以她的身份完全可以把这件事情抹去,而且她也愿意这么干,便说道:“放心,我们是正当防卫,大家都会没事的。”。
    “哈哈,对,我们本来就是正当防卫。走!王神医,上次就说要请你喝酒的,刚好相请不如偶遇,就今天吧。走,这一片我熟,我带路。”于无难笑了笑,又对林婉儿一脸感慨的说道:
    “这是王神医的女朋友吧,啧啧,长得真漂亮啊,跟天仙一样,王神医果然是好人有好报,好福气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