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全能医皇 >第23章于无难

    “我怕你一套检查还没有做完,他就死在仪器上了。”
    护士长的话无疑是给刘晨远浇了一桶冷水,刘晨远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中毒的人他不是没有见过,要么就是慢性中毒,有充足的时间化验中毒者是中了什么毒,要么再急的,就是中毒的那一刻基本就死了。也没有必要去化验了。
    像眼前这个建筑工人这样,没有在第一时间死去,可现在却弄得随时都会死的样子,还真是不多见。
    “护士长说的有道理,但病人现在不能说话,又没有时间检验,我怎么确定他中了什么毒呢?”刘晨远盯着护士长反问道。可说完这话,他就知道自己说错了。
    他是主任医师,怎么还来问一个护士呢?
    果然护士长不屑的看了他一眼,冷声道:“凭经验啊,上一次王医生就是凭经验救了于先生一命。”
    “经验?”
    刘晨远急的直跺脚。
    虽然从医几十年了,但中毒这事毕竟不是天天见,世上毒物万种,哪有那么容易凭经验就确定患者是中了什么毒啊。
    要是猜错了,下错了药的话,病人只会死的更快!
    更何况,他这个主任医师牌照有多少含金量,只有刘晨远自己知道。这主任医师的职称本就不是靠他的医术得来的,而是靠着别的手段弄到的。
    他比一般的普通医师是强上那么点,可遇到如此紧急的情况,让他凭经验判断这个建筑工人是中了什么毒,他也就只能直跺脚了。
    早知道如此,今天就不应该来的。
    刘晨远都有些后悔了,没事接这个病人干嘛,急诊科又不是没有专门研究解毒的医生。现在倒好,他这个副主任来了,别的医生不敢来了。
    结果他现在还治不好病人,这下子成绩没有做出来,如果病人死了,他身上反而又多了一个污点。
    “这个人看上去也是个建筑工人,和上次的于先生一样。上次于先生是被王医生给治好的,要不要再去找王医生?”一个小护士低声说道,上一次王畅给于无难解毒的时候,她是在场护士之一。此时提出这事,也算是提醒大家了。
    果然,刘晨远神情一亮,不管是不是,只有死马当活马医了,他不动声色的问道:“王畅上次救得和这个差不多?”
    “是啊。”
    小护士没有想那么多,不知道刘晨远看起来是在质疑,实际上是询问他上次王畅是怎么处理的,便轻声说道:“上次王医生只是用了金针,就让于先生把所有的毒都给吐出来了呢。”
    护士长眼神中毫不掩饰对刘晨远的不屑。小护士没有看出来刘晨远的小算计,她怎么会看不出来。
    “吐出来了。”
    刘晨远眼睛一亮,毫不理会护士长的鄙视。
    是啊。
    催吐,不管这个建筑工人是中了什么毒,催吐,让他多吐几次总是好的。至少能够把一些毒素排出体外。实际上,就算这个小护士不提醒,刘晨远也会想到这个办法,他也是一下子懵了而已。
    刘晨远连忙说道:“快,准备给这个人洗胃,催吐。然后给他打点泻药,让他尽量把身体里的杂物给排出去。”
    “好。”
    连忙有护士移过来洗胃机,调好洗胃液,抽出一根管子就朝着病床上这个建筑工人的嘴里,要插进去。
    就在此时,这个建筑工人忽然又拉住了刘晨远的衣服,浑身颤抖的更加厉害了。也不用护士们给他洗胃,给他催吐,他直接就大口大口的秽物往外吐,直接吐到了刘晨远的衣服上。
    “啊!”
    刘晨远连忙跳开,闻着身上难闻的气味,大声喝骂道:“你干什么,别往我身上吐啊。”
    可这建筑工人此时哪里还顾得了那么多。
    吐完之后,他就翻白眼,浑身颤抖就像是羊癫疯发作一样,一点都不配合护士的工作。
    无论是要给他插管子洗胃,还是给他打针,他一概都不配合。
    实际上,以这个建筑工人此时的状态,也没有办法配合,你还能指望一个神志不清,口吐白沫,浑身颤抖着就像是手机开启了震动模式的病人,能配合你的工作么?
    “刘主任,现在怎么办?”护士长冷声问道。
    刘晨远讪讪一笑,事到如今,他还真么有什么好办了。只能说道:“我去找李医生,她专门从事解毒这一方面的,应该有办法。我让她来治疗这个病人。”
    说着,刘晨远也不管不顾的径直往门外走去。
    “什么人嘛?难道就这样把病人丢在这里不管了?”
    有护士看不过去,当即小声嘀咕着。护士长的脸色也十分难看,在医院呆了这么多年,像刘晨远这样不负责的人还真的是不多见。若不是她只是个护士,这会儿恐怕就要亲自上阵了。
    只不过说来也奇怪。
    就在刘晨远离开病房的那一刻,床上的病人就像是忽然好了一样,也不发抖了,也不吐白沫了。
    话说这边,刘晨远走出ICU病房之后,就皱起了眉头,他没想到居然遇到了这样棘手的事情。这下好了,这件事情非但没有让他做出什么成绩,反而是又给身上加了一个污点。
    “唉!恶心死了!”
    捂住了鼻子,刘晨远说是要去找李医生来给那个建筑工人解毒,但实际上却飞速的往他的办公室走去。
    开什么玩笑,他一个堂堂急救科副主任。
    难道带着一身呕吐物去见自己的下属。非但没有治好病人,还让病人吐了一身,这不让人笑话么?
    所以,此刻不管事情有多么的紧急,在刘晨远看来远远没有他先去洗个澡换个衣服来的重要。
    身为急救科副主任,刘晨远的办公室很大,里面就有一个小卧室,卧室里还带着一个小浴室。
    冲进办公室,进入里间卧室,脱掉身上的白大褂,丢进垃圾桶,却发现自己的外套,包括里面的衬衣都被呕吐物给弄脏了。
    捂着鼻子,刘晨远一副恶心的模样,把全身上下都脱了个干干净净的,只剩下一件小裤衩之后,才去衣柜里拿了几件新衣服,放开浴室里的热水。
    做完这些,刘晨远就舒舒服服的躺在了沙发上,现在只等着浴缸里的水放满就万事大吉了。
    他俨然已经忘记了,还有一个急性中毒的建筑工人等着他呢。
    额!
    应该说是,等着他去叫李医生来给那个建筑工人解毒。
    砰砰!
    就在此时,办公室门外忽然被人敲响。
    不,应该说是被人砸响了,咚咚,咚咚的,大有他不开门就要破门而入的架势。
    “谁啊,别敲了,来了!再敲我就开除你!”
    刘晨远正想穿上睡衣出去看看是谁这么没有素质来砸他的门的时候,忽然‘嘭’的一声巨响。办公室的门竟是真的被砸开了。只见于无难握着一把消防斧,带着几个浑身尘土的建筑工人冲了进来。
    于无难满脸愤怒的说道:“刘晨远,你这是准备洗澡吗?”
    “你,你是谁?”
    虽然一眼就认出了于无难就是上次给王畅送锦旗的那个人,但刘晨远还是装作不知道的问道。
    “呵呵,我是谁?”
    于无难大声笑道:“你们医院大厅里挂的那个锦旗就是我送的。我真想不到,你们医院有王神医那样的神医,居然还有你这种渣滓!我兄弟被你治疗的生死不知,你居然还有心情在这里洗澡?”
    “你兄弟?”
    刘晨远心中一惊,顿时颤颤巍巍的后退一步。
    咚!
    于无难拿着消防斧用力的往刘晨远办公桌上一砸,大声说道:“你刚刚治疗的那个中毒病人就是我兄弟,你娘的,你自己不会治,耽误我兄弟也就算了。你说你去找那什么李医生治,结果非但不去找!你还有心情来洗澡。”
    于无难看了一眼卧室里面,那已经快装满浴缸的冒着热气的水,怒意更甚,“你他娘的还有心情躺在沙发上等着浴缸放满水,我问你,我兄弟的命不是命吗?”
    刘晨远大惊,这下算是捅了马蜂窝了。
    这于无难看上去就不像什么善茬,上次他带着百来个人来医院送锦旗的时候,那架势刘晨远可谓是记忆犹新。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之前ICU病房里那么其貌不扬的建筑工人,居然会是于无难的兄弟。要知道的话,他根本就连治疗都不会去。
    刘晨远连忙解释道:“你听我解释,不是的,我已经找人去叫李医生了。李医生很快就会去给你兄弟解毒了。”
    “你叫个屁啊!”
    于无难大骂一声,道:“老子从你出ICU病房就一直跟着你,你没有和任何人讲话,直接就来了你的卧室。”
    “兄弟们给我打!打死这丫的,把我们兄弟的命不当命!”
    于无难带头一声大喝,率先冲了上去,猛的给了刘晨远一拳,打的他顿时摔倒在地。
    “打啊!出了事,我负责!”
    于无难又是一身大吼,随即又是一脚,紧接着他身后的几个建筑工人一起围了过来,无数拳脚如同雨点一般的朝着刘晨远落下。
    “啊!”
    “哎呦!”。
    “求求你别打我了!”
    副主任办公室里,传来了刘晨远不断的哀嚎求饶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