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全能医皇 >第15章王畅的傲骨

    “王大哥,你今天可出尽风头了。”
    一天时间在紧张的工作下很快就过去了,临近下班的时候,小莲忽然找到王畅·,一脸红扑扑的说道。
    王畅·却是笑了笑,道:“呵呵,这算什么出风头。”
    “还不出风头,差不多一百个人呢。来给你送锦旗,给你道谢。
    我们第一医院虽然是金舟市最大,最好的医院,可也从未发生过这样的事情呢。”小莲轻声说道,眼神中满是崇拜。
    “身为医者,只要对患者好点,患者自然会记住我们的好的。我只是做了自己应该做的事情,尽到了医者的本分而已。
    或许你以后,会做的比我更好也说不定呢。”
    “我可没王大哥那么本事,而且,今天那个人还下跪了呢,换做是我可不敢接受。”
    “于大哥在思想上的确有些传统。”
    王畅·笑了笑,实际上他也是个比较传统的人,患者给医者下跪,他不是没有经历过。
    以前王畅·那老不死的师傅给山下的病人救活之后,没少受病人的跪拜。对此,王畅·虽然不是很赞成,但也并不是很反对。
    俩人边说边走,很快便到了医院的大门口,王畅·却忽然发现小莲却还跟着自己。
    而且她连衣服都没换,还穿着护士服,貌似她好像今天要值夜班的,怎么现在搞得要跟自己一起离开一样?
    王畅不禁有些奇怪,便道:“对了,你找我是不是有什么事?”
    “啊!”
    小莲忽然小手捂住嘴巴,一副惊愕的样子连忙道:“我差点给忘了,是有人要找你,让我来通知你的。”
    “有人让你来找我?又是刘晨远?”
    王畅第一反应便想到了他,自己上班不久,可这刘晨远却已经找了自己好几次。
    尤其是今天,于无难来给自己送锦旗之后,他看自己的眼神越加不一样了,那当中有一种深深的嫉妒。
    “他又找我干什么?你告诉他,我下班了,不去!”
    王畅一甩手,径直往医院外面走去,对于刘晨远这种人,他现在是连敷衍的心情都没有。
    小莲上前一步,拦住王畅·,有些焦急的说道:“啊,王大哥,不是刘主任要找你,是柯院长,你可不能不去啊。
    我看柯院长当时那表情,应该是好事,他好像挺欣赏你的。”
    “柯院长找我?”
    王畅·有些意外,自己上班也有十来天了。虽然经常听医院里的人说起这柯院长,之前也见过他的照片,因为医院大厅就有他的照片。
    但真正见到他的面,还是今天早上于无难给自己送锦旗的时候。
    这柯院长可是一个大忙人,据说是华夏医术研究院的院士,在整个华夏医学界都享有崇高的声望。平时都忙着做研究,除非是非他出手的病人不可,平时他就跟魏灵英一样,甚至很少在医院中出现。
    他怎么会忽然来找自己呢?
    虽然心中有万般不解,但王畅还是敲开了位于医院办公大楼最高层的院长办公室的门。
    “柯院长,您找我?”
    “小王,来了啊。”
    虽然年近六十,但柯院长看上去依旧是精神烁烁,仿佛有用不完的精力似的。
    见到王畅·进来,连忙亲自迎了过去,将王畅请进了他这宽大的办公室。
    “小王,来,坐,在我这里不用拘束,就跟在家一样。呵呵……”柯院长显然心情不错,还亲自为王畅泡了一壶茶,给他倒上。
    王畅也不客气,端起茶杯轻轻抿了一口,不禁有些意外。
    柯院长这茶,入口自有一股淡淡的清香涌入咽喉,让他整个人都感觉放松了下来,有一种心平气和的感觉。
    这茶竟有点那老不死的师傅亲自采摘的山间野茶的味道,虽然貌似火候比师傅亲手炒制的野茶,还差一点。
    但比起刘晨远嘴里的号称几千块一两的极品龙井,不知道好到哪里去了。
    “柯院长,好茶。”
    王畅竖起大拇指大赞道,也不再说话,竟是不疾不徐的品起这茶来了,这份气度就像是一个老先生,老学究一般。
    足足过了五分钟,柯院长才笑道:“好,好,好。”
    他拍了拍手,连道三声‘好’才接着说道:“现在的年轻人,很难有你这样的气度了啊。就你这份气度,老头子都比不了哇。”
    “柯院长谬赞了。”
    王畅·微微一笑,原本他还怀疑这柯院长叫自己来有什么事,是不是又是另外一个刘晨远,想拉拢自己,在医院里搞小圈子,小政治。
    但现在他完全不再多疑了,只看柯院长这份气度,就远远不是刘晨远那种人能比的,更何况能够懂得品尝这种野茶的人,又岂会是龌龊的人。
    “小王啊,你可知道这茶叶是谁送给我的?”
    见王畅·不说话,还有些疑惑的样子,柯院长大声笑道:“是魏主任,没猜到吧。”
    王畅讶然,轻笑道:“是魏主任啊,她倒是很有品位。”
    “没想到吧。”
    柯院长就笑了,又接着说道:“你师傅真是个奇人,见到你,我立刻知道你师傅可以当得起天下第一师的称号。”
    “呵呵,我师傅的确很了不起。”王畅·也微笑道,眼神中有一股自豪感。
    虽然很多时候那老不死的师傅非常不靠谱。
    比如说他让自己来找一个黄德帅的人,但人家却已经退休了十年,现在人在哪都不知道。
    不过,论起本事来,王畅还从未见过有超过自己师傅的人。
    别的不说,就他以一百岁的高龄,身体竟能比比十八小伙都强壮,就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小王啊,我们不说你师傅了。就说你,你来我们医院也算是有段日子了,感觉怎么样?”柯院长又问道,眼神中满是慈爱的关心。
    “很好啊。这里能够把我所学的展现出来,让我可以救助更多的人,挺不错的。”王畅此刻对柯院长大有好感,便如实说道。
    “不错,不错。”
    柯院长拍了拍王畅·的肩膀,眼神中满是赞赏,笑道:“年轻人,不急不躁,非但有一身好本事,更有一副好品德。
    这一点很多半只脚踏入棺材的,所谓的泰斗都比不了你,你师傅真是一个奇人,世外高人才能教出你这么优秀的徒弟。”
    “我师父的确是高,但柯院长对我的评价太高,是谬赞了。”
    “呵呵。”
    柯院长讪讪笑了笑,竟有些不好意思的样子,又说道:“小王啊,说实话,原本我是打算收你做学生的。
    但现在看来,我恐怕没这个资格咯,我恐怕连你师傅一半都及不上。”
    “柯院长,您太过自谦了。”
    王畅拱了拱手,笑道。在这个年代,通常来讲就算他有师傅了,也不妨碍他再拜个老师。
    虽然他从小在山上长大,可也并非是对山下世事人情一窍不通。在这个年代,一个人从小到大不知道有多少个老师,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了。
    但王畅还是满脸歉意的说道:“柯院长,谢谢您看得起我,并非是您不够资格,而是我没有资格。
    实不相瞒,我师傅年龄过百,思想比较传统。我既拜他为师,又是他从小养大的。虽然他有的时候不太靠谱,但在我心中,他既是我的师傅,又是我的父亲。
    所以,请恕我不能再认您做老师了。”
    “唉。”
    柯院长长叹一口气,笑道:“魏灵英跟我说起过这个,还是我太唐突了。
    呵呵,再说以你这些天展现出来的医术,我未必及得上你,至少林婉儿那丫头,我就完全没有把握治好她。
    否则我也不会任由刘晨远耽误她三年了。”虽然在笑,但看得出来被王畅委婉的拒绝之后,柯院长心里还是比较落寞的。
    王畅拱了拱手,“柯院长说笑了,您的本事自然是比我强的多,我以后要像您学习的地方还多着呢。”
    “呵呵,此事不再提也罢。”
    柯院长摆了摆手,“我此次找你来,主要有两件事,刚才那是第一件。
    还有第二件事,你知道我不仅是金舟第一医院的院长,更是华夏艺术研究院的院士。”
    说到这里,柯院长忽然站了起来,一脸郑重的说道:“我现在代表华夏艺术研究院郑重的邀请你加入。
    为华夏医术事业做一番贡献,我相信以你的本事,进入这个平台一定会得到最大的发挥。
    不出二十年,你一定会成为我国最年轻的医学泰斗。”
    王畅一脸错愕,来这里之前,他是从未想过柯院长会如此郑重的邀请自己,而且这个邀请看上去还是那样的令人无法拒绝。
    王畅有些哭笑不得的说道:“柯院长,您是否太过高看我了?”
    柯院长却是一脸的郑重:“没有,绝对没有。”
    王畅苦笑道:“柯院长,您知道,我才来医院十来天而已。工作经验不足,人生阅历也几乎没有,我还是想在医院再历练两年,这事过两年再说吧。”
    “加入华夏医学研究院,不但能够让你的才华充分发挥,还能让你的医术得到传承,救活更多的人啊!
    医者仁心,能救治更多的病人,这不是你心里一直想的么?”柯院长一脸惋惜的样子,在这之前,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王畅会拒绝他的提议。
    王畅满脸歉意,道:“我现在在医院也挺好的,也能救活许多病人。”
    柯院长再次郑重说道:“小王,你真的不再考虑了?
    魏灵英魏主任也是华夏医术研究院的人,虽然她不经常去上班,但她却帮我们攻克了许多难题。
    她可是说你的医术还在她之上的。小王,我们真的需要你,广大患者也需要你。”
    “魏灵英也在华夏医术研究院?”
    王畅心中一惊,他就知道魏灵英的身份没有那么简单,现在看来,他对这个女人的了解还远远不够。
    但虽然魏灵英也在华夏医术研究院,可王畅最后还是委婉的拒绝了柯院长的邀请。
    目前他还不想进入这个机构。
    “老柯,怎么样?我没说错吧!”
    王畅刚走,魏灵英便从柯院长的办公室里间走了出来,满脸笑嘻嘻的望着柯院长说道。
    “唉………”
    柯院长满脸的遗憾,苦笑道:“还真的被你猜中了。不肯拜我做老师,也不肯加入华夏医术研究院。
    你怎么会这么清楚他的想法?”
    魏灵英就笑了,“呵呵,王畅是什么人我能不知道么?他可不是一般人呐!”
    “是不一般呐。他是个人才,真正的人才啊。
    而且他比你沉得住气,比你懂礼数,有的时候,我真的怀疑他才是你师兄吧。
    怎么一个师傅教出来的,你跟他就差那么远?
    就他那一份气定神闲的姿态,你永远就比不了啊。”
    “老柯,你想死啊,我说过,我是他师姐!他比我小一岁!”
    魏灵英一副要杀人的样子,按道理来说王畅算是自己师叔,可王畅也的确比她小一岁。
    比自己小一岁的师叔,这也算是魏灵英心中的一个疮疤了。
    “好,好,好!你是他师姐行了吧?”
    柯院长还是一脸想不明白的样子,说道:“可我看小王分明是一个真正的医者,是有济世救人的大胸怀的。
    为什么不肯加入华夏医术研究院呢?这样可以救治更多的人啊,不正是他的理想么?”
    魏灵英就笑了,“呵呵,你不懂他!
    他自有一股傲气,又怎么会加入这个由一群老学究组成的,充斥着明争暗斗,复杂犹如官场的狗屁医术研究院呢?”
    柯院长苦笑道:“可…在这世上不都是要遵守规则的么?
    他只有加入华夏医术研究院,才能施展才华,在华夏,乃至全球医学界打出他的名声,才能为广大患者造福啊!这可谓是他最好的平台啊!”
    “老柯。”
    魏灵英一副不屑的样子,笑道:“你不懂,有一种人生来就是为了打破规则,他的宿命就是打破规则,并且自己创建规则!
    你看着吧,只要王畅不死,他早晚会打破规则的。
    他会建立起一个比华夏医术研究院更具有效能的医学机构,你看着吧。这是他的傲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