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全能医皇 >第12章买他的命

    光阴荏苒,时光飞逝。
    不知不觉的王畅来到金舟第一医院急救科已经有将近半个多月了。
    治好,应该说是控制住林婉儿的病情,也有两个星期了。
    王畅对医院越来越熟悉,对于病人,对于处理同事之间的关系也越发得心应手。
    这些日子里,王畅又大展身手治好了几个严重的病人,他在医院中的威望直线上升。
    别的不说,光是控制住林婉儿的病情就值得让人刮目相看。
    要知道,林婉儿这病可是由刘晨远亲自治疗了三年,都没有任何起色,反而是越来越差。
    王畅很满意目前的生活,一大早起来晨练,然后到医院上班,晚上则静心修炼。
    既可以将自己所学的医术发挥出来,又不耽误自己的修炼,还有这么好的生活环境,简直太惬意了。
    与王畅的惬意形成鲜明对比,从他来到医院之后,就有一个人过的十分不好。
    这个人刘晨远,急救科的副主任。
    因为林婉儿,这个他治疗了三年却毫无起色的病人,一到王畅手里立马就被控制住了病情。
    导致他的威望以及医术在整个医院遭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质疑。
    但这还不是最令他恐惧的,因为林婉儿的事情,他差一点就被林夫人动用手段给赶出第一医院。
    幸好,林婉儿活了下来,林夫人心情大好,另外刘晨远也还算懂事,这才没有把他真正赶出去。
    甚至当初在ICU病房,他给王畅下跪的那一幕也被人传了出去,这一段时间,他甚至感觉就算是在医院里,不管他走到哪里都有人在背后指指点点。
    这种滋味一点都不好受。
    砰!
    刘晨远一拳重重的砸在办公桌上,面目狰狞的低吼道:“王畅!都是你,都是因为你,我才会被人取笑的。一切都是因为你!”
    他双眼微眯道:“都是因为你,我被人嘲笑,还差点让林夫人对我出手,这口气我刘晨远绝不会就这么咽下去。”
    将没抽几口的烟头使劲摁灭,他拿起了桌上的电话打给了护士调度室,沉声道:“叫王医生来我办公室一趟。”
    ……
    一个小时之后。
    王畅才出现在刘晨远的办公室门口,淡淡的说道:“刘主任,你找我有什么事?”
    “哎呀!是王医生啊,来来来。”
    见到王畅,刘晨远早已经收起了刚才那一副阴沉脸色,反而是笑容满面的站了起来,亲自走到门口将王畅拉进了办公室,拍着王畅的肩膀,嘴里还亲切的说道:
    “快快请坐,王医生真是年少有为啊。”
    说着,他还亲自为王畅倒上了一杯茶。
    如果不清楚刘晨远是什么样的人,看这架势,旁人估计还真会觉得他是一个关心下属的好领导呢。
    王畅嘴角泛起一丝若有若无的微笑,开口道:“不必客气,刘主任找我什么事?”
    “没事,就是找你聊聊。”
    刘晨远端起茶杯,笑容满面道:“喝啊,上好的龙井,一两要好几千块呢。”
    “呵呵,那就谢谢了。”王畅轻轻的抿了一口茶水。
    “哈哈,这才对嘛。我亲自泡的茶,你要是不喝,就太不给面子了。”见到王畅开始喝茶,刘晨远一脸微笑。
    又道:“王医生年轻有为啊,最近在医院人气很高。
    尤其是那群小护士们,啧啧,可都要快被王医生你给迷死了。”
    “这也难怪,毕竟王医生年轻,长得又帅。
    最重要的是还很有本事,怎么样,看上哪个了?我去给你说说媒。”
    王畅笑了笑,也不说话,他倒要看看这刘晨远的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
    “王医生,你怎么看?”
    刘晨远试探性的问道,王畅始终不开口,他这独角戏也有些难以唱下去了。
    王畅冷淡道:“刘主任如果叫我来,只是请我喝茶,帮我说媒的话,那就请恕我失陪了。
    我手里还有病人,等着我回去治疗,你也知道急诊科是很忙的。”
    “王医生说的不错。这第一医院少了哪一个科室,都不能少了我们急诊科。
    可以说,我们急诊科就是整个第一医院的缩影,也是最紧要的。但凡是有突发疾病和紧急情况,都得我们急诊科出马。”
    刘晨远放下茶杯,收起笑容,神情也变得严肃起来,沉声道:“正因为我们急诊科这样重要,所以我们更要尽心尽力。
    医院将急诊科交给了魏主任和我,你也知道魏主任平时不管事。一个星期都难得有一天出现在医院里,所以这急诊科的重担全都压在了我一个人身上啊。”
    王畅嘴角一咧,露出一口大白牙。
    刘晨远似乎没有注意到杜晨这讥讽神情一样,继续说道:
    “这么大个急诊科,要我一个人来扛,说实话,这担子很重。但这是第一医院对我的信任,是患者对我的信任。
    再苦,再累我也得扛。但我一个人挑这么重的担子,难免会出差错。所以……”
    刘晨远忽然站起身,对着王畅深鞠一躬,表情诚恳的说道:“王医生,我为我之前对你的冒犯表示陈恳的歉意,还请你原谅。”
    王畅依旧不为所动,或许换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来,此刻还真的会被刘晨远给感动了。
    但王畅从小就受到老头子的另类教育,不止学医、学武、还博览群书,以史为鉴。
    他看人,看事很少时候会犯糊涂。对于刘晨远这个人他看的太清楚了。
    一个能够在上位者面前做狗,在下位者面前做狼。对自己又能够卑躬屈膝的人,绝对不会是什么好人。
    相反,刘晨远很厉害,很聪明,只是他的厉害和聪明全都用错了地方。
    王畅不是不懂人心,不是不会心机,只是他不屑为之而已,在他心里,医院就是救人危难的地方。而不是勾心斗角,争权夺利的地方。
    “刘主任,你接下来是不是要说,你一个人来扛急救科这个担子太苦太累,而我正好年轻力壮,同时又年少有为,你想让我帮你扛这个担子。然后,慢慢的拉拢我,让我给你做事?”王畅就像是看一个傻子一样看着刘晨远,似笑非笑的说道。
    “你………”
    刘晨远一下子被噎住了,“你真的只有二十岁?”
    “刘主任,你或许适合当一个政客,不适合做医生。急救科,不适合你,我劝你还是早点退休吧。”王畅笑了笑,说了这样一句意味深长的话,转身就离开了。
    “王畅,你会后悔的!”
    看着王畅那毫不犹豫的背影,刘晨远咬牙切齿,拿起桌上的电话拨通了一个无比熟悉的号码。
    “三十万,我买他的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