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全能医皇 >第11章自甘下贱

    “婉儿!”
    “小婉!”
    “林小姐!”
    林夫人、张韶飞、刘晨远一起冲了过去,神色全部都是悲愤不已,只是除了林夫人,另外两个有几分是真心就不得而知了。
    “怎么会这样?”王畅也是神情惊讶。
    不可能啊,这可是自己亲自出手救治的病人,她怎么会死呢。
    他连忙走了过去,一根手指搭在了林婉儿的手腕上,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轻声叹道:“还好,还有微弱的心跳,林小姐没死。”
    “婉儿没死?太好了。”
    林夫人脸上到底悲伤稍缓,她转头望向王畅,见王畅也是松了一口气的样子,随即对自己之前的想法产生了怀疑。
    “如果真的是这个年轻人要害自己的女儿,他此刻绝不会是这样的神情。
    可如果不是他的话,为何婉儿偏偏在他治疗之后,就生命垂危了呢?
    婉儿虽然久病不愈,但这病也绝不会危及生命啊。”
    饶是久经商场考验林夫人,一时间也想不明白这个问题。
    但她却明白另一个问题,此时此刻,或许王畅就是唯一能够救活她女儿的人了。
    林夫人连忙说道:“年轻人,只要你能治好我女儿,不管什么条件我都会接受,不管你要多少钱我都能给你。”
    “什么条件都能接受?多少钱都行?”王畅不以为意的笑了笑。
    林夫人有些看不透王畅的笑容,不知道王畅心里想什么,只好干笑道:
    “王医生,之前是我误会了你,我不该质疑你害了婉儿。
    但现在我求你治好我女儿吧,你要多少钱,我都能给。”
    “你女儿的命还真值钱啊,但她的命是用钱能够衡量的么?”王畅笑道。
    “那你要什么?”
    林夫人笑了,她以为王畅想跟自己谈条件。
    她直直的盯着王畅,仿佛又回到了商界的谈判桌上,只要能够谈条件,就一切好办。
    “呵……”
    王畅笑着摇摇头,说实话他不喜欢这个林夫人,但他也不会拿病人的生命来开玩笑。
    事实上,从刚刚把脉之后,他就对林婉儿的病情心中有数了。
    林婉儿完全没有生命危险,就算他不出手,林婉儿也能够撑得过去,所以此刻他一点也不急。
    他倒要看看,这林夫人真的是那种自以为是的人,还是因为太关心女儿了,才乱了分寸,以为自己要害她女儿而口不择言的。
    王畅冷冷的说道:“我要你现在为刚才对我的污蔑道歉。”
    “王畅,你好大的胆,你以为你是谁?你知道她是谁?她是林夫人啊,你敢让她向你道歉?”刘晨远拦在了王畅和林夫人之间,大声叫道。
    林夫人神色阴晴不定,冷眼直视着王畅,心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王医生,我给你道歉,但你最好能够治好我女儿的病。”说着董夫人忽然上前一步,朝着王畅深深的弯下腰。
    “杨姨,不可。”
    一双有力的大手抓住了董夫人的手臂,张韶飞走上前来。
    林夫人本家姓杨,嫁给了林婉儿的父亲之后才被人称作林夫人。
    张韶飞知道,无论是因为林家还是杨家,林夫人都不能向一个无名小卒弯腰道歉,她这一鞠躬,估计整个金舟市都要出大事。
    林夫人这才回过神来,感激的看了张韶飞一眼,她刚才的确是有些关心则乱了。
    张韶飞神情郑重的望向王畅,笑道:“王医生,我希望你能明白。无论你跟魏灵英有什么关系。
    杨姨的道歉,你受不起。就算是魏灵英出面也保不住你。
    所以如果你能够治好小婉,我希望你尽力而为,明白吗?”
    张韶飞的眼中流露出一丝威胁,一个狗屁医生还敢摆谱,如果不是杨姨在这里,自己早就收拾他了。
    “是吗?”
    王畅笑了笑,这张韶飞不简单呐,不止是心机不简单。
    就他这么一站,眼神、站姿无一不透漏出他本身就是一个武道高手。
    虽然林夫人最终还是没有向自己道歉,但王畅心中已经有了答案,林夫人的确是因为女儿的病扰乱了心智,虽然她对自己出言不逊,但起码她算是一个好母亲。
    王畅心中一笑,得到了答案,自然也不想再为难她了。
    噗通!
    就在此时,刘晨远忽然跪了下来,大声说道:“王医生,如果一定要一个人来跪的话,就由我来跪吧。
    我向您道歉,求您尽心尽力,治好王小姐吧。”
    林夫人却是笑了,是神色轻松的那种笑容。她紧接着说道:“王医生,还请您出手救救我的女儿。”
    王畅有些愕然,愕然的是刘晨远替林夫人下跪,她的神色却是这样理所应当,这难道就是上流人与生俱来的优越感么?
    摇了摇头,王畅不敢苟合这种心态,在他心中人人平等。
    不过他还是走向了病床上昏迷不醒的林婉儿。
    一枚金针刺入她胸口檀中穴,入肉一寸,真气透过金针源源不断的输入她的体内。
    不多时,林婉儿脸上便恢复了血色,仪器上显示她的呼吸、心跳也变得正常了起来。
    实际上,昨天经过自己的治疗之后,林婉儿本来应该没事的。
    至于今天早上她身体抽搐,本来是正常反应,是自己留在她体内的内气与她体内的阴气做斗争。
    原本只要半个小时,她便可以恢复正常,并且病情也大大的减轻,至少一年内不会再发病了。
    可就在那时,刘晨远以为她又发病了,自作主张又给她打止痛针,最后为了镇痛连麻醉药都用上了。
    这样一来,非但对她的病情毫无作用,反而麻醉了她的经脉,林婉儿经脉萎缩,内气与阴气的抗争处于下风,才导致了现在的结果。
    “唔………”
    林婉儿嘤咛一声,虽然还没有恢复意识,但明显已经救了回来。
    林夫人大喜,连忙问道:“王医生,我女儿怎么样了?你治好她了是吧?”
    “没有。”
    王畅摇了摇头,沉声道:“我找不到她的病因,无法根治。不过经过我的治疗,至少这一年内,她发病的时候,疼痛会减轻很多。”
    “才一年么?”
    林夫人以为王畅在说谎,连忙道:“王医生,您也知道我的身份,只要您能治好我女儿,无论什么条件我都答应你。”
    “无能为力。”
    王畅摇了摇头,他是真的无能为力,连病根都找不到又怎么治疗呢?
    或许,这病非得自己家的老头子出手才有可能痊愈。必须用雄厚的真气强行消除她体内的阴气。
    可自从五年前自己出师之后,师傅就宣布再也不出手给人看病了。
    王畅身为老头子的徒弟,总不好让他破了的誓言。
    还是等一段时间吧,只要自己真气修为再进一步,哪怕不明白病因,也可以用强大的内气,直接消除她体内的阴气,林婉儿自然就不药而愈了。
    看了看刘晨远,王畅欲言又止,最终还是没有把真相说出来。
    只是低声说了句,“刘主任,你以后还是别行医了吧。”
    刘晨远完全忘记了的刚才的低声下气,闻言勃然大怒道:“王畅,你这是什么意思?”
    “呵呵,刘主任,我觉得王医生没有说错。”林夫人何等精明,虽然王畅没有明说,但她只从王畅的眼神就看出来了,自己女儿之所以会变成这样,恐怕和这刘晨远脱不了干系。
    只是如今林婉儿已经活了过来,看在刘晨远对自己也够尊敬,刚才还为自己下跪的份上,她不想计较而已。
    只是不咸不淡的说了句:“庸医害死人,这话想必刘主任是听过的。”
    “是,是…林夫人说的是,是刘某人学艺不精,差点耽误了林小姐的病情。”
    刘晨远赔笑道,头点的跟哈巴狗一样。
    王畅见状摇了摇头,走出了病房。
    为林婉儿治病,不是因为她的家世有多强大,实际上哪怕来个乞丐被王畅遇到了,他也会尽心医治。
    在他的心里人人都是平等的,可是这个世界上,偏偏有一种人自甘下贱,把自己当成一条狗。
    而刘晨远就是这样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