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全能医皇 >第9章病发

    呼…
    虽然城市里没有鸡鸣,但良好的作息习惯,还是让打坐调息了一夜的王畅在早晨七点准时睁开了眼睛。
    长呼一口气,感觉浑身神清气爽。
    昨天为林婉儿治病,消耗不可谓不小,好在他的修行已经打通了浑身手足经脉,真气形成了一个小周天循环。
    虽然五脏六腑以及头部的经脉仍旧是闭塞的,使这个小周天循环不甚完美,但比起却也足够了。
    按照修行阶段来讲,王畅如今属于炼精化气二重。
    至少,以前他可做不到,这样大的消耗之下,只打坐一个晚上便能完全恢复。
    缓缓的站起身来,王畅走向洗手间,不疾不徐的刷牙洗脸,准备吃完早餐就去医院上班。
    他却不知道就在此时,昨天经过他的治疗已经有所好转的林小姐婉儿,此时又再次发作了。
    金舟市第一医院,ICU重症监护病房内。
    林婉儿的身上被插满了各种管子,她的面色苍白,浑身不自觉的小幅度抽搐,显然是疼痛到了极点而造成的。
    而此时,鼻子里就塞着氧气管,她竟也呼吸不畅,就好像身体的气管被堵住,哪怕是你拿着高压氧气硬生生的往肺里灌,也灌不进。
    “怎么会这样?刘主任,你快想想办法啊。”
    林夫人神色焦急道,她从来都是雍容华贵,温婉平淡,在生意场上向来以处变不惊,擅长以外科手术式的方式击败敌人而闻名。
    此时的情绪却极度不稳定。
    这个世上没有任何事情能够击败这个女人,唯有面对女儿的病,她丝毫没有办法。
    林夫人焦急的说道:“你快想办法啊,昨天婉儿不还是好好的么?怎么今天就变成这样了。”
    “我,我……”
    刘晨远比林夫人更加焦急,陪笑道:“林夫人,您别着急,我正在想办法,我一定会有办法的。”
    刘晨远在一边手忙脚乱,虽然嘴上这么说,但他却根本没有任何办法。
    他甚至找不到林婉儿的病因,不知道她为何会变成这样。
    想起昨日里王畅说的阴阳失调,他心中不由得一阵茫然,难道那小子说的真的是对的?
    “不可能,不可能。”
    刘晨远狠狠的甩了甩头,林婉儿手里治疗已经有足足三年了。
    三年来,虽然时常发病,但却没有任何一次像今天这样,就只是昨天王畅给林婉儿施针之后,看起来有所好转了,但只是过了一晚,却更加严重了。
    “绝对是那小子搞的鬼,是他在林小姐的身上动了手脚,他想害我!”
    刘晨远恨不得现在就把王畅抓来问个明白清楚,但此林夫人的催促就像是一道催命符那般,让他不能离开这里半步。
    “你快想办法啊,你没看到婉儿现在很痛苦吗?”
    “我………我……”
    刘晨远毫无办法,要搁在以前,林婉儿发病的时候,他也就打点杜冷丁之类的止痛药而已。
    可现在别说是止痛药了,他甚至已经给董璃打了麻醉剂,都不见林婉儿有任何好转。
    林婉儿非但没有因为麻醉剂的效果而昏迷过去,反而是越加痛苦。
    麻醉剂唯一的效果,就是让林婉儿四肢无力,从而让她因为剧痛而产生的大幅度抽搐,变成了小幅度抽搐而已,可这丝毫不能减轻她任何痛苦。
    “杨姨,婉儿怎么样了?”
    就在此时,门外冲进来一个身高接近一米八,样貌十分帅气的年轻人。
    “小飞,你来了?婉儿,婉儿她看起来很难受的样子。我怕,我怕她……”林夫人早已经没有了商场上的从容,此时此刻,她只是一个普通女人,一个即将失去女儿的可怜母亲而已。
    “没事的,杨姨。放心,婉儿会好起来的,她虽然柔弱,但从小到大却一直很坚强。”
    张韶飞轻轻的拍了拍林夫人的肩膀,安慰道:“我们两家从来都是同气连枝,我对婉儿的感情,您也是知道的。
    我张韶飞今天在这里发誓,只要婉儿不死,哪怕她日后只能躺在床上度过余生,我也非她不娶。如果她……!,那我就终身不娶。”
    不得不说,张韶飞的誓言让林夫人平静了一些。
    看着这个十分优秀,在同辈人当中甚至可以堪称楷模的年轻人对自己的女儿,如此深情,林夫人心中也有些欣慰。
    “所以,婉儿。为了不让我终身不娶,你快点好起来吧。”
    张韶飞这句话却是对着病床上的林婉儿说的。
    他就像是求婚那样半跪在地,两只手轻轻的握住了林婉儿那苍白的手。
    “唔…”
    听不清林婉儿在说什么,张韶飞只感觉一股微弱的力量,那是林婉儿把手从他手里抽出来的力量。
    张韶飞眼中有一丝戾气一闪而过,随即不动声色的松开了握住林婉儿的手。
    “飞哥,嫂子怎么样了?”
    就在此时,李吾德冒冒失失的冲了进来,看见躺在病床上的神情痛苦林婉儿,不由的转向刘晨破口大骂道:
    “混蛋,你什么医生啊,我嫂子都这样了,你还愣在那里,还不快想办法啊。”
    “还要我教你吗?还不快想办法!”说着李吾德就要冲过来推刘晨远。
    “小飞,这年轻人是谁?”
    林夫人不由望向了张韶飞,眼神里有一种毫不掩饰的厌恶之色,她最讨厌的便是李吾德这样冒冒失失,做事冲动的年轻人。
    “滚出去!”
    张韶飞眼神凌厉,对李吾德喝道。
    “额…飞哥,我是关心你跟嫂子啊,你看这混账医生。庸医啊,简直是庸医啊!”
    “我叫你滚出去!”张韶飞再次喝道,眼神冰冷的可怕。
    要不是这李吾德的父亲还算有一丁点权势,能够帮得上自己的忙。
    再加上李吾德本身又是自己最忠实的狗腿子,就凭他今天让自己被董夫人厌恶,就该死一万遍。
    李吾德离开后,病房里总算是恢复了安静。
    刘晨远一脸焦急的在病房中踱来踱去,心中闪过了无数种办法,却没有一种能够救治林婉儿现在的情况。
    “林夫人,我…,请恕我无能为力。”
    “婉儿…”
    林夫人眼中蒙上一层水雾,转头盯着刘晨远,就像是一头猛虎盯住兔子那般。
    声音变得冰冷了起来,“你为婉儿治了三年,昨天婉儿还好好。
    现在,你跟我说你无能为力?你告诉我,婉儿现在究竟是个什么情况?”
    而此时,林婉儿已经变得浑身毫无血色,抽搐的幅度也变得越来越小。
    不是她不痛了,而是她真的没有力气了。
    一边的生命体征监控仪器上,显示她的呼吸速度越来越慢,心跳也越来越无力。
    林夫人的面色一下子变得有些苍白!厉声喝道:
    “刘晨远,你没办法为什么不早说?我本还可以找别人治疗我的婉儿啊,你这是在谋杀知道吗?”
    “我………,林夫人,不关我的事啊,已经来不及了。你,你……,准备后事,节哀顺变吧……”
    说出这句话,刘晨远只感觉浑身的力气都被抽空了,他知道,如果林婉儿真的死了,他的下场绝对会很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