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全能医皇 >第8章芳儿

    “可恶,实在太可恶了!”
    小莲愤怒的捏了捏拳头,恶狠狠的说道:“王医生,你为什么不让我说话,想不到刘主任居然这么不要脸,林小姐明明是你治好的嘛!”
    “呵呵。”
    王畅也笑了,小莲这副生气的模样反而有点可爱。他说道:“没事的,刘晨远还会来求我的。”
    小莲试探的问道:“王医生,您的意思是林小姐的病还没完全治好?”
    王畅不置可否,说道:“叫我王畅或者王大哥吧,别您啊您的,弄的这么拘谨。我今天有些累了,就先回去了,明天再来,你帮我请个假。”
    小莲脸色有些羞红,点点头,低下头轻声说道:“好的,王,王大哥。”
    再抬起头时,却发现王畅已经离开了,看着王畅离去的背影,小莲只感觉心脏在噗通噗通的乱跳。
    走出医院大门,呼吸着外面来自天阳湖和龙牙山的清新空气,王畅才感觉身体略微恢复了一些,疲劳感瞬间消去了一半。
    “回去调养一番,尽快恢复真气。”
    这一次为林婉儿治病,对王畅的消耗的确很大。
    就在此时,他忽然感觉到一阵危机感从心底涌起,毫不犹豫,他连忙往旁边闪去。
    一辆面包车嗖的一声从杜晨刚才站立的位置疾驰而过,若非王畅反应灵敏,换个普通人来,此时估计即便不死恐怕也得残废。
    王畅心中大骂一声,猛的蹬地一跃,竟是直接跃起数米高,重重地跳上了面包车的车顶,将车顶砸的凹陷下去。
    “我靠,这什么变态!”
    车内一个叼着烟,带着金属耳环,染着一头黄毛的年轻男子,连忙把烟丢出了窗外,大骂一声。
    竟然有人可以直接从马路上跳上急速行驶的汽车,这无疑是颠覆了他的认知观。
    咚咚!
    王畅整个趴在面包车的车顶,轻轻的敲击前挡风玻璃,示意车内的黄毛停车。
    “卧槽!”
    这黄毛也是个狠角色,大骂一声之后,眼中闪过一丝狠色,“就算你再厉害,老子也不信弄不死你。”
    说着,黄毛将安全带系上,一脚油门踩到底,面包车的速度越来越快,不过十来秒钟而已,就已经飙升到了一百六多,这几乎已经是面包车的极限速度了。
    好在黄毛刻意选择了一条相对偏僻,没有车辆行人来往的路段,否则就这样飙车,车顶还带着一个人,早就被人报警了。
    “去死吧!”
    黄毛眼中闪过一丝狠戾,猛然踩了一脚刹车。
    嗤嗤……
    面包车的车轮当即抱死,传来一声刺耳的摩擦声,四个车轮与地面摩擦出四条清晰的轮胎印子。
    脆弱不堪的车身剧烈晃动,黄毛也就是早有准备,系好了安全带,此时又死死的抓住了方向盘,才安然无事。否则这样刹车,他这个司机恐怕都难逃一劫。
    面包车在地面滑行了一百多米,直到停了下来,黄毛期待的事情却都一直没有发生!
    这么高的车速,这样急刹车,车顶的人居然都没有飞出去?
    “这不科学!”
    黄毛双手紧握住方向盘,吓得双腿都在瑟瑟发抖。
    滴答滴答的水声响起,黄毛吓得裤裆都湿了,一阵尿骚味忽然在车内弥漫开来。
    咚咚!
    敲击车门的声音再次响起,不过这一次不是从上面敲的。
    王畅此时已经从车顶跳了下来,站在了黄毛的边上。
    “大…大……大哥,我,我不是故意要杀你的。刚才那…那纯粹属于意外,是意外啊!”黄毛被王畅吓得连话都说不利索了。
    “没事,我知道这是意外。”
    王畅微笑的说道,笑的让人如沐春风。
    黄毛颤抖的说道:“那,大…大哥,你既然没…没事。小弟,我先走了啊……”
    “这可不行。”
    王畅微笑着将目光投向了面包车的后座,但这随和的目光对于黄毛来说,却无疑于是个噩梦。
    只见面包车的后座上有一个麻袋,麻袋被死死的固定在后座上。
    一个有着长长的黑色秀发,肤色白皙,五官精致,长得十分漂亮的脑袋漏在麻袋的外面。
    这是个约莫八九岁大的小女孩。
    没有哪一个正常人会把一个这样美丽的小女孩放在麻袋里,固定在面包车后座上。
    而这黄毛怎么看都是一个小混混,可这小女孩不但白,而且十分干净,只是凌乱的头发里,那蝴蝶结形状上的钻石,就至少要五位数的软妹币。
    这是一个真正有钱人家的孩子,她的生活轨迹原本不会跟这个黄毛产生任何交集。
    所以王畅几乎可以断定这是一起绑架案!
    从黄毛的车与他擦肩而过的那一霎那,王畅跳开的同时看到后座上这个小女孩的时候,王畅就感觉到了不对。
    出于武者的正义感,他才出手。
    “把她放了,你可以走了。”
    王畅轻声笑道,以黄毛的身份地位只怕也是被人当枪使的,他不想追究太多,救下这小女孩也就算了。
    “放,放…大哥,我放……”
    黄毛几乎要被吓傻了,连忙从驾驶室里走了出来,打开后面的车门,作势要把小女孩放出来。
    “放你个头啊!装你妹的大侠,去死!”
    就在这一刹那,黄却突然从麻袋下面抽出一把砍刀。满脸戾气,急速转身,一刀朝着王畅的脑袋上砍去!
    不过他很快就愣住了,刀停在半空再难寸进,感觉手像是被一个铁钳给牢牢钳住了一样。
    “自作孽不可活!”
    王畅冷哼一声,微微一用力,只听见咔嚓一声,黄毛的手骨顿时就被捏碎了,躺在地上哀嚎不已。
    王畅出手,这黄毛的手日后绝无治愈的可能了。
    自己已经给过他一次机会了,他要找死就怪不得自己了。
    “小妹妹,你没事吧。”
    将小女孩解救出来,轻轻在她脖颈处按了按,她立刻就醒了过来。
    “叔叔,芳儿没事!谢谢叔叔救了芳儿。”
    小姑娘自己整理了一下头发,对王畅笑了笑,轻声道谢。
    她声音糯糯的十分好听,一身公主裙,忽闪忽闪的大眼睛,端是可爱到极点。
    “芳儿真乖。”
    王畅笑了笑,忍不住轻轻的揉了揉她的脑袋。
    无论是衣着打扮,还是礼仪举止,又或者是个人气质,都不是普通家庭可以培养出来的。
    如果这世界上真的还有真正的“公主”的话,想必就是芳儿这样的了。
    芳儿忽然从公主裙的兜兜里掏出一根棒棒糖,撕开包装舔了舔,眼睛一眨一眨的说道:“叔叔,这个人就是绑架我的坏叔叔了吧?”
    王畅笑道:“坏叔叔已经被我给打倒了。”
    “嗯,要不是这个坏叔叔偷袭我,使了下三滥的手段,就算叔叔你不在,芳儿也不怕他!”说着芳儿忽然将手里的棒棒糖对准了地上的黄毛。
    王畅的心中一下子升起一种不好的预感。
    嗤!
    还没有等王畅反应过来,就见到芳儿手中猛然射出一枚细针,刺入了黄毛的皮肤。
    “芳儿!”
    王畅一脸震惊,迅速俯下身子,黄毛却已经没有了声息,“这针有剧毒!”
    “妈妈说过。对芳儿不怀好意的人都该死。”芳儿依旧是依旧笑的满脸纯真,可爱至极。
    她手上戴了一个儿童手表,在上面的按钮上轻轻一按。
    “唉!”
    王畅心中不由的叹息,究竟是什么样的母亲,能把这么可爱的女儿,教成这样。
    长叹一声,王畅转身就走,他知道这里已经不需要自己了。
    果然就在王畅离开这里不到十分钟的时间,一辆布加迪威龙开到了这里。
    四五名黑衣保镖从车上下来,将芳儿接上了车,疾驰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