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全能医皇 >第7章金针吊命

    “她的病情拖了太久,身体已经很虚弱了。”王畅说着眼神冷冷的瞥了刘晨远一眼,再让这个庸医治下去,这个林小姐就没有几年好活头了。
    “我先给她行针养气,帮助她驱寒定阳,稳住病情。”王畅说着一翻手,手中已经出现了数根金针,掀开林小姐的被子,隔着衣服下针。
    众人甚至都没看见王畅的手动,只见的他手腕轻动,手中的几支金针就已经飞了出去。
    隔空飞针,金针准确的扎进太冲、足里、三交、内关和肾俞这五个穴位中,帮助林小姐温养体内气脉。
    王畅又补了两针,封住关元和命门这两处配穴。
    “好厉害。”一旁的护士和小莲见状忍不住在心里赞叹道,再加上王畅帅气的外表,两个小女生看向王畅的眼睛都在冒星星。
    “装模作样。”刘晨远不敢出声,心里默默的咬牙道。
    王畅行针与一般的中医不同,一般中医都是一针一针的下,采用旋转,提拉的手法,刺激患者经脉穴道,触发人体自然能量,达到治愈患者的目的。
    而王畅不但采用的是凌空飞针法,隔着衣服进行飞针,刺激患者穴道的手法更是精彩万分。
    在小莲她们的眼中,只看见王畅的双手如同化作了幻影,不断的在几支金针上快速点击,一双手速度奇快无比,常人根本就难以看清,只能看见无数的残影,令人眼花缭乱。
    就如同一位钢琴家,在用灵活的十指弹奏一首快节奏的钢琴曲一般,在场的人甚至能够听到了金针在王畅双手撩拨之下,发出的阵阵颤音,音调时而柔和,时而急促高亢,十分·奇妙。
    小莲情不自禁的说道:“王医生连治病救人的方式都这么帅。!”
    在王畅的手法下,道道真气顺着金针温养刺激林小姐周身的经脉穴道。
    凌空飞针法、隔衣刺穴法、生命音律法,王畅此时所展露的手法都是他所承师门的不传之秘。
    这三种法门,哪怕常人传承并且学会了其中一种,都足以笑傲华夏医学界了。
    可这三种法门却还不是王畅师门的绝顶医术,最绝顶的往往却是人们看不见的,无论是昨天王畅给那个中毒的男人解毒,还是今天给林小姐治疗,都用了一种旁人看不见摸不着,甚至连患者本人都无法感受到的古医道的绝密传承·。
    真气温脉法!
    普通中医针灸之术的原理,就是用金针刺激患者的穴位,促进患者气血循环,阴阳调和,最终不药而愈。
    王畅的真气温脉法,不仅仅是用金针刺激患者的穴位,更是让患者身体自然产生一种生物能,促进患者气血循环,让患者阴阳调和。更是透过金针将自己的体内的内气注入患者的体内,帮助和促进患者康复,这种治疗手法,是治本之法,温养患者之根本,治疗效果远远超过了现代西医所谓的仪器,开刀,药物。
    可谓是从根本上治愈患者,而非西医所讲究的哪里坏了治疗哪里,甚至西医还讲究哪里坏了就开刀割掉哪里,或者换掉哪里。
    比如换心脏,换肾脏,割阑尾!
    殊不知,人体本身即是一个完美的小宇宙,人体周天循环,生生不息,周而复始,才能生机永存,甚至寿与天齐!
    割掉,或者换掉人体任何一个部位,都是对这个完美周天循环最致命的打击,西医这种治疗方式,本身就进入了一个魔障,用华夏道家的话来说,那就是入了魔道!
    当然,王畅并非否定完全否定西医,现代医学是取长补短的,中医和西医并非完全对立,甚至有些别有用心的人将现代医学完全划归西医,从而试图否定华夏中医的效果。
    在华夏这个中医传承之地,中医变得污名化,反而是在西方那些洋鬼子的手中,中医受到了广泛的欢迎,成为高端的存在,这其中少不了无知之人和别有用心之人的推波助澜,更少不了一些不学无术打着中医名号行骗的庸医败坏名声。
    治疗过程足足持续了一个小时,一直运行真气对王畅来说是一种不小的消耗,额头已经隐隐布满了一层细汗。
    林小姐的这种病情比起昨天那个中毒的病人更加复杂,需要十分的耐心和专注力,同时保持高速的手速对体力的要求也很高,一般人可能即便知道方法也坚持不了五分钟,这需要归功于王畅的古武道修炼使得他的身体远超常人,耐力和力量都异常强悍。
    “收!”
    王畅低喝一声,抬手将收所有金针都给瞬间收了起来,整齐的摆入针盒。
    小莲赶紧上来一脸心疼和崇拜的替王畅擦干净额头的汗,低声问道:“王医生,林小姐的病被治好了吗?”
    “暂时没有大问题了,待会儿她应该就会醒过来了。。”
    经过一番调养,林小姐的病情算是稳住了。不过要痊愈,还需要几种药材辅助治疗。毕竟王畅虽然知道方法,但却没有他那老不死的师傅的火候,无法全靠自身内气替林小姐完全治愈。
    “我有点累,先走了。”王畅觉得没什么事了,长出一口气。
    “辛苦了,王医生。'小莲柔声道
    就在此时,门外冲进来一个四十多岁,面向雍容华贵,看起来十分温婉的妇人。
    妇人看到躺在病床上昏迷不醒的林小姐,满脸的担忧,带着哭腔大喊道:“小婉,你怎么样了,你别吓妈妈啊!”
    “啊…我这是在医院吗。”
    就在此时,林小婉缓缓睁开眼睛醒了过来。
    刘晨远见状,立马抢功一般朝着妇人走了过去,语气殷勤的说道:“林夫人,您别着急,别着急。令千金经过我的悉心治疗已经好的差不多了。您别急……”
    “明明是….......”
    小莲气不过,想说什么,却被王畅给拉住了。
    见状,刘尘远忘了之前王畅的强硬,还以为是王畅终于识趣的怕了他,更加理直气壮的说道:“是什么?要不是我最近苦心研究,找到了古中医的疗法,林小姐能这么快康复么?倒是这个姓王的小子,刚才还阻碍我为林小姐治病呢。”
    “是你妨碍刘主任给我女儿治病?”
    林夫人忽然转过了头,盯着王畅,那原本雍容的眼神,此时看起来竟是有些可怕。
    “林夫人.....…”
    另一名小护士嘴巴张了张,本想把实情说出来,却在刘晨远的眼神威胁下,最终还是没有开口。
    “呵呵…”
    王畅微微笑了笑,拉着满脸不情愿想要替王畅打抱不平的小莲,迈步走出了病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