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全能医皇 >第1章出山入世

    金舟市,金舟第一医院,医院的大门前站着一个浓眉大眼、身形挺拔的男人。
    他叫王畅,身上穿着廉价的红蓝条纹衬衫,兜里揣着一只略微碎屏的触屏手机,右手里提着一只超市购物的大布袋,给人一种有点拮据老土的感觉。
    王畅的左手中拿着一张纸条,低头看了看纸条上用毛笔写的十分工整的字迹,又抬头看了看面前气派高大的医院大楼,自语道:“金舟大道,金舟市第一医院,是这里没错了。
    老头子还算有点良心,竟然把我安排到这么好的医院里工作。”
    王畅提着大布袋径直朝着医院大门的保安值班室走去,对着里面的保安笑了笑,露出一口整齐的大白牙,说道:“大哥你好,我找黄德帅。”
    “找谁?”保安上下打量了王畅一眼,挑着眉毛问道。
    “我找黄德帅前辈,就是你们医院的院长。”王畅笑着回答道,音量提高了一些。
    “黄德帅?”保安摇摇头,说道:“我们医院院长姓柯,根本没有黄德帅这个人。”
    “居然没有黄德帅这个人?”王畅有些愕然,暗道老头子良心发现什么的果然是假的,把自己从山上赶下来,让自己来这里找院长安排工作,结果人家医院里的院长和老头子说的根本不是一个人。
    叭叭叭叭——
    一阵急促的汽车鸣笛声响起,一辆迈巴赫停在医院门口,车上坐着一男一女两个打扮时髦、长相靓丽的年轻人。
    驾驶座上的男青年满脸的桀骜不驯,扯着大嗓门、一脸嫌弃对王畅说道:“土老帽,提着你的破袋子赶快走开,你挡老子路了。”
    “年轻人,待人和善一点,心火盛,肝火旺,小心会上火加肾虚哦。”王畅朝着那青年人笑了笑,提着袋子走到一边给他们让路。
    他刚刚下山,不想和别人计较,如果让这个年轻人知道自己手里这个破布袋里都是价值百十万的珍贵药材,不知道还会不会叫它破布袋。
    “你他娘的骂谁肾虚呢?你是不是找死?”
    王畅脸上的笑容莫名的激怒了这个男青年,大吼一声从车上跑下来,指着王畅的鼻子大骂道:“你信不信我弄死你也就是赔个几十万的事。”
    保安值班室里的保安立刻关上了门,拉好窗户,假装没有看见这些事,这男青年一看就是不好惹的主,他一个小保安可不想凭白招惹上麻烦。
    王畅一副看傻子的眼神看着他,暗道师傅说的果然没错,山下的人脑子都不好使,还脾气暴躁。
    车上那个女人也下来了,拉着男青年的胳膊,劝道:
    “哎呀,老公,算了算了,你跟一个吊丝计较什么啊,你可是跆拳道黑带,要是一下子把他打残了可不好。”
    “呵呵,我老婆还是心地善良啊。”男青年闻言大笑。
    王畅无语的摇了摇头,转身就要走,却被男青年给叫住了。
    “慢着。”男青年不依不饶的追上来拦住王畅的路,说道:“我听我老婆的不和你计较,但你必须给我道歉,不然我打残你。”
    “我刚下山不想惹事,别烦我。”王畅皱了皱眉头。
    “嗨呀,你个土老帽还挺拽啊。”男青年见王畅这副语气,顿时更加不爽,想到刚刚对方说自己肾虚,心中燃起怒火。
    王畅不搭理他,绕过他继续走着。
    “你特么是真的找死!”男青年看着王畅的背影,咬牙低吼一声,突然一个冲刺朝着王畅跑去,一跃而起,膝盖朝着王畅的背部脊椎撞去。
    脊椎是人体重要的关节,如果被弄伤很可能会让人直接瘫痪。
    男青年的这个膝撞强劲有力,且十分专业,显然是真的有两下子,而且是抱着废掉王畅的目的去的。
    出手狠辣,心肠歹毒。
    王畅没有回头,听到身后的动静,眼中闪过一丝冷光。
    看来不给点教训是不行了。
    只见王畅瞬间俯腰扭身,一记又快又准又狠的鞭腿重重的抽在那青年的脸上。
    几颗带血的牙齿飞出,男青年还在半空中就侧飞了出去,砸进了绿化带中,半边脸高高肿起,脑袋晕乎乎的。
    王畅收腿而立,目光淡淡的扫过躺在绿化带中的男青年,他这一腿还是收了力的,否则连钢板都踢弯过的他,一脚就能要了对方的命。
    “啊,老公!”站在远处等着看自己老公大显神威的女人见状吓得大叫一声,连忙跑去扶那个男青年。
    王畅撇撇嘴,转身就走。
    “孙……孙子你别走。”晕晕乎乎的男青年捂着半边脸朝着王畅喊道:“你打了我,只要你还在金舟市就别想活!我告诉你,我……”
    王畅停下回头冷冷的看了他一眼,那男青年被王畅的目光扫过,瞬间如同被掐住脖子的鸭子一般,声音戛然而止,张大了嘴却不敢继续往下说。
    一阵救护车的鸣笛声响起,一辆闪烁着急促警报灯的救护车停在了医院门口,几名护士神情紧张从救护车上推着一辆急救推车下来。
    推车上躺着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身上穿着满是泥土灰尘的工作服,脸色痛苦,身体蜷缩,双手捂着腹部。
    “快,这个人需要急救。”
    “快去通知赵医生。”
    “赵医生今天结婚,最快需要一个小时才能赶回来。”
    “那就刘医生、王医生、马医生都可以。”
    “他们都去参加赵医生的婚礼了。”
    “这可怎么办?快通知他们回来,我们先带病人进去。”
    “好,快推病人进去。”
    几个护士手忙脚乱的推着病人进了医院,王畅看着那病人的脸色由白转青,觉得事情紧迫,出于医者的本能,他转身跟着那些护士一起朝医院走去。
    “哎,你干嘛,我说了医院没有黄德帅这个人……”保安值班室里的保安见状朝着王畅喊道,但看了一眼不远处躺在绿化带半边脸肿得老高的男青年,他又默默的坐了回去。
    王畅走的很快,跟着那些护士一直走,很快便到了急救室门口。
    一个年级比较大的护士和几个看起来比较年轻的女医生走了过来。
    她们并没有把男人送进急救室,而是焦急的在急救室门口商量着什么,而此时那个男人的状态已经明显在变得越来越糟。
    “病人浑身抽搐,面色铁青,四肢无力,按压肌肉有明显痛感,初步诊断是中毒了。”
    “排除是食物中毒的可能性,可能是工业中毒。”
    “那怎么办,工业中毒需要先抽血化验,不能乱来,可病人等不了啊。”
    工业中毒有太多的可能性了,全世界有八百多万种化学物质,其中常用的化学用品有九万多种,并且这个数量还在不断的增加。
    工业中毒是一种极其复杂且危险的状况。
    “谁知道病人在哪里工作的?做什么的?接触过什么化学品?”护士长看向几个送人来的小护士。
    几个小护士互相看了看,都一脸茫然的摇摇头,他们是接到有人打急救电话,说路边躺着一个人快不行了,对于护士长的问题都不清楚。
    “时间紧急,我们边等赵医生回来,边给病人抽血化验,尽快弄清楚他中的毒。”护士长见状指挥道。
    “人命关天,不能等了。”王畅见状走上前去。
    “你是病人家属吗?”护士们问道。
    王畅没有回答她们,不想浪费时间在这些无用的对话中,直接发动武道修为,聚势于目,一眼扫过这些护士。
    那些护士和王畅的目光接触以后,顿时都产生一种奇怪的感觉,那就是仿佛不管王畅说什么她们都应该照着做。
    其实这是武道修炼到高深处,武者自身威压对普通人的影响,王畅用来对付这些年轻的医生护士也是怕啰嗦起来浪费救治病人的时间。
    “你们在旁边配合我。”王畅说着在布包里扒拉了一番,从一堆珍贵药材的底下翻出了一个檀木盒子,打开后顿时一片金光闪闪。
    周围的护士和医生都愣住了,王畅这样一个看起来有些穷困潦倒的人居然能有这么多金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