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靖难英雄谱 >第348章背水1战

  蓦地就觉后颈一凉,蓝桥回头一看,原来是武羿和谢雪初挽起裤腿,在水潭里打闹起来。
  谢雪初见她泼出的一捧凉水溅到蓝桥,忙灰溜溜地跑过来连声道歉。风夜菱则趁机教训武羿,教他不要胡闹。
  蓝桥好言安慰,武羿和谢雪初却也不好再闹,正要退出去,忽听一人在身后道:“你们几个鬼倒是会找地方,竟钻到这样一处绝妙的洞里来。若能在此洞闭关练功,吸收日精月华,想来必能事半功倍。”
  众人见是风镇岳,纷纷上前问安,蓝桥汗颜道:“大军困顿,我却在这里游玩,让侯爷见笑了。”
  “抱歉的话就别了,太见外,我来找你是有别的事。”风镇岳笑眯眯地转对风夜菱道,“借你的好夫君一用,你不会有情绪吧?”
  “才不会呢,赶紧领走!”风夜菱作嫌弃状,拨了拨手道,“照顾他一整,都快累死了。”她完自己也不禁莞尔,朝蓝桥做了个鬼脸。
  “怀远,我想先考考你的轻功。”风镇岳仰起头,顺着岩壁看向头顶透下光的悬崖,“这个岩壁,你有没有本事爬上去?”
  这洞内的岩壁不但角度近乎垂直,更常年被水雾浸润,湿滑不堪,蓝桥心里有点没底地道:“晚辈尽力而为。”
  风镇岳看了一眼有些担忧的风夜菱道:“放心吧,我跟在他后面接着,不会有事的。”
  蓝桥抓紧岩壁,壁虎般向上爬升,风镇岳提醒道:“你可尝试着逆运掌力,想象一股向内推出的掌风,把岩壁牢牢吸住。”
  “多谢风伯伯指点。”蓝桥依言照做,果然得以紧密地吸附在岩壁上。
  他稳稳地爬上悬崖,但见红日西沉,夕阳的余晖几乎贴着地平线射向他脚下的黑石峡和远方的黑铁山区,把山石、山谷、山崖和山坡照出一面金一面黑的光影效果,更突显了这片山区的沟壑纵横。
  “真是一片大好的河山啊。”风镇岳不知何时踱到蓝桥身后,缓缓道:“若非不合时宜,这黑石峡实是值得一游的风光胜地。”
  蓝桥纵目眺望,但见崖下或扎堆休息、或分散铺路的琅琊军战士如蚂蚁般渺。
  风月明蹲在峡口处,正和许杨一起研究这附近的地形。许杨频频点头,不时起身指挥士卒挖掘或堆砌一些简单有效的防御工事。
  杜媛面向东侧的崖壁盘膝而坐,慕容英、唐梨和杜震环绕在她身旁。慕容英单手按在杜媛背上,正以真气助她调养。
  琅琊军的战士们大多聚集在距峡口五百步的范围内,呆滞的目光颓然看向峡口外他们来时的山路。
  轮换的百多名琅琊军战士分散在峡口以北数里长的峡道内,有的采集石料,有的砍伐树木,在淤泥正中铺起一条可供一骑通行的路。
  泥泞的谷道曲曲折折,被左右的崖壁遮掩,蓝桥即使站在高崖,仍看不到尽头。
  以目前的速度,就算一直铺到明早上也完不成。
  但蓝祖望追兵在后,站在风月明的角度,的确也不敢将全员投入铺路。一旦蓝祖望追到峡口,双方开战,本就精疲力竭的琅琊军战士因为铺路无法形成有效的战阵,必然难逃覆灭的命运。
  可现在这样又能好多少呢?
  从前一早在江浦发动攻击,到现在第二的黄昏,大部分的士卒已多达十六个时辰没合过眼。这峡口前方泥泞难行,后方又是险峻的山路,谷道里易攻难守,时地利一样也不占。
  最关键还是士气低靡。
  除了连续赶路的疲惫,精神上的挫败感更加致命。
  敌军在数量和装备上的压倒性优势,长时间深入敌后的孤立无援,有道是一鼓作气再而衰,他们在江浦一次突围不成,在庄家村又未能按既定的计略击败蓝祖望,成功救出风夜菱时建立的些许信心早在漫长的山路上消耗殆尽。
  他们现在或坐或躺地瘫在谷道里,看着西沉的太阳,每个饶心里都在发慌,没人知道还能不能看到明的太阳升起。
  “你觉得蓝祖望追上来,我们有几分胜算?”风镇岳背负着双手,悠然踱到蓝桥身边道,“我们怎都要度过淮河才有可能彻底甩脱他们,在此之前,无论如何都是难免一战。”
  蓝桥苦笑着道:“若是侯爷命全员参与铺路,蓝祖望追上来,我们一成胜算也没樱现在大家轮换着休息,胜算可以增至三成。”
  “大家都是两只手两条腿,敌方兵力比我们多一倍,装备也更精良。”风镇岳哈哈大笑道,“三成?你太看得起我们了。”
  他的声音忽然顿住,目光炯炯地盯着蓝桥道:“要想不在今夜被蓝祖望全歼于此,必须尽一切可能提振我军士气,背水一战,与他们硬碰硬地干一仗,然后全力铺路前进,抢在敌方步兵和铳手赶到之前离开黑石峡,抵达淮河南岸。只要渡过淮河,他们就再难追上了。”
  “风伯伯的我都明白,可眼下这情景,如何才能提振士气呢?”蓝桥点头道,“难道还能凭空造个大喜事出来?”
  “也不算凭空捏造。”风镇岳胸有成竹地道,“我有一个请求,虽然有点突兀,但关系到我军近千将士的生死存亡,也关系到我风某饶颜面,希望你能答应。”
  蓝桥一拱手,肃容道:“请风伯伯吩咐。”
  风镇岳却未直,话锋一转道:“你有没有想过,要是今夜大家都战死了,我见了百川,该怎么像他交代?”
  蓝桥不解地道:“风伯伯指的是?”
  风镇岳从容道:“我们订下的儿女姻亲,再没有人能看到了。”
  蓝桥陡地明白了风镇岳的意思,一股热血涌上来道:“风伯伯的意思是,让我和菱儿提前成亲?”
  “我知道你三年的孝期未满,但事急从权,我们趁蓝祖望追上来之前的这点时间把你和菱儿的婚事办了,这样就算我今夜战死,也可以瞑目了。”风镇岳诚恳地道,“你能答应我吗?”
  “我是没问题啦,菱儿对我很好,能和她终成眷属,是我的福气。”蓝桥坦然道,“就是不知她会怎么想。”
  “何不自己去问问她?”风镇岳和蔼地笑道,“百川早在菱儿三岁时就认准她做儿媳,我相信他的眼光,不会看错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