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牧云九洲 >第269章暗度陈仓
    夜幕下的镜湖微波不兴,四周的群山如处子一般,围绕着它,是那么的静谧而安详。
    夏雨正在感慨大自然造物之神奇,却忽然感知到一个矮小的身影在镜湖上一闪而过。
    呀,这人的境界好高啊,居然达到了履水如走平地。
    夏雨立即凝起神识,牢牢的锁住那人,赫然发现,原来此人竟然是当年宁乡府中那个低调的馆驿护卫刘威。
    刘威此人本是宁乡知府谢成夫人余梅的准师弟,他因为暗恋其师姐,一直耽在宁乡的馆驿中。
    当年,夏雨与徐琛为了去宁乡借军火,与余梅、刘威二人多有交集,后来,还是兰小琦出手,方始打败了他们。
    从那以后,夏雨便再也没有听到余梅、刘威二人的消息,仿佛他们从此真的淡出了江湖。、
    但是,夏雨却知道,这个余梅与刘威却是那个隐秘的大陆联合会的骨干,他们又怎么可能因为一次失败就永远沉寂下去呢?
    那么,现在,刘威忽然在黎明前出现在这里,绝对不会是偶然的。现在北伐在即,各方势力都是蠢蠢欲动,那个大陆联合会,绝对不会自甘沉寂的。
    夏雨总感觉金世方肯定蛰伏在某一个不为人知的角落,在待时而动。
    莫非,那个所谓的大陆联合会也想趁机浑水摸鱼吗?
    夏雨多了个心眼,悄悄跟随在刘威身后。他现在的境界早已将刘威甩下了几个层次,再加上,他施展的是三人行心法加持的藏灭心法,几乎到了无影无形的境界,自然不会被刘威发现。
    刘威在前,一路狂奔,很快就来到连绵的群山之中。
    当东方隐隐泛起一片鱼肚白的时候,刘威终于来到一个小小的山洞前面。
    夏雨见刘威竟然在那山洞口不停的徘徊,终于还是鼓起勇气,对着山洞轻声的呼唤,“师姐,师姐,你在吗?”
    良久之后,山洞内传来一个女人慵懒的声音,“小威呀,不是说我们以后再也不要见面的吗?你怎么又找到这里来啦。”
    夏雨听这女子的声音正是余梅,不过,他神识灵动之极,更是听出了另外一个人的声音,那个声音却是充满了惊慌,“夫人,刘大人他忽然出现在这里,不会是来捉奸的吧。”
    听这声音正是宁乡专员谢成的师爷秦寿。
    夏雨暗笑,这个余梅与秦寿一直是暗度陈仓,没想到,隐退之后,居然是旧情难断哈。
    只听余梅冷冷的说:“你这个禽兽不如的东西,有点担当好不好,老娘与他又没有什么婚约,你要怕,也是怕你们的专员大人好不好。”
    “我,我,我谁都怕,还是最怕你。”
    “去,没个正经,怕我干嘛,老娘我又不会吃了你。”
    “你已经吃了我某一处的东西了。”秦寿的声音很是猥亵。
    “瞧你那出息样。”
    夏雨分明感到余梅与秦寿正依偎在一起,干那种禽兽不如的勾当,一时之间,不由耳热心跳。
    其实,自从与兰小琦分别以来,夏雨一直是心如止水,像现在这样的血脉贲张还是第一回。他不由狠狠的呸了两声,暗暗收慑心神,渐至无物无我的境界。
    刘威在山洞前面不停的走动着,那样子很是焦躁,“师姐,你为什么还不出来,是不是那个秦寿也在这里面。”
    余梅忽然出现在山洞前面,柳眉倒竖,杏眼圆睁,“小威呀,你说什么哪,不要老娘给了你一点颜色,你就拿去开染坊。哼,老娘愿意与谁在一起,谁也管不着,告诉你,老娘就与秦寿在一起啦,你能咋的,你自己什么德性不知道吗?想要拥有老娘就要有本事来满足老娘啊。你有秦寿那本事吗?”
    刘威在余梅的强势之下,竟然一阵失神,“又是那个秦寿,我看他就是一个禽兽不如的家伙。”
    “他禽兽不如咋的啦,老娘就喜欢他这个禽兽,哼,当年如果不是你不能带给老娘应有的快乐,我又怎么可能下嫁给谢成呢。”
    “可是,师姐,当年你下嫁谢成不是因为我们组织的大事业吗?现在,你不能因为这个禽兽而误了我们组织的大事啊!”
    “我们的组织!”余梅沉吟片刻,幽幽的说:“不错,如果不是我们师父为了自己的利益而答应金会主,我这样一朵鲜花又怎么会插在谢成那泡牛粪上呢?而你,你这个懦夫,明明深爱着我,为什么不敢出面阻止呢?就那么眼睁睁的看着老娘落入豪门之中,受尽折磨。如果不是秦寿,我身在宁乡府中,又哪来一丝快乐呢?我,我好委屈,呜呜……”
    夏雨不明白余梅为什么会突然大哭起来,看她双肩不停的抽动,竟然是充满了委屈。
    刘威不知所措的站在那里,“师姐,你别生气,都怪我不好,又惹你生气了,我真该死。”
    余梅冷冷的看着刘威,“你坏,明明知道人家放不下你,还要来刺激人家。如果不是你长的太过磕碜,我,我又怎么会离你而去呢?可是,这么多年,我虽然嫁入豪门,我的心却一直在你身上啊,总有一天,我们会守得云开见月明的。”
    刘威更加的茫然,“师姐,你说的是,今天,我们终于可以在一起了。”他慢慢的走向前去,畏畏缩缩的向余梅张开双臂,那样子显然是想将她拥入怀中。可是,他的身材实在是太过矮小,再加上五官严重的扭曲,面对美艳如花的余梅,竟然自惭形秽,怎么也不敢靠近她。
    余梅脸罩寒霜,“小威,你总是这样没有一点信心,既然爱人家,为什么不大胆的说出来,你不说出来,人家又怎么会知道呢?”
    夏雨在一边看得又是好气又是好笑,余梅明明与那个秦寿在山洞之中行苟且之事,却要在刘威面前装出一片痴情的样子。偏偏这个刘威竟然一厢情愿的信以为真。他恨不得现身向刘威揭穿余梅那丑恶的嘴脸,转念一想,这两人突然出现在这里,绝对不是幽会这么简单的。何况,哪有幽会时另一方却带着相好的。可见,这个余梅一直便是在利用刘威。
    只见刘威深吸一口气,冲余余梅大喊,“师姐,我,我……”
    夏雨以为刘威一定在要大胆的表白了,谁知他却是欲言又止,最后竟然弱弱的说:“我,我奉会主大人的旨意,请你立即通知谢专员,即日出兵阻止麦香会北上。”
    “啊――”余梅与夏雨同时一惊,不过二人的惊讶之处显然不尽相同,前者是期待之后的失望,而后者则是意料之中的惊喜。
    夏雨没想到刘威前来余梅隐居之所,竟然是奉了大陆联合会会主金世方之命,更让他不可思议的是,那个金世方竟然悍然下令让余梅的丈夫谢成出兵阻止麦香会,这一切实在是太过意外了。
    难道几年前,黑暗森林在安古林大王那强悍的能量轰击之下,灰飞烟灭,那个金世方果然躲过了那一劫了吗?
    夏雨想想也是,几十年来,金世方一直在大陆上搅风搅雨,如果就那么玩完了,这也太平淡了吧。
    其实,夏雨在内心深处一直在怀疑金世方一定会逃过那场惊天大爆炸的。
    如果金世方就那么被炸死,那么,夏雨反而会更加的失望。因为,在他的内心深处,对这个原四海帮的帮主,现在大陆联合会的会主,总有一种别样的感觉,具体是什么,他却又是一片茫然。
    现在,突然听到刘威是奉金世方之命,让余梅出面,要求宁乡的专员谢成出兵阻止麦香会,这怎么不让夏雨震惊呢?
    而余梅却是冷笑一声,“小威啊,我原来还以为你是想我了,才会来看我,没想到你竟然是为了会主大人的事,才会出现在我这里。哼,老娘我已经淡出江湖了,从此再也不想问江湖上的是是非非。”
    刘威一脸的惶恐,“可是,师姐,会主大人说啦,此事事关重大,如果让那个姓夏的小子实施他的计划,那么,很可能会改变大陆的格局,说不定他小子因此成为大陆上举足轻重的人物。”
    余梅转过脸去,“姓夏的小子爱咋咋的,老娘我管不着,也不想管,这些年我一个人隐居在这里,消遥自在,谁还耐烦管他的闲事啊。”
    刘威只能陪着笑脸,“师姐,当日会主大人与东瀛人决裂,这几年的处境一直很是被动,他不是不想大举义旗,只是因为,我们大陆联合会受到姓夏的那小子的打击,元气大伤。所以,会主大人才会蹈光养晦。而现在,段元首悍然称帝,这正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所以,会主大人高瞻远瞩,看准这是一个绝佳的机会。他就是要阻止麦香会发动的北伐。可是,现在的大陆联合会实在是太孱弱了。所以,会主大人才会不惜与东瀛人再次合作。”
    夏雨再次一惊。
    余梅显然也是大出意料,“什么,你说会主他竟然又与东瀛人沆瀣一气啦。”
    “不是沆瀣一气,是再次联合。会主大人说得好,这是强强联手,只有这样,才能很好的扼制麦香会,从而帮助段元首坐稳他的龙椅。”
    “啊,会主大人他竟然要支持段元首称帝,这不是在倒行逆施吗?”余梅大惑不解。
    夏雨更是一头雾水,这个金世方行事实在是太过匪夷所思了,他与东瀛人反反复复或许还可以归咎为利益使然,可是,他原本与光复政府却是势同水火,这一次怎么会忽然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拥护段明称帝呢?
    这其中莫非隐藏着什么惊天的秘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