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能看见本章说 >第1001章诚实真讨厌
    皇冠只是个借口。两横只是不想上台被大家嘲笑而已。
    宋野看左小乌,看她头上闪闪发光的皇冠,好像骄傲撑起的一座塔尖。
    他再看两横,除了裙子、红皮鞋外,什么多余的装饰都没有,头发只是梳得整齐些,整个人灰扑扑的,一点耀眼的光都没有。
    镜头偏爱闪烁的东西,教室前排有个摄像师,蹲在地上,抓着左小乌拍,其他人只是扫过一遍。
    宋野走到蛇哥身后,拍拍他肩,问他:“有皇冠吗?”
    蛇哥收收口水,说:“没有。你想戴?”
    蛇哥的目光很复杂,宋野摇摇头,又回板凳身边坐下。
    到底有什么东西,能让两横赢呢?赢过那个叫她丑八怪的左小乌?
    这时主持人讲完,学生上台唱歌。
    舞台上的墙面剥蚀得乱七八糟,上面还有孩子们涂画的痕迹,跟选手们的精致妆容比起来,像是巫婆褶皱的老脸。
    宋野看着墙,就想到家里那面写满红字的墙,两横时不时会喷去污剂,试着擦掉几个红字。
    宋野突然抓住板凳的手。
    板凳瞳孔一缩,看宋野。
    宋野问他:“有去污剂吗?”
    板凳说:“车里有。”
    宋野说:“有几瓶?”
    板凳说:“有一箱。”
    宋野说:“好,跟我去拿。”
    等宋野和板凳提着一个水桶回来,正好是左小乌唱歌的时候。
    左小乌唱完,走下台,台下响起掌声。
    左小乌的妈妈优雅地笑,惹得蛇哥又是一阵卡卡连拍。
    再过两个人,就轮到两横了。
    宋野把两横叫到角落里,给她那个水桶,跟她说了接下来的计划。
    两横有些犹豫,“可以吗?我能做到吗?”
    “你行的。就把炸弹改成这桶去污剂。其他都一样。”
    两横说好。然后提着桶要走,宋野又叫住她。
    “两横。”
    两横回头。
    “下回谁说你丑,告诉爸爸,爸爸帮你削她!”宋野说。
    两横点点头,说:“不过没人说我丑啊。”
    “嗯?那左小乌她”
    “她没说我丑。”
    宋野远远地看左小乌一眼,庆幸自己刚才控制住自己,没去骂左小乌。
    随即心里涌起一股歉疚。
    唉,真是的。是自己想脏了。左小乌只不过是个一年级的小女孩,自己刚才想那么多干吗?
    两横犹豫了一下,说:“她说你丑。”
    “啊?”
    宋野还没反应过来。
    两横说:“左小乌看我和她穿一样的衣服,就过来跟我说。”
    “说什么?”
    “说你爸是个丑八怪。”
    宋野呆住。对左小乌的歉疚一下子消失,更生气,更委屈。
    左小乌原来不是自己小声说丑八怪。
    她还当着我的面说我是丑八怪!
    敢说我是丑八怪!
    虽然接近事实,但也不要亲口说出来啊!
    诚实的小孩子真特么讨厌啊啊啊啊!
    宋野的心受到了百吨千吨的伤害,压成鱼饼,摊在宋野胸里,跳都懒得跳。
    之前对两横的怜惜,对左小乌的愤怒绞在一起,最后融成对自己丑陋面容的无比感慨。
    我太不容易了。
    宋野双目含泪,想哭。
    两横说:“爸爸,你给我讲你爸的事,说你爸爸那么丑,离婚了,谁会要他,说到那里,我就想哭了。你跟你爸一样丑的话,不是永远追不到郑老师啦?”
    宋野眼泪掉下来。
    两横说:“你说我比左小乌穿得漂亮多了,我知道啊。可是说实话,爸爸你要是穿西装,应该是比不过左小乌爸爸的,还好她爸爸今天没来。”
    宋野咬住嘴唇,差点哭出声。
    两横说:“爸爸,你别哭了,一想到你这么丑,我就替你难过,我也想哭了。”
    宋野毅然抹掉眼泪,催两横去做准备,自己去板凳身边坐下,问板凳:“有墨镜吗?”
    板凳说:“有,开车用的。”
    宋野说:“给我。”
    板凳从怀里掏出来,递给宋野。
    宋野戴上墨镜,墨镜下流出泪水,拉出两道长长的泪痕。
    板凳搞不懂宋野,好像当爸爸以后,经常哭。
    有女儿的人就是不一样啊。
    两横提着水桶上台,rap god前奏响起,两横开始唱。
    也许是听腻了儿歌和抒情歌曲,台下的观众,不管家长还是学生都坐直了。
    两横伴着节奏,机枪炮式说唱,唱到f炸弹时,转身提着水桶朝墙上一泼。
    台下惊呼,这是什么表演?为什么手法如此娴熟?好像泼油漆讨债似的。
    两横掏出抹布,开始跟着节奏,一边说唱,一边擦墙。
    手抖得跟那些说唱选手一样,只是单独做的话有点痞气,不适合自己的身份,但是改作擦墙的话,一下子连歌词似乎都敞亮起来了呢!
    我是勤劳的小蜜蜂,一边唱歌一边擦墙,清洁劳动我最爱,我是个聪明的孩子……
    虽然一点都不押韵,但是反正也听不懂歌词,台下的家长学生们一起靠两横的动作脑补了歌词大意。
    太可爱,太干净了!
    伴着极速的说唱声,两横擦净了半面墙,坐在台下的老教师热泪盈眶,拿掉眼镜不停地擦眼泪,10年前墙上不知道被哪个学生写的“黄老师是个大肥猪。”,现在终于擦掉了!
    十年啊!
    十年之前我不认识你你不属于我,你还在墙上写字问候我,十年之后,我们是朋友还可以问候,我一定问候你是个大肥猪!
    一首rap god唱完,半面墙干干净净,两横拿着抹布向观众弯腰敬礼,然后下台。
    家长们、老师们、学生们集体站起来,叫好,鼓掌,流泪。
    歌唱成什么样没听清,不过这墙擦的是真干净啊!
    左小乌唱完歌就坐在妈妈身边,看大家反应这么激烈,很是不满,问妈妈:“她唱得也一般啊!”
    妈妈训她:“看看别人,歌唱得好,还会擦墙干家务,多学学。”
    左小乌委屈极了。
    校长鼓完掌,找到郑雨,“谢谢你培养出的好学生啊。”
    “哪里哪里。”
    “叫她把剩下半面也擦了吧。”
    南子棋爸爸鼓完掌,羡慕地看宋野,感慨别人教出个好女儿,鼓励身边的子棋:“儿子,我相信你总有一天会跟她一样,红杏出墙的。”
    南子棋很烦:“爸!不会用成语别乱用好不好?”
    南子棋爸爸:“哦,那就是狗急跳墙。”
    ……
    蛇哥鼓完掌,过来找宋野,找了半天,没找到人,最后还是板凳提醒他,说这个戴墨镜的就是。
    蛇哥问宋野:“两横泼的东西是”
    宋野骄傲地说:“是我们公司的去污剂,整整一箱倒桶里。我想出来的主意。怎么样?”
    蛇哥说:“挺好的。那一箱记你账上。一共2940元。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