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个王爷去种田 >第625章落叶归根

    洪城虽然是边关城池,但因为这一带的贸易兴隆,故而也是一座大城池,且城内有钱人极多,背景都比较复杂。
    为了不错过一丝可能找到汉王的机会,白灵用了几天的时间,将整个洪城了一遍,依旧没有找到汉王的踪迹。
    上官煜那边,在跟踪过林军师和王将军之后,也是一样的结果。
    “他们都坚信,那就是我父王。”上官煜语气沉重的道。
    “我们去查影卫的尸体,只要还有影卫没找到,一切就都是未知数。”握着上官煜的手,白灵给他注入勇气,“只是他们以为,咱们还没有确认,不是吗?”
    “好。”上官煜沉声应道。
    “还有那道密旨,今晚我们再跟踪王将军一次,或许能有所发现。”白灵道。
    “不必了。”上官煜摇头道:“虽然没有找到密旨,不过从王将军酒后的话,不难判断出我父王出事,和皇帝脱不开关系。这件事,除非我父王能出现,否则是查不到证据的,没人敢说出实情,皇帝也不会允许。”
    “那就这么算了?那王将军是帮凶,可也是直接……”
    将杀害两个字咽回去,白灵怒道:“即便是身为臣子,也该有自己的原则。可以我这几日得到的消息,那个王将军就是个罪大恶极之徒,皇帝用他是因为听话,咱们可以用自己的办法除掉他。”
    “我父王的一些东西,都在王将军那里,也该拿回来了。”上官煜点头,带着几分报仇的意味道。
    “好。”白灵应声。
    两人合计了一番,确定了要让王将军如何死之后,才在空间里小憩了一会。
    为了不引起他人注意,所以两人要先去验尸,之后才能去杀人。
    夜黑风高,在城外的一处荒地上,一个偌大的坑里堆放着一堆尸体,都是死而无人收拾的。
    上官煜没检查一具尸体,脸色便沉重一分。
    汉王的亲卫,几乎都是死于利刃之下,且伤口不仅是一处,显然是经历了生死搏斗。
    而汉王的暗卫,则是死的更为凄惨,除了利刃所伤之外,身上几乎都是羽箭。
    当将深坑里的尸体都清查一遍之后,上官煜的双手已经划破了好几道口子。
    白灵见状,忙用灵泉水给他清洗。
    “亲卫和暗卫都在,影卫不在。”上官煜不知是该
    为这个事实而高兴,还是悲伤。
    这些亲卫,都是随汉王出生入死的人,每一个都是看着上官煜长大的,还教过上官煜功夫,说是叔叔也不为过。
    暗卫不常接触,但也都是跟在汉王身边许多年的,忠心耿耿。
    可眼看着这些尸体,全部都被抛尸荒野,若是这附近有野兽,将会是尸骨无存的下场。
    “他们都是为保护你父王而战死,想必知道王爷还有生还的可能,九泉之下也能瞑目了。”白灵不曾体会过上官煜所经历的,自然不知道他会多难过,却能感受到他的悲伤和怒火。
    “灵儿,能将这些尸身,都收进你的空间吗?”上官煜询问道,怕白灵会心里膈应,又道:“我不想他们暴尸荒野,可若是在这里安葬,难免会被人恶意毁尸。而且他们大多出身紫霄城,我希望能让他们落叶归根。”
    “他们是英雄,应该有英雄的待遇。”白灵颔首,挥手间将所有的尸身都收入空间,又带着上官煜进了空间,“空间里有香烛,你先祭拜他们一下,等会也好让他们亲眼看着仇人是怎么个死法!”
    不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多的死人,却是第一次看到这般惨烈的死法,白灵心中都被激起了恨意。
    如今影卫失踪,或许代表着汉王有生还的可能。
    可看着这些尸身,不难想象的到,那些对他们下手的人,目的就是要将汉王等人全部杀死,不留一点生还的余地。
    而王将军是这件事的刽子手,最该付出代价!
    当白灵找到王将军之际,王将军正在搂着美妾亲香,听他说话的语气,便知道今日又喝了不少的酒。
    白灵直接一把药粉洒出去,将二人迷晕,也不管美妾如何,将王将军收入空间。
    上官煜刚好祭拜完那些护卫汉王而战死的烈士,便将王将军衣衫不整的躺在草地上。
    “人交给你了,这一身的肥肉看着恶心!我先去密室逛逛,这个肥猪可是藏了不少金银财宝。”踢了王将军一脚,白灵看着上官煜问道:“那个林军师也干净不了,他可是能做王将军主的人,要不要把他也弄进来?”
    “不必。”上官煜摇头,“我会让人看着他,林军师的来历不清,他比王将军有用的多。”
    白灵并不曾询问过具体的事情,故而听上官煜这么说,便点了下头,也没有多问。
    两人分工协作,是因为白灵怕自己忍不住下狠手,到时候上官煜就少了复仇的快感。
    不论汉王是否活着,王将军的行为,都等于欠了上官煜的杀父之仇,定然不会让王将军死的那么痛快才是。
    用了小半夜的时间,白灵不仅仅是将将军府里的金银财宝搜刮空了,就连王将军在外头置办的私宅,以及用妻妾名义开的铺子也没放过。
    一个贪墨粮饷的将军,得来的都是不义之财,甚至是不知害死了多少将士,以及让多少阵亡将士的家眷断了生路,这样的钱财就该取之于民还之于民。
    一整晚,白灵都在办着我来也的事,但这次并未用我来也的身份,免得引人起疑,怀疑到汉王府头上。
    且说汉王妃终于与运送尸体的队伍汇合,在半路上便要求开棺验尸。
    “围上白布,不要让任何人亵渎了王爷的尸体。”汉王妃吩咐下去,立即有人在棺桲周围围上白布。
    为了置换冰块,棺桲并未封死,所以只需要抬起棺盖就可以。
    侍卫们打开棺桲后,便背转过身去,都不忍心再看里面的尸身。
    “主子……”紫晴和紫云,一左一右的扶着汉王妃,怕她会承受不住。
    “你们也转过去。”汉王妃轻抬手,避开了二人的搀扶,“本王妃要仔细的验一验,决不能让身份不明之人,冒了王爷的身份。”
    “是。”两个丫头应声,转过身才敢拭泪,死死的咬住嘴唇,才没有哭出声来。
    而汉王妃,也在这一刹那落泪。
    那身沾满鲜血的盔甲,是她再熟悉不过的。
    每次汉王在京城小住的时候,汉王妃每日都要亲自擦拭一遍。
    而汉王出京时,汉王妃会帮他穿戴好盔甲,道一声保重,夫妻又不知何时相见。
    可如今,冰冷的盔甲被冰块包围着,再也听不到摩擦的声响。
    “不会是你的,我不相信你还没有实现诺言,就这么离我而去。你说过,要带我游历山川,圆我未出阁的梦想,这些我都记得,也等着你来实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