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唐玄玉 >第507章留个活的去报信
    留个活的去报信
    徐玄玉入长安,只是为了见识一下这个时代最大的城市。
    东都洛阳,虽是神都,其实还没有长安大。
    “都说唐朝的长安是这时世界上最大的一座城市,它面积约八十七平方公里,比明清时期的北京城都还大一倍不止,是古代罗马城的七倍。到我生活的那个时代,还有不少二线城市都还没有这个时候的长安城大,想想都吓人。”
    “千年前的古城,怎么可能有这样的规模?”
    这种感受,其实在第一次过来长安的时候,徐玄玉就有,不过是被罗门长安分舵副舵主葛龙给破坏了兴致,逼得连长安城都没进,就灰溜溜地绕道了。
    “这一次,谁都不能阻拦我好好逛逛这座城市。”
    “朱雀街、大慈恩寺、大小雁塔,还有那已经经历了两朝的皇宫…进去是很难进去了,但是在外面瞅瞅也得瞅。”
    徐玄玉的这种想法,车渠他们倒是非常能理解,因为他们也挺想看看的。
    不过因为有东都洛阳的印象,长安给徐玄玉的冲击力并
    没有那么夸张,一切都还是在预想之中,两个城市差异不算很大。而单靠用脚丈量,也不是特别能分辨这更大一点的城市的感觉。
    只不过长安毕竟是更新的城市,它的一些街道,坊间的布局什么,感觉比洛阳还是好一些的。
    欣赏完了风景,徐玄玉决定替自己找回场子。
    “玉弟儿,你和易海魂在这边被人欺负过?”车渠当知道这一点时,马上虎目精光暴涨,“什么人?我这就去把他给剁了!”
    徐玄玉轻笑:“当然是罗门中人了,这里罗门分舵规模可不小,副舵主葛龙老头是个准一流高手,我和易海魂过来与东方岚碰面,他们正在追杀东方岚…”
    回忆到东方岚,徐玄玉眸光还有些黯然。
    这是个好姑娘,可惜…红颜薄命!
    在听了徐玄玉的故事,车渠豁然站起:“欺我玉弟者死!你们先出城,我这便就去找他!”
    倒不是车渠冲动,而是他有足够的信心,只要他是一个人,这座城都别想困住他!
    “慢着。”徐玄玉制止住了车渠。
    “怎么?玉弟儿?”
    “你跟我们一起出城,我们引蛇出洞便是!”徐玄玉胸
    有成竹道。
    车渠了解徐玄玉:“玉弟儿,你有计划了?”
    “当日东方岚不过是教训了几个罗门弟子,就捅了马蜂窝一样。”徐玄玉微微耸肩,“那我们就故技重施啊,一点点引出罗门的人来,风铃丫头,你不是嫌这一路无趣么?马上有好玩的来了。”
    “哈…太好了,我已经准备好了。”柳下风铃摸了下小琼鼻,“等下让我知道哪个是葛龙,我先喂他一记黑蝶镖。”
    柳下风铃挺喜欢黑蝶镖的,她从存真那全部抢过来了。
    车渠瓮声道:“他的脑袋我来砍!”
    “那就那个梅仁品,这次他要是又来了,我喂他一记黑蝶镖。”柳下风铃铆足了劲儿头。
    徐玄玉隐约感觉到有道眼神的情绪波动有点高啊,侧首看过去,是吴明珠,当下笑了:“回头出城了,你暂且离我们远点…”
    “为什么啊?”吴明珠瞪眼莫名。
    “以免混战起来伤到你。”徐玄玉轻笑,“你虽然学了一点武术基础强身健体,但是毕竟不擅长战斗,就一旁呆着吧。”
    “不行,我是公子的奴婢,哪有公子你们在拼命,我却
    一旁看着的?”吴明珠摇头道。
    徐玄玉微诧:“你不害怕?”
    “害怕啊,可害怕我也要跟公子在一起,就算只能帮公子挡一刀,那也算是报了公子大恩。”吴明珠说得非常的诚恳。
    “师兄,就让她跟着吧,反正都轮不到你出手,她也无需帮你挡刀。”柳下风铃脆笑。
    凝霜也笑道:“是啊,估计我也不用出手,有大兄、风铃和胖猿他们三个足够了。”
    徐玄玉笑看向三人,安全感十足。
    这要是玩游戏,这就是最强肉盾加两个超级输出啊。
    于是乎,恢复了真实形象的六人来到了徐玄玉他们当日碰上葛龙的那个地方附近的驿站。
    东方岚曾经就是在这里教训了几个罗门弟子。
    说也巧,徐玄玉他们过来的时候,正碰到几个罗门弟子相当的霸道,明目张胆地收过路费。
    “几位爷行行好,我只是一个穷书生…”这个在求情的还是个书生,佝偻的背有些可怜,“为了带父母来见见长安,已经用掉了家里的所有存余,吃饭都要节省…”
    罗门弟子可没有多客气,直接一脚踹在了他身上,将他踹翻在地,“没钱滚回去种田啊,出来玩个屁啊?”
    这一脚可心疼死老母亲了,悲呼了一声连忙去扶自己的儿子:“儿啊!”
    而旁边战战兢兢的老父亲则是一怒抽出的柴刀就要拼命。
    “老东西,竟然比我们还先动刀?真是想找死!”
    罗门弟子冷笑,手中横刀骤然出鞘!
    刀光一闪!
    “当…”
    一声脆响,横刀被一柄柳叶刀撞开。
    “什么人?胆敢管我罗门的闲事?”
    当那四个罗门弟子看向柳叶刀来路时,他们看到了一个巨大的身躯,还有几道更加凌厉的柳叶刀。
    “噗噗噗…”
    三个罗门弟子被柳叶刀钉翻在地,全是在喉口,一刀致命!而另外一个罗门弟子,看着头顶那足以将他劈成两段的熊咆刀,当时就尿了,一股尿骚气腾起。
    “大兄,你可不能杀了他啊,得有人报讯啊!”柳下风铃拍了拍手,十分兴奋她抢人头抢得快。
    对于这种小喽喽,远程攻击确实有那么一点优势啊。
    车渠也没脾气,收刀后一脚将最后一个罗门弟子踢飞。
    那个罗门弟子一落地,挣扎着爬起,就屁滚尿流地跑了
    。
    驿站中的其他人一看,杀罗门的人还特意留一个报信,也知道这是来了强人了,谁都不敢瞎管事。
    凝霜正指挥者袁打扫战场,将那几个被柳下风铃杀了的罗门弟子的武器和身上值钱的东西都收走了。
    杀人不越货,那才是缺心眼呢?这些可都是钱啊!
    “真是多谢几位侠士。”书生艰难地爬起来,表示感谢,“要不是你们,我们一家三口恐怕就要被人打死了。”
    “是呀,真是多谢几位恩公,恩公们好人有好报啊。”书生的母亲已经跪着磕头了。
    书生的父亲还有点懵,前一刻他还以为自己要挂了呢。
    没想到遇到贵人了。
    心里是感激,但也吓坏了,这些贵人好年轻,但是好狠辣犀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