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国虎符 >第474章张儁乂之心3K

  并州,太原郡。
  中都县城,这是蒙武自出兵太原以来面对的第八个县城。
  越打越顺畅的蒙武心中反而蒙上了一层阴影,六七天前和法正的交流,让他们推测到袁绍也许会因为公孙瓒的压力以及那个完全掌控稳定幽,冀二州的机会,从而放弃和大秦继续争夺并州这一块已经被两分,还处于黑山张燕和十万黑山军虎视眈眈威胁的地盘。
  毕竟,在冀州尚未彻底稳固,又有机会拿下公孙瓒从而全掌幽州的机会下,并州这块贫瘠之地,对于袁绍势力来说已经成了一块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袁绍要退,张郃要走,那我们要不要试着打打看,一则给张郃点压力,让他要走赶紧走,好快点把并州给让出来,好让咱们在全掌并州之后,有充足的时间和精力去重新经营河套地区,为我大秦创出一片牧场来!”
  “二则,也是试试张郃的打算,毕竟将在外,军命有所不受,张郃如今掌握着并州上党,太原,雁门三郡,皆可谓是并州的精华之所,此等情况下,如今已然坐拥三四万百战精兵和两三万郡县守兵的张郃,是否还愿意轻易放弃并州,听从袁绍之令返回冀州,就成了一个问题!”
  总之,在法正和蒙武达成默契推断后,蒙武也没有犹豫,直接就领兵前来试探张郃深浅和想法的初衷。但是蒙武和法正怎么都没料到的是,这一路打来,在成济和程武这两个莽夫的带领下,秦军真的是一路莽了过来。
  平陶、大陵,祁县、京陵、兹氏、界休、邬县、一路打到现在摆在蒙武面前的中都县城,张郃那边就好像根本没有收到消息一般,既没有领军前来迎战,也没有直接放弃并州,全面退军。
  总之,张郃一方直接无视了一路上势如破竹的蒙武大军。
  这一路上,蒙武大军除了和那些原本就在各地城池中驻守的郡县守兵交手以外,硬是没有和张郃手底下的袁军精锐打过一次照面,轻轻松松的就拿下了和河西郡接壤的大片太原郡地盘。
  “将军,你说这张郃小儿到低是啥意思?”中都县城外,旗帜招展的秦军大营内,蒙武副将徐安一脸疑惑的看向蒙武问道:“要是按照军师的推断,袁本初是准备放弃并州,要让他直接退兵回冀州,从而全力拿下稳固冀幽二州。那按道理来说我们都打过来了,他张郃还不趁着未曾和我们交战早早退兵,难道还要等到和我们交上手无法退军再走?他也不想想,真的等他和咱们交上手了,他还能轻松走人?”
  “但要说张郃不准备退兵,袁绍也不打算放弃并州的话。那按照前线弟兄们送来的请报上说,我们刚拿下平陶城,张郃就整军离了晋阳城。但到现在,整整六天的时间,咱们绕着泾水都打了一圈了,太原郡十六县,马上八县都要被咱们拿下了,咋还不见他现身?”
  “莫问老子!”蒙武挠了挠脑袋,他此时也没有搞懂张郃的操作,又拿什么去回答徐安,唯有不耐烦的摆了摆手,“管他娘的要干啥,反正他张儁乂走不走,这并州老子都拿定了,去传令,让弟兄们吃饱喝足了,明天一大早,就直接进攻,拿下中都!他张儁乂来也好,不来也罢,反正老子吃进肚子里的,别妄想让我再吐出来!”
  “诺!”徐安点点头应道。
  “报!”还不等徐安退下,大营外一骑探马就兴冲冲的策马冲了过来,一边冲,一边高声的向营内吼道:“将军,将军,刚刚得到消息,张郃退兵了,连同雁门郡境内的所有袁军,全部都收缩退到了上党一线。现在整个太原、雁门二郡,除了雁门郡那边还留存了不少原本就由当地百姓组织的些许郡县守军和关卡守军以外,基本城池都空了下来。根据消息,张郃不仅对二郡城内的百姓秋毫无犯,更是遗留下了不少的粮草,辎重等物!”
  “嗯?!”蒙武一愣,不由的有些错愕,微微沉吟,脑袋迅速转动起来,“不对劲,张郃要是真早就准备这么果断的放弃退军,那为什么要拖到现在,好像在专门等我们拿下大半太原郡一半。百姓,粮草辎重!难道......”
  蒙武脑中闪过一道灵光,嘴角露出了一丝惋惜,无意识的摇头叹息道:“张儁乂倒是一个妙人,不过,汝如此作为虽说不负华夏,但终归不是人臣所为,就是不知道袁本初可能容的下你!可惜了,如此人物却不能为我大秦所用,明珠暗投啊!”
  “将军!张郃主动放弃太原,雁门二郡,让我军未动一兵一卒,就能轻松得到二郡,掌握十之五六的并州,足以说明当初将军和军师的推算并未出错,袁本初就是要放弃并州了,但是为何看将军的样子,反而不太高兴?”徐安疑惑的看向蒙武。
  “高兴,怎么不高兴!”蒙武摇了摇头道:“张郃退军,能让吾等轻松拿下并州,避免了儿郎们用命去搏,某家岂能不高兴。”
  “那将军为何面带惋惜,暗自叹息?”徐安小心请教道。
  “某只是想到了张郃此时退兵,以及退兵前任由吾等进军拿下大半太原郡的缘由罢了!”蒙武面色一肃,“并州之地,自汉庭桓帝以来,汉胡杂居,乌桓,匈奴等胡人之辈势力颇大,除了吾等收服的上郡,西河郡和袁军占领的上党,太原,雁门这五郡以外,并州九郡中,五原、朔方、云中,定襄四郡,基本上已然沦为了南匈奴、乌桓等异族胡人的地盘。”
  “也就是说,雁门郡已然成了我华夏对抗胡人的边陲重地,一旦在吾等出兵的同时张郃直接退军,那胡人必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从而通过雁门关内侵。那时吾等尚在西河,刚入太原,就算速度再快,最多也就是能拿下太原,将胡人拦在太原郡外。但无论怎样雁门郡必然会沦陷,到时候,失去了雁门关天险,面对胡人精骑,这雁门郡恐怕要十室九空咯。”
  “而依照我和孝直之前的推算,以及对袁本初的了解,我甚至并不能排除他会在令张郃退军的同时,联系乌桓和南匈奴进军并州,故意将雁门,太原统统让于胡人,从而令他们在并州死死的牵扯住吾等,让我们陷入和异族的大战之中!”
  “什么!他怎么敢!”徐安心中一惊,脸上显现出怒色,“吾等征战,无非是为个人国粹,打来打去也不过是我华夏内战,他袁本初身为华夏之民,更是一方诸侯,岂敢作出此等丧心病狂之事?!”
  “为何不敢!”蒙武冷笑一声,“汝以为袁本初此人是什么好货?!以冀州为诱,引诱公孙瓒南下攻冀,再以金银贿赂韩馥内臣,让其引狼入室,悍然强夺自家故吏之地,全占冀州。其后韩家那么一大家子人的消息,你别说你不知道?”
  “随后,吾等杀了逆汉皇帝,光复大秦,他更是假借攻吾等之名,行占并州之实,事不可为,更是悍然要放弃并州,准备全力攻略冀幽二州,此人枭雄人物,你觉得他什么做不出来?”
  “......”徐安神色一沉,脑中默默的回想了一遍蒙武所言,默然无语,沉吟了片刻后方才继续问道:“既然如此,那我们是不是应该尽快进军,起码先拿下雁门关,以防备胡人入侵!”
  “不错!”蒙武点了点头,望着上党的方向,沉声说道:“袁本初心性薄凉,亦是枭雄之辈,能做出此等决定并不算意外,不过,某惋惜的却是张郃!”
  “张郃!”徐安抬头看向蒙武,脑中同样回想起了这段时间的种种形势,眼中一亮,问道:“难道张郃这段时间的所作所为是因为他不同意袁绍的命令,故意为之。”
  “嗯!”蒙武点头,带着一丝敬意道:“张儁乂无愧君上曾经所言的大将庭柱之名。要是某推测的不错,张儁乂之所以迟迟不现身却又不退兵,为的就是将太原大半让给我们,从而预防他退军后。胡人一旦入侵,我们能第一时间拿下太原进军雁门郡,阻拦胡人。”
  “这也是他为什么在各地城池中留下了一定粮草辎重的缘故,无非是让我们能保持战斗力,好应对胡人!”
  “想不到袁本初麾下也有如此大将,可惜不能为我大秦所用!可惜了!”徐安脸上露出惋惜和遗憾,深深的叹了口气。
  “未可知也!”蒙武摆了摆手,抬头看向徐安笑道:“天下未定,袁本初要拿下冀幽二州,迟早会和吾等对上,到时候,有张儁乂今日之为,他的归属,可不好说啊!”
  “哦!将军的意思是......”
  “好了,某没啥子意思,赶紧去休息吧,既然猜到张郃的意思了,那我们可不能还让胡人进了我华夏之地,甚至五原、朔方、云中,定襄四郡,迟早我们也是要收回来,河套地区,早晚只有有一个声音,那就是秦音!”蒙武的话,斩钉截铁,自有一种威严和霸气内敛其中。
  “诺!”徐安拜服,恭敬的行了一礼,转身退下。
  “呵呵!”
  蒙武脸上露出一丝笑意,喃喃说道:“张儁乂,其实除了这几个目的以外,让我们陷入和胡人的大战中,也未尝不是汝的目的吧!只不过,要是等吾等平定胡人,拿下整个并州、河套地区,将其变成我大秦的牧马场以后,袁本初真的还能接受你的解释吗?!明珠暗投,此等有自己意志的将领,当有更远大的前程,汝还是准备好,等候时机乖乖为我大秦效力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