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国虎符 >第229章开启能力的郭奉孝

    “奉孝?!”听着耳边突然响起的熟悉声音。
    一刀挥出,奋力斩杀了眼前挺qiāng向自己刺来的韩遂铁骑,嬴子戈微不可查的点了点头,随即不着声色的向着己方残余的兵马杀近。
    刚杀到一半,嬴子戈神色一变,他发现韩遂竟然丝毫不顾及己方上百尚在围攻自己的士卒,悍然下令射出了完全覆盖自己周身十余米范围的箭雨。
    “不择手段,不悯部下!”
    望着那漫天的箭雨,以及慌乱后撤的围攻将士,嬴子戈神色微冷。
    虎目左右扫视了一遍,冷哼出声,随即不顾疲倦,奋力压榨起了自己体内的罡气。
    已然黯淡下去的纯金色罡气再一次沸腾起来,随着嬴子戈的动作,缓缓凝聚到了他手中的百炼战刀上,“韩老贼,你的末日不远了!”
    话音落下,战刀挥出。
    霎时间一道冲天而起的纯金色巨大刀芒横扫了半边天空,覆盖而下的箭雨在这耀眼的纯金色刀芒下,就好像遇到了奔腾的洪流一般,瞬间被冲散逆卷而回。
    “呼呼”
    沉重的喘气声响起,嬴子戈不着痕迹的用刀在地面点了一下,借力稳住了自己的身形。
    接连的大战,以及不间断释放罡气大招,对于他的体力来说是一个极大的挑战,如不是韩遂突然不分敌我覆盖而下的箭雨,他是怎么也不会选在在此时再一次使出如此耗费体力的大招。
    只不过韩遂的这一招虽然再一次耗费了嬴子戈的大量体力,但嬴子戈心中却是兴奋的,因为他知道自己的危机暂且解决了。放眼望去,一直以来悍不畏死,源源不断向着他们冲杀的韩遂铁骑,在韩遂这不分敌我的箭雨下,终归是迟疑了。
    不仅远处的兵马没有再向前冲锋,就是方才紧紧贴身围攻嬴子戈,却在嬴子戈大招下被救的上百名韩遂铁骑,也愣在了原地,呆呆的互相对视着,不知所措。
    “这种主公,真的值得你们追随吗?!”
    短暂的停滞中,嬴子戈喃喃的对着身边的一众韩遂铁骑快速说道,随即借着恢复的体力,悍然向着大营中退去,“儿郎们,随孤退入营中防守!”
    声若洪钟,不仅惊醒了残存的黑甲军和嬴子戈亲卫,更是惊醒了韩遂以及一众兵马。
    “杀!都愣着做什么,快点杀!”此时的韩遂已经快要失去冷静,平静的神色中缓缓泛起了一丝疯狂,双眸中闪过一丝寒芒:“放箭,继续放箭!”
    一片静默,所有的韩遂兵马都罕见的停滞了片刻,随即悍然重新拿起了手中的兵器,听从领命向已经远离辕门,朝着大营深处退去的嬴子戈等人杀去。
    宛如惊涛骇浪一般的铁骑潮流再次出现,只不过这一次,他们的战马好像慢了,他们手中的兵器也好像迟缓了。
    古代特殊的军队制度和知识垄断,让大部分的普通人家出来的汉子都格外的朴实,吃着谁的饭,当着谁的兵,那就为谁卖命。
    纵然因为韩遂的所作所为伤透了心,但是一众铁骑在短时间内,特别是在战场形势依然占据上风的时候,是万万不可能违背韩遂命令,做出抗命叛逃或者无视反击的行为的。
    潮流涌动,气焰滔天。
    跨过辕门,没有了这个狭窄地势的阻拦,数千名韩遂铁骑第一次完完整整的铺了开来,卷动的钢铁潮流瞬间好似化作了铺天盖地的汪洋一般,带着冰冷的煞气以及猩红的血气向着嬴子戈大营中横扫而去。
    “差不多了!”
    大营中央,时刻用精神力监控战场的郭嘉喃喃自语,白衣飘动,一阵无形的波浪悠然顺着他的身形向外散发,霎时间一阵狂躁的龙卷风突然出现在了奔涌的钢铁潮流之中,无数韩遂铁骑瞬间被吹得东歪西倒,整齐的阵型,瞬间变得混乱不堪。
    “起雾!”
    一招建功,单手挥动,营帐中的郭嘉神色沉着的挥动了自己的左手,霎时间又是一道无形的波纹以他的身体为中心,极速的向着大营中扩散而去。
    雾,伸手不见五指的浓雾突然从大营中升起,弥漫在天地之间。所有人的视线都在第一时间被遮挡起来,朦朦胧胧的大营中,除了那无数的黑色影子以外,再无他物。
    “怎么回事!”
    “是妖术!”
    “怎么办?!”
    “射!”
    一边混乱嘈杂的声音之中,突然响起了一道低沉而坚定的声音。正是得到郭嘉指挥,提前带领兵马藏入营中的嬴子戈。
    有着郭嘉这个战场雷达掌控者的存在,纵然身处大雾之中,嬴子戈依然带着身后的兵马灵活自如。
    早就已经寻好埋伏点的嬴子戈,不等郭嘉的指挥,就第一时间抓住了战机,悍然下达了命令。
    低沉的声音在雾中回荡,此刻还能残存跟随在嬴子戈身边的一百余战士,都可谓是精锐中的精锐。纵然身处这突然升起的大雾之中,他们也没有丝毫的慌乱,得到了嬴子戈的命令之后,第一时间将自己手中早已准备好的箭矢射了出去。
    百箭横空,纵然在浓雾的遮掩下,看不清楚眼前的事物,但是那无数隐约活动的黑影,已经清楚的告诉了嬴子戈众人敌军的动向。更何况,数千名韩遂铁骑一起涌入,就算是随便向着记忆中他们的方向射出一支箭,射中的几率也是巨大无比的。
    “啊”
    果不其然,箭雨之下,一声声哀嚎突然响起,那是中箭将士最本能的反应。
    混乱在这一刻升起,原本就被那一阵突然刮起的龙卷风弄的混乱不堪的韩遂铁骑,终归是崩溃了。崩溃在了这突然升起的浓雾之中,崩溃在了韩遂对于他们生命漠视的举动之中,崩溃在了那雾中无边无际的黑影之中,崩溃在了对于未知的恐惧之中,崩溃在了这不知从何处突然射来的夺命之箭中。
    所有的一切让他们开始疯狂的嘶吼着,部分身处中箭将士身边的韩遂铁骑,更是调转马头就向着自己记忆中的辕门逃去。
    践踏,鲜血、肉泥、哀嚎!
    前所未有的混乱充斥在了整个大营之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