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国虎符 >第78章记忆等于实力
    “陆吾,你出来!孤有话要问你!”
    识海深处,赢子戈的意念小人方一成型,就神色平静的呼唤着陆吾。
    平静到一种近似机械的状态。
    “君上,某知道你要问什么。吾只能告诉你,蒙恬的忠心绝对没有任何问题,而虎符的记忆塑造也绝对是完美的,之所以会出现如今的情况,归根结底来说,还是因为蒙恬太强了!”
    赢子戈方一开口,陆吾的声音就传了出来淡淡的解释道。
    “太强了?”
    赢子戈神情疑惑的喃喃自语了一声,方才继续问道:“什么意思?”
    “君上,就是字面上的意思。蒙恬作为吾大秦祖龙陛下坐下最受信赖的无双大将,他的能力自然不会仅仅是如今表现出来的那么简单,或者说如今复生的蒙恬其能力甚至还达不到巅峰之时的一半!”陆吾语气平静,好似对于说这种推翻自己曾经所言的话没有任何感觉。
    “嗯?”
    赢子戈双眸中闪过一丝凛冽。
    虽然一直以来他也不是没有察觉到这一点,但是毕竟没有亲眼见过大秦蒙恬的真正能力,对蒙恬的了解更多是依赖于记忆中的史书记载以及家中传承下来的传记。同时无论是蒙恬自复生以来表现出来的能力,还是虎符所展现出来的神通,都已然让他足够满意。故此对于这些在他看来细微的差异,他却是从来都没想过去详纠。
    然而此时却从曾经信誓旦旦保证复生之人能力不变的陆吾口中,听到了这种完全不一样的说法,这不由得让他心中产生了一丝阴霾,神色渐冷,沉默不语。
    “孤记着你曾经可不是这么说的!”
    时光消逝,半晌之后赢子戈方才压下了心中纷乱的思绪,神色凝重,语气微变的盯着识海上空。
    “君上,某并没有乱说,复生之人的能力、潜力的确没有发生任何改变。若说刚复生之时还会有所欠缺,但某可以保证,最多一年之间他们的能力绝对可以媲美其前世最巅峰之时!”陆吾语调依然平静,好似没有感觉到赢子戈那快要充斥整个识海的无形威压一般。
    “嗯?”赢子戈语气微微重了一丝。
    “君上,能力,潜力并不代表实力!”似是知道自己的答案不能让赢子戈满意,陆吾不等赢子戈询问就继续补充了一声。
    赢子戈微微一愣,那充斥识海宛如实质的威压缓缓消散,神色中带着一丝疑惑沉思起来。
    “能力?潜力?实力?”
    半晌之后,他神色中的明悟越来越多,深邃的双眸逐渐泛起了亮彩,喃喃自语。
    “原来如此,如此浅显的道理,孤之前却没能想到,看来却也是中了所谓的灯下黑!”
    能力者,能为之力,可以说是一个人掌握的各种技能,文武之道应该都可以算在其中,甚至耕夫农桑之能,铁匠器械之能,商贾牟利之能等等…….皆可算于其中。
    而潜力,顾名思义自然是先天之天赋,也即是一人未来所能达到之高度。
    但却也不是绝对,所谓“世事无定论,天定胜人,人定亦胜天”。
    潜力的大小高低,往往只能作为一个参考,甚至它最多只能决定一个人的底线,却绝对决定不了一个人的高度。
    而说到实力,却又不仅仅于此。
    实力者,可以算是一个综合者,实际上可以说是由三部分组成的。
    其一为自身所学,所有掌握的文道或武道之力都以算到其中。
    其二为自身心灵,也就是那在无数次血火金戈中,磨练出来的坚韧精神以及处事不惊的强悍心灵。
    其三,则是那从小到大无数的世事历练,锻炼积累出来的无穷经验。
    此三点,其一即为陆吾所言之能力,而其二,其三却绝对不是一句潜力之词就能概而论之。
    想明白这其中的关键之后,赢子戈凝重的神色有了一丝消散,停顿片刻方才淡然的继续问道:“陆吾,对此孤明白了。现在你就告诉孤蒙恬此时到底是什么情况?为什么你说是因为他能力太强,方才导致了此时的状况?”
    陆吾沉默了一会儿,似是没想到赢子戈这么快就能想明白其中的关键和差异,微微迟疑组织了一下语言方才开口:“君上,为了保证复生之后文武大将的忠诚,不至于使其威胁到君上之身,故此虎符在复生之时,强行封印了复生大将的往事记忆,并赋予了新的记忆,以此来保证其绝对的忠诚于君上一人,但这其中却也并非没有隐患。”
    “隐患?”
    “没错,就是隐患。君上亦知,虎符复生之人皆为我大秦百代之至强文武,每一个都可谓是时代的佼佼者,实力通天........”
    “所以你是说虎符为了保证忠诚,封印了他们的记忆,重新赋予的记忆损害到了他们的实力?”赢子戈不待陆吾说完,突然插话。
    “嗯,君上已知实力的组成之分,如今的蒙恬将军就是如此,能力过强,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能力还在以飞快的速度成长着,但是他的心灵精神强度以及经验却远远不足以驾驭住他的能力,此等情况下君上还让他组建了大秦蒙恬巅峰之时的战兵,黄金火骑,如此情况下,更进一步刺激了他的能力提升,自然就会导致他的心性越来越跟不上他能力的极限,进而越来越急躁且发生大变。”陆吾平静的说完,随即闭上了嘴巴,在那未知的空间中默默的注视着赢子戈。
    他很想知道,在如此情况下,赢子戈到底会做出怎样的选择。
    “忠诚?记忆?实力?蒙恬?”
    思绪纷飞,沉默无声。
    “呵呵,忠诚?陆吾,你觉得孤需要这种强制的忠诚?”
    识海之中,赢子戈突然呵呵的笑了一声,随即死死的盯着识海上空。
    深邃的双眸中闪过丝丝凌厉的神采,洁白的脸上神色淡然。
    张嘴而出的平静语气好像并不是在询问陆吾,而是在陈述。
    陈述一件根本不需要思考的事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