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国虎符 >第15章雄狮与鬣狗
    夕阳西下,一场大战,不知不觉间天色已经微微泛黑。
    大战后的北原草原彻底化成了血肉的海洋,满地的鲜血,汇合成了一条小河,染红了整片大地。
    大地上成百上千的羌人兵将,沉默的收拾着战后同胞的残尸,一片萧瑟。
    时间渐逝,天空越发的黑了下去。
    夜晚的凉风逐渐开始吹拂,草原上鲜红的野草顺着夜风不断摇摆。
    影影绰绰,仿若百鬼夜行。
    战场左侧一片地势偏高的草甸上,马超带领着七百多的马家骑兵正驻扎在此。
    中央的大帐里,马超慵懒的卧坐在几案的后边,俊美的脸庞在火光的映照下明明灭灭,他正在细心的擦拭着手中的虎头湛金枪。
    沉默片刻,一道温润的声音方才响了起来。
    “父亲就是让你来干这个的?”
    下手边,恭敬等待多时的马金连忙抱拳答道:“禀告少将军,北原虽小,然则盛产药材,北原城在每年的六月天,更是天下药材商人的云集之地。少将军,对于凉州此等荒凉之地,北原的药材生意一直都是除了马匹生意以外最重要的财富来源之一。以往凉州各大势力在背后互相牵制,因此默许了北原药农的自治,各家只是派遣商队前来打理。谁知此次烧当迷吾这一脉的烧当部落,不知道从哪里迁徙过来。一来就强势的占据了交通要道小吾堡,进而吞并了北原古城。本来各势力早就应该有所反应,但是那烧当迷吾相当狡诈,一面交好各方势力,一边挑拨离间,让各方势力相互拉扯。再加上在北原之地,烧当羌族的兵力颇强。这才导致前段时间北原的生意一直掌握在烧当羌族的手中。直到前段时间,不知是哪路人马暗中出手,一举干掉了烧当迷吾这个老狐狸,导致了烧当部落内乱。这才有了这次各家势力在北原上的明争暗斗。如今半年的征战,各大势力扶持的北原代表,基本已被扫平,仅剩支持烧当迷城的金城韩家,以及方才找到机会参与进来的我们。”
    “哼!那你白日为何阻我追击阎行?之后又要追击羌族溃军?”
    默然无语听了半晌的马超,突然端正了身子,一双虎目带着夺目的光彩,死死的盯着马金开口问道。
    “少将军,金城韩家毕竟势大,此次阎行败退,我们的目的已经达成。那阎行身为韩家的头号大将,并且还是韩家家主韩遂的女婿。如果少将军白日继续追击,将其斩于马下。难免会引起我们两家的剧烈争斗,得不偿失。”
    马金被马超的眼光盯着,只觉得呼吸猛地停滞了一下,努力的喘了口气,忍着压力,赶紧解释道。
    “至于之后想要追击,却是因为主公的命令。主公让某家在帮助烧当迷麻的同时,要想方设法的消减北原羌人的势力。”
    马金一口气说完这些话,赶紧低下头跪坐下去,等着马超的态度。
    大帐之内,又是一片让人窒息的静谧。
    良久,马超方才重新慵懒的坐了下去,继续擦拭着手中的虎头湛金枪。
    “你继续说。”
    马金看到马超重新恢复慵懒的姿态,提起的心也随之放了下去。虽然内心知道马超不会轻易对自己怎么样,但是当马超神态不对时,他就是不自觉的会对马超感到恐惧,就仿佛老鼠碰到猫一般。当下听到马超让继续,他不敢怠慢连忙开口说道:“少将军,虽然白天我们没有追击。但如今,您强势击败了韩家阎行,导致金城韩家退出了此次争夺。虽然因此也导致了烧当迷城的快速失败,而使得烧当迷麻得以兼并更多的烧当迷城手下,但是烧当部落毕竟元气大伤,纵使重新合二为一,互相之间的大仇却是已经结下,心有间隙,不足为虑。现在只要我们再忍耐几日,待主公搞定了其余家族,商谈完毕之后。肯定会有大军前来,到时候我们里应外合,必可一举攻破烧当部落,拿下整个北原。到时少将军不费吹灰之力,即可立下大功,主公必然欣喜万分。”
    马超垂着眼帘,手掌一点一滴的擦拭着虎头湛金枪。听着马金一点一滴将自己父亲的计划道出。
    明明灭灭的火焰将他俊美的脸庞映照的越发诡异起来。
    良久之后,他方才停下擦拭的动作,猛地握紧枪身,漠然说道。
    “大功某自会去立,但绝对不是按照父亲的安排,羌族狡诈无义,烧当迷麻更是其中的佼佼者。父亲大人的计划虽好,然则变数太大,烧当迷麻没有你们想的那么简单。”
    说到这里,他猛地抬起头来,紧紧的盯着马金。
    “汝去安排吧,今夜等他们收拾完成,沉睡之时,我们就动手。”
    说着,他用手指狠狠的扫过闪着寒芒的枪尖。
    “少将军………”
    马金一急,连忙开口。
    “嗯……父亲那里我自会去说,何况即使我们不动手,你以为烧当迷麻就是那么好相与的人吗?”
    马金话还没有说完,马超一双虎目冷冷的扫了过来,顿时只觉得浑身冰凉,犹如被一头雄狮盯住一般,无奈之下只能唯唯应道。
    “诺!”
    马超看到马金答应,方才满意的点了点头,慵懒的身躯微微伸了一下,俊脸上闪过了一丝桀骜。
    “父亲,某会让您看看,不用您的谋划,某也可以替我马家拿下北原。”
    一边说着,那早已经被罡气强化过的耳朵,微微一动,仿佛听到了那远处羌族的喧闹之声。
    而他没有注意到的是,表面上一脸焦急,想要劝阻他的马金,在低下头的瞬间,脸上微不可查的闪过了一丝笑意。
    ………………………………..……………………
    马家营地旁边一里之地,无数的火把在夜空下静谧的燃烧着。
    昏暗的营地里,除了伤兵们偶尔的shēn yín,只剩下巡逻哨兵的脚步之声。
    中央大帐,门口两名雄壮的羌兵忠实的站在岗位上,大帐里边,一群人围着烧当迷麻大声吹捧。
    “恭喜长老,此战大胜迷城小儿,从此我烧当一脉,必将在长老的引导下重登巅峰。”
    “哈哈,迷头,还叫什么长老,要叫族长!嘿嘿,反正俺也恭喜族长,解决了心头大患,迷城小儿一死,整个烧当一脉,现在必然是以族长为尊。”
    中央那人高马大的大汉,听着手底下人不停地吹捧,脸上却没有露出一丝喜意,反而坐在主位上,紧紧的皱着眉头。
    大帐内众人随着吹捧,渐渐也察觉到烧当迷麻的情绪不对,当下对视一眼,一个接一个的闭上嘴巴。
    大帐内逐渐变的安静起来,气氛压抑的可怕。
    半晌,烧当迷麻方才坐正了身子,看着帐内众人说道:“迷城小儿虽死,但本族长从未将他当作心头大患。我烧当内部的事情,本来就应该内部解决,要不是那愚蠢小儿,招来了金城韩家的人,某又怎会前去招惹武威马家。现在我烧当一脉,虽然内乱已除,然而外患未决。”
    大帐里几个人面面相觑,随即躬身问道:“族长,您就直说啥意思吧!您说怎么办,俺们都跟着您。”
    “哼,愚蠢,汉人狡诈,无论是韩家还是马家,都不过是一丘之貉,觊觎的还不都是这北原的药材生意。迷城小儿愚蠢,随随便便就去请来了金城韩家的人,逼得本族长只能也去找马家帮忙,现在我烧当一脉损失惨重,马家必然是请神容易送神难。你等告诉本族长,该怎么办?”
    烧当迷麻看着帐下众人一脸的蠢样,不由冷哼一声,压抑着心中的怒意,缓缓解释道。
    “啊!族长,不会吧,俺看那马家的人挺好的呀,俺们前去求援,连马家的少将军都亲自前来帮助俺们,这一次要不是那马家的少将军击败韩家那带头大将,导致韩家突然撤退,俺们还不一定能打赢。”
    烧当迷麻刚一说完,一名羌汉就率先嚷嚷起来。
    “闭嘴,这个世上,能相信的只有实力,本族长决定了,今晚先整顿人马,明日回小吾城后,等待时机,我们先拿下这七百马家军,特别是要抓住他们的少将军。之后只要马家安安稳稳的还好,要是他们心里有其他想法,那就别怪本族长心狠手辣了。”
    烧当迷麻说完往后一靠,狞笑道:“马家?呵,北原只能是我烧当一脉,是我烧当迷麻的。哈哈哈!”
    “嘿嘿!”
    帐内众人虽然大部分都没有听懂他的意思,但是看到烧当迷麻笑了,也就跟着大笑起来。
    大帐内一时群魔乱舞,热闹非凡。
    片刻后烧当迷麻方才停下笑声,大手一挥示意众人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