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战国大召唤 >第944章洛潮城

  周地
  周地总得来说,最为重要的便是东都洛阳,此地虽然不复往日的繁华,但其地理位置极其重要,如若周地有失,秦国可北上,和魏国两面夹击,突袭宜阳,不出三月,整个韩东以内的领土,都要丧失在魏秦两国手里,可谓是扼住了韩毅的咽喉。
  洛朝城,此乃是一做新城,乃是蓝玉在洛阳关前,根据地理,亲自设置的关卡,依山而建,为的就是控制秦国兵力的优势,此处并无平原,地势险峻,想要从此过,非九死一生不能尔,山下方树木!山锋像是一柄柄倒插在地面的宝剑,往下一看,令人毛骨悚然。
  如若不攻此城,秦兵的粮道将会受到极大的危险,城墙平原较小,无法容纳大量的兵马,如若强攻非死即伤,而此关和函谷关一样,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秦兵如若想要东进,要么从这里打过去,要么绕道从上庸着手,由南至北而上,但路途遥远,耗时耗力。
  而秦国早已兵分两路,一路由白起带领十万兵马,正面进攻上党,威胁岳飞的部队,也不过是牵制岳飞的兵力,为下面的王翦创造机会罢了。
  王翦手中足足有十五万兵马,麾下的人马对为敢战之士,兵临城下,决非泛泛之辈。
  半月之后
  王翦站在山下,看向这处的洛潮城,越看脸色越难堪,按着手中的宝剑,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神色简单。
  “父亲!”站在王翦身后的王贲!王彦章!王彦童三人走上城墙,看着愁眉不展的王翦,面色不解,在他们眼中王翦一直都是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大将军,何时像这样艰难了。
  王翦看着身后的三人,半响道:“可是有了城内的消息了!”
  “不错!此城内囤积了三万人马!守将乃是前郑宿将张辽!以及鲁将张合!还有一个寂寂无名的徐晃!”王贲将手中的竹简递给了王翦,脸色严肃道。
  “嗯!”王翦面露惊愕,拿起手中的竹简,接过王贲手中的主简,上下扫了一眼,抚摸着胡子,像是在思考着。
  “父亲以再下之建!先强攻一番!试一试他们的防御!如若不行!另寻他法!”王彦章也知道此城的重要性,无论多么难攻,先试一试再说吧。
  王翦看着手中的竹简,双手一合,半响道:“也罢,不过是一些寂寂无名之辈!老夫还怕他不成!传我令周德威、车英、李密、王伯当五人为开路先锋,暂时先试探一番!”
  “诺!”
  “集合兵马!快!集合兵马!哈…………快!”王彦章将王翦答应下来,整个人都兴奋了起来。
  数万人的调动,动静颇大,坐在大帐穿上盔甲的周德威抚摸着自己的胡子,拿着兵书细细的翻读着竹简,仿佛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气定神闲。
  “将军!奉大将军之令!命令将军发兵攻城”一员小将,拿着传令服走来。
  周德威抿了一口茶水,随后放下手中的竹简,将其扔在一旁,揉了揉自己的手腕,接过将令揣在腰间道:“本将知道了!”
  “末将告退!”
  周德威拍了拍手,走向兵器架上,拿去兵刃,半响道:“好宝贝!看我带你杀回故地!”
  洛潮城下,此城的危险在于城墙有三面,扼守整个道路,就像是巨人,张开自己的双手,两手坐落在两旁,胸膛顶在前方,死死的顶住前方,两边的城角上,布满了强弓劲弩!如若攻城不损失惨重!这次有鬼。
  而且能否上去都是问题,想要通过此城,唯一的通道就是下面的石梯,而下变就是悬崖,往向砸去,必然是粉身碎骨。
  周德威看着这地形,脸色都是一变,这哪里是大帐啊,这完全就是拿命填啊,自己当年可不知道这周地有这样的城池啊。
  周德威脸色难堪道:“冲锋!先登城上者!赏金三百!官升三级”
  “杀!”麾下的士兵什么都没有多想,整个人就想的打了鸡血一样,拿着手手中的兵器便是顶了上去。
  一旁的李密和王伯当两人骑着战马慢行,看着这城池的布局,脸色一变道:“这哪里是什么攻城啊!这完全是拿命填啊!”
  李密眯着一双眼,不知道在想什么,半响道:“既然如此!那就攻吧!”
  李密倒也不在乎,这些又不是嫡系部队,死了和他也没有多大的关系,反正自己又不心疼,反而还可以落下一个英雄善战的名声。
  城墙上,张辽虎目盯着下方,面沉如水,但还是比较淡定,虎目眺望着下方,冷哼道:“弓箭手准备!”
  “喝!”
  数万士兵全部张弓持箭,瞄准着城下的士兵,只见数千人跑了上来,走入平地,虽然不知道这些人为什么不放箭,但为了那功劳,一个个都跟发了疯的狗一样,想着城门冲去。
  “放!”张辽冷笑了一番道。
  “咻………咻………咻……咻!”三面的弓箭同时射杀而出,一个个箭如雨下。
  其中一员小将,脸色一变,连忙举起手中的盾牌,只听得:“叮叮当当的声音!”
  正前方的箭全部被他挡住,当即哈哈大笑道:“不过如此!”
  但话不过三秒,左右女墙上,士兵连连放射,一箭穿候!这家伙死的不能再死了。
  车英此刻率先登上城墙,脸色一变,大喝道:“快!组成圆盾,防御!”
  “哈!”只见数十人为一组,拿出盾牌,联合在一起,将其保护的严严实实。
  “叮叮当当……!”数声而下,全部被防御住,收效甚微。
  张辽双手撑着城墙,仔细的观看着这些秦兵的变化,一收手道:“停!滚石雷木准备!”
  “诺!喝!”
  车英躲在四城下,脸色难堪,这样的弓箭射角,机会无死角,在打下去,只不过是增加伤亡罢了,车英脸色难堪道:“全军听令!撤退!”
  “撤!”一行人这次缓慢的向后撤去,消失在城角!”
  “张将军!你对这秦兵怎么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