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圣武称尊 >第1772章不屑子孙

    经霸天提醒联想起那天瘟魔说过的话,包括其他两位圣者在内,神族众人都觉得细思极恐。
    “这种变故,究竟代表什么,本王觉得不必多说了吧。因此,我意欲相应天下大势,弃暗投明,引领神族投靠黑暗魔渊,开创更加美好的未来,诸位以为如何?”霸天意味深长的问道。
    神族众人也没思索多久,纷纷点头附和。
    即便是那两位圣者,也不敢出言反对。
    虽说他们也是超凡入圣之人,但资历,对神族的贡献都还不如王林长老。
    连王林长老都因反对投降,被王上亲自出手灭杀,更何况他们。
    刚刚被王林言语激发的那股慷慨激昂之气顿时在他们心底消失无踪。
    他们现在开始觉得,生活如此美好,遗臭万年他们也认了,总比立即去死来得好。
    其他神族之人也大都一样。
    值此绝境,他们并不敢奢望什么更加美好的未来,但有一点绝对是真理。
    好死不如赖活着。
    就算是高高在上,宛如神仙中人的神族之人,也终究是留恋活着的味道啊。
    就在这时,一道不和谐的声音传来。
    “爷爷,呜呜,呜呜。”
    王麟自小与爷爷最亲。
    他最怕爷爷,也与爷爷最亲。
    因为他心里清楚,爷爷是真的对他好。
    可以说,他能有今天这么大的成就,一半来自自身的优秀,一半来自爷爷的亲手调教和栽培。
    眼见爷爷陨落,他一下子就脑子炸裂了,身形一闪,便出现在霸天之前,哭道:“王上,爷爷有什么错,竟要将其至于死地,他跟你鞍前马后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你们要投靠黑暗魔渊,自己去投靠便了,干嘛要杀了我爷爷?”
    霸天淡淡回道:“人死不可复生,节哀。”
    王麟看向他的星眸则是渐渐充满了仇恨。
    霸天眉头微皱。
    对方虽然有脱胎劫的修为,但他乃已然参悟因果的圣者,圣者以下皆蝼蚁,这么点实力,并不十分被他看在眼中。
    然而,王麟不同于常人。
    在楚天在神族年轻一代卷起风暴之前,他曾是仅次于独孤的存在,在骄子榜上名次高达第二。
    可以说,入圣虽然艰难,但这种人真的是有些一线入圣之资。
    也就是说,有那么一丝丝在将来威胁到他的能力。
    霸天外表霸道,其实他也十分慎重,总喜欢将威胁消灭于萌芽状态。
    所以,他眸子深处的光芒渐渐变得森冷起来。
    只见王麟用无比仇视的目光看着霸天,并扫视周围所有人,“你们要投靠黑暗魔渊,你们要做走狗,我却不要,我王麟今日宣布,正式脱离轮回神族,我走我的,你们走你们的,大道朝天,各走一边。”
    说完,他转过身去,正待离开。
    不料,而这时,他身后霸天眸光一闪,一道恐怖的圣者威压笼罩开来。
    他瞬间就化作琥珀中反抗不得的蝼蚁。
    旋即,霸天森然淡漠的声音响彻在他一个人的心田。
    除了平素的森然淡漠外,竟是多出了一丝丝阴测测的味道。
    “真是个孝子孝孙,不过,既然你如此孝顺,就不必离去了,本王就送你到地下,继续去做孝子孝孙罢了。”
    旋即,那威压宛如一只大手,狠狠一握。
    王麟又没有凝聚圣息,当然无法做丝毫的抵抗,在他义愤填膺谴责王的暴行之前,他的身形便是彻底湮灭,消失在这片天地之间。
    霸天目光扫视一番,只见四周族人们皆露出惊惧之色。
    他随意解释道:“此子既然宣布脱离我族,于我们处于不同阵营,势必会造成阻碍,是以本座只能狠心将其除掉。”
    他本想做个悲痛的样子,但这会因变故有些心力憔悴,考虑一下,觉得还是不必了,便随意解释道。
    四周神族族人噤若寒蝉,再无人敢吭声。
    然后,霸天便将视线投到祖地之外,他脸色变得挣扎起来,犹豫了好一会儿,才终于露出果决神色,将外出念头传递过去,面前虚空中便出现一道通往外界的光门。
    旋即,神族众人便怀着忐忑的心情,在同样忐忑的霸天的带领下,从那光门步出,踏向祖地之外。
    而祖地之外,以瘟魔,赤练为首的十几位魔圣,先前因为去留问题争论,这时也终于即将出现结果,他们争论一番,大多数人都觉得既然巫圣陨落,还是不必过于拘泥于其遗命。
    “为今之计,我等还是速回黑暗魔渊。”
    “不错,我等此次几乎铲除轮回神族,待人类阵营反应过来,必不会善罢甘休,留在这,太危险了。”
    赤练黛眉微皱,问道:“可是,巫圣大人的遗命,是让我等收服轮回神族残党这股助力后,再返还黑暗深渊,如此才算大获全胜。”
    瘟魔摇头,反问道:“只是,我们不能耗下去了,若人类阵营反击过来,单凭我们这些人可扛不住,一旦有所损伤,又该谁负责?”
    赤练想了想,觉得就算是她,也不敢打包票去肩负这个重责,只得轻点螓首道:“的确如此,那么,我等还是抽空离开。”
    “事不宜迟,我等今夜就离开。”
    瘟魔,赤练两个领事人达成共识,正打算离开,而这时,霸天等圣者,以及其余神族族人都出现在他们面前。
    双方都是神色一慌,如临大敌。
    下一刻,霸天却上前一步,威严脸上露出一抹忐忑,目光扫视过去,干笑两声,恭敬道:“诸位,经过近来交锋,我族已经深深明白魔帝大人的伟大和黑暗魔渊拥有的力量,我等意欲投靠黑暗魔渊,追随巫圣大人,还请各位大人引见接纳。”
    赤练,瘟魔都是心下吃惊。
    什么?
    你要追随巫圣大人。
    莫非,是想要到地下追随吗?
    这戏剧化的一幕,使在场魔圣们都觉得,不到最后一刻,谁都猜不出事件的最终结果。
    人生大起大落实在太刺激了。
    有反对派圣者王林的人头为证,瘟魔、赤练相信并接受了霸天的投诚,本打算立即离开,霸天却说还有另外一个地方要去。
    清冷的深夜。
    夜色如墨。
    王岛之上。
    神罗先祖所在的陵墓。
    诸多魔圣在霸天的亲自引领下,毫无阻碍抵达陵墓内部。
    祖棺之前,霸天向瘟魔、赤练笑道:“两位大人,神族武库毁于苍衡那老家伙之手,但神罗先祖的躯体尚保存完好,如果运回黑暗魔渊,其中应该有那位大人,能够化解其对魔族的杀意。”
    “若将这份杀意,改造成一份敬仰,那神罗先祖未必不能为黑暗魔渊服务。”
    赤练兴奋的一甜嘴巴。
    瘟魔也是桀桀怪笑,称许一般点头。
    他们都是知道,这祖棺强者恐怖至极,连他们都无法比拟,就算放入黑暗魔渊,也只有那屈指可数的几位天魔圣大人能够稳胜他们了,绝对算是顶尖的战力,价值可要比霸天等人还要高的多。
    霸天见他们喜悦,心中一块大石落地,袍袖一挥,便引动天地规则,要将其藏入虚空另一端,他自己的储物次元中。
    然而,那道祖棺却是一动不动。
    连续试探好几次,都是不行。
    霸天面露惊容。
    “喂,你到底行不行啊?”
    赤练冷艳俏脸露出一抹不耐来。
    此女虽然身段妖娆,却性情火爆,一向没什么耐心。
    霸天面露尴尬,正待解释,不料,那道祖棺轰然洞开。
    里面躺着的神罗陡然睁开双目。
    那道双目虽然依旧冰冷,但奇怪的是,却比先前多了一份难以形容的生机。
    此时的他,犹如并非只是一尊祖棺中的行尸走肉,而是宛如一个活物。
    他的目光锋锐之极,如利剑一般刺穿而来。
    霸天投靠魔族,被他一看,便是心虚了起来,呐呐的道:“先祖还请安寝,本王并非故意惊扰于您,只是想帮你换个更好的地方。”
    正常情况下,祖棺强者对身为神族之王的霸天的命令唯有绝对服从。
    然而,此时神罗眼神中却没有任何恭顺的意思,而是冷冰冰的看着霸天,里面充满了恨铁不成钢之意,和霸天无法理解的敌对和仇视。
    “先祖。”霸天都是有些灵魂震颤的低声唤道。
    “哼,不屑子孙,去死吧!”
    神罗怒哼一声,身形便是开始诡异的膨胀。
    一股可怖的威压蔓延开来,在场不少圣者都觉得行动被禁锢。
    自爆产生的可怕冲击波蔓延开来。
    顷刻间便将整座陵墓毁于一旦。